1. 首页
  2. 慈善头条

散文|李建华:冬 阳

1.jpg

  今年冬天,习惯了听雨雪不停敲打纱窗的声音,习惯了望着严寒飘洒在冷冷的天宇,习惯了让一缕缕倦意袭上心头。冬寒渐深,心已微凉,身已飘浮,犹如窗外那些孤寂的小雪花,惟有随风飘荡,没有了目的,没有了皈依,没有了时空。

  在外奔波数日之后,会习惯性地趟在书房的椅子上闭目养神,总想瞑闭掉那些杂乱的疲惫与灵魂的纷扰,提养起继续生活下去的种种理由和神思。迷糊中醒来,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斜射进来,一切基于天气与脾气的慵懒与缩倦,顿时消失。在近四十天的雨雪天气之后,终于见到了冬阳。

640.jpg

  当肆虐的寒风扫尽大地的暖意,当纷飞的雪花覆盖昔日的繁华,草会无限怀念阳光的暖,风会无限怀念花的香,叶会无限怀念露的透。也许当某种东西成为匮乏的时候,才是最珍贵的;当在绝望中希望又能实现时,才是最幸福的;当一切回到生命最初的模样,才是最本真的,反差与对比决定了价值的轻重,世道与人心,不全是么?

  冬阳还是儿时好。那时候,如果太阳要出来,早晨一定是非常冷,甚至伴随着打霜与结冰。这时妈妈一定会早起,纷纷叫醒我和姐姐起来干活,特别是过年前的晴天更是忙忙碌碌。洗衣服被子、刮红暑片、晒萝卜干、砍柴、纽草把子、用纸糊窗户……真的,不知是失去了冷暖的对比还是冷的知觉所至,还是太阳比现在的给力,并没有觉得很冷,相反会充满暖意。如今,不用去干那些冰冷活了,暖气、热水、空调,已经让我们有了四季如春的物理装备,可如何?还是会感觉到冷,真的很冷。

1.jpg

  时光的年轮,兜转循环,那些简单纯净的初心,早已在流年的浸染下,披上了俗世的尘灰。那些生命中保留的真切暖意,也许变成了一个笑的表情符号,但笑颜下也要深藏正流淌的生命暖流,那是父母的热血,那是亲情的热能,纵然有过无数的委屈与悲伤,也只不过是心尖悄悄刻上一道微痕,随几滴清泪任其自由跌落,入如烟尘土,进混世红尘,变成一股清流,随它而去。但生命如果失去爱的滋养,指间再没有爱的滋生,心田再没有爱的滋润,世间所有的繁华都将没有滋味。有暖才会流,否则就是坚冰。

640.jpg

  无论是户外的树木,还是室内的花草,总有向阳的本性。生命向暖而生,向光而长,人亦如是。可人未必有花草的幸运,更多的时候要面对酷冷,要选择严寒,要经历薄凉,要牺牲自我,因为那是宿命,那是一种不能太自私的宿命。也许有千万条冰冷的河流要你去趟,也许有千万座险恶的高山要你爬,纵然天寒地冻,万里冰封,唯有闷声硬挺,唯有自我坚强,只因生活不相信眼泪。眼泪就是热量,何惧冰霜雨雪。置身于如此冰寒的冬季,唯有拥心自暖,方能不惧风霜的浸染,绝对不要相信对“春风啊春风”的呼唤,绝对不要祈求“阳光啊阳光”的到来。你,就是自己的太阳。

  冬阳西下,逐渐变成一种混黄与血色,试图取暖的动物们,依旧回到了自己的原来,老人们依旧裹着棉衣绻縮在沙发上,依旧门窗紧闭,依旧山鸟无声……一切依旧着依旧。本想轻拈一朵鲜花浅藏在花蕊深处,本想静听一帘春雨典藏于心之一隅,本想看满天繁星深藏于台历日记,无奈,冬天就是冬天,不会因阳光而改变。天地轮回,由不得你的喜好。人生第一哲学就是学着坦然面对,以一颗淡然之心,渡红尘之劫,以一颗火热之心,化凄凉之苦。无论多少苦不堪言,也无论多少无奈心碎,都只能凝结成晶莹的泪,滑落于脸面之外。也许我们的奋斗的努力会散落尘埃再不留痕,也许走散的人再也不会出现在转角处,也许缘分总会湮灭在红尘渡口不再有任何交集。

  冬阳,一杯无味的酒,一首无言的歌,一幅无色的画 ,一本无字的书……

  2019.1.22

发布者:李建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vocgy.com/?p=830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