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智库

谈左论右很敏感,徐永光为何写《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一书?

谈左论右很敏感,徐永光为何写《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一书?

 

徐永光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希望工程创始人 

最近,有两件事打击了我的自信心。一位年轻的记者对我说:“你讲的有些话我们听不懂”,这个“我们”包括他和他一些做公益的朋友;给某地民政系统干部讲课,课后反应也是“有些人听不大懂”。别人听不懂你的话,自然是讲话者的问题。所以,当《中国慈善家》杂志创办人吴金豪、前主编宋厚亮两位建议我把有关社会企业的文章、讲话结集版时,被我拒绝了。他们坚持,说:你的一些言论对于搅动公益行业的变革是有价值的,特别是对于商界朋友如何做公益或做社会企业,帮助会更大。最好赶在第三届中国社企论坛时出来。我勉强答应了,但明确交代:书只能卖,不能送;送的书没人看。

谈左论右很敏感,徐永光为何写《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一书?

我没有专门写过书。十几年前那本《叩问天人之际——徐永光说希望工程》,也是当时在青基会工作的王汝鹏搜集我的言论编出来的,南怀瑾老师为我题了书名。那次是“闭门造车”,只说青基会和希望工程那点事;这次内容比较开放和跨界。为了避免“看不懂”的尴尬,努力讲故事,取通俗笔调,即便需要点理论铺垫,也尽量用大白话。这符合我一再强调的“需求导向”:给有需求、有学习饥渴的人看;所说的话,先让自己相信,再说服别人。中国公益行业还在荒漠中跋涉,我在和同侪一起寻找通往绿洲之路。商道茫茫,做企业的谁不想走一条既做好事又赚钱的光明大道,这本书可以充当路上的垫脚石。

我就是一名探路者。从1988年筹办中国青基会和希望工程,到2007年做南都基金会,在外人看,后面的活计一定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其实不然,做需要筹款的公募基金会易,做不用筹款的私人基金会难。因为前者,基金会强于捐款人,只要你认真做,不忽悠人,捐款人多半是听你的;后者,出资人很强势,你不好混。在南都基金会做秘书长的头几年,我差点混不下去。

一次开理事会,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提交的项目被否决,感觉很挫败。第二天,基金会顾问、原朗讯中国区总裁叶祖禹打来电话,说:“永光啊!要不要过来看看你,你需要陪伴一下吗”?多么善解人意的台湾人。我说:“谢谢祖禹!你放心,南都基金会最大的价值不是钱,也不是项目,是理事会。项目没通过可以再来”。

谈左论右很敏感,徐永光为何写《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一书?

8月10日,徐永光新书《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发布会

南都基金会成立至今,南都集团投入善款已过3亿,主要捐款人周庆治在第一次理事会上说:“我从来不认为填写捐款支票就是慈善的全部。聚财和散财同样需要能力。我想的最多的是探索回报社会的最佳方式,我把它看作第二次创业。”这位把公益当做“第二次创业”的慈善投资家尽管从未在媒体上露过面,但牢牢把握着投资方向。10年来,南都基金会“支持民间公益”的使命从未改变,慈善投资则步步升级:从投资于项目的“新公民计划”,到投资于人的“银杏伙伴计划”,再到投资于机构影响力提升的“景行计划”,直至投资于优秀公益产品规模化、与十几家行业领军机构联合共建“中国好公益平台”。这些都体现了庆治的公益投资决断力。当然,也离不开诸理事、监事的智慧和群策群力,还有执行团队的勤勉和行动力。

至于本人,也在这10年中努力转型,由情怀满满的公益操盘手向面目冷峻的公益投资人蜕变,尽管并不容易。《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这篇文字,算是一份书面答卷,亦权做献与南都基金会10周年的一份薄礼吧。

本文为徐永光新著《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一书后记。该书由弘益文化策划,中信出版集团出版。该书由牛根生、徐小平、刘东华作序,王石、沈南鹏、陈志武推荐。

《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已在各网站上架:

亚马逊:http://t.cn/R9893ZX

京 东:http://t.cn/R9891qR

当 当:http://t.cn/R989BiA

豆 瓣:http://t.cn/R989rQN

发布者:徐永光,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vocgy.com/?p=877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