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慈善头条

马蔚华:用“生意”的逻辑经营公益

1502785803_611111026.png

大咖小课

马蔚华:什么是公益金融?

公益金融,就是公益和金融结合。中国公益事业近些年发展很快,可能跨越了很多西方国家的发展阶段,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也非常快,但是在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成长中的烦恼”,比如环境问题,环境污染、雾霾的困扰、贫富差距等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光靠政府不够,要靠社会的力量,这就是对公益事业发展有非常现实的意义。

破解公益人才缺乏的“痛点”

中国的公益在迅速转型,过去我们的公益是政府为主的,现在转向市场为主,过去公益是少数人的赠与,现在可能变成一个大众化的人人公益。过去慈善可能是二传手,这边把捐款存在银行,那边把钱用出去。这样可能很安全,但是效益不会放大,这样的方法也很难吸收人才。

壹基金有很多年轻人都毕业于名校,都是有情怀的,收入很微薄,但不能把善款作为激励机制当奖金发,那么作为公益组织的领导人,就必须考虑这些年轻人,他们有情怀是值得鼓励的,但是他们未来要有自己的生活,所以要给他们合理的报酬。

通过研究很多国际上的发展趋势,发现包括在美国内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但他们通过企业化管理,通过公益组织与公益金融结合的创新,逐渐找到了公益和金融结合的发展方向。

Tips:壹基金是由李连杰于2007年发起成立的公益组织,为国内第一家民间公募基金会。壹基金以“尽我所能,人人公益”为愿景,致力于搭建专业透明的壹基金公益平台,专注于灾害救助、儿童关怀、公益人才培养三大公益领域。现任理事长为原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

公益组织要像上市公司一样进行信息披露

我作为一个招商银行前行长,做银行的经验是这样的:银行的本事是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取得平衡,不能为了追求利润不顾风险,也不能绝对没有风险去追求利润。所以一个有本事的银行行长是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取得平衡,是在一定的风险容忍度下获得收益最大化,同样的道理,在公益项下,也是可以实现的。

因此,在管理壹基金时,将管理招行的思维方法、理念带进了壹基金。因为它们之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首先都需要资金效益的最大化,都需要成本最小,都需要风险可控,一个上市银行和一个公益组织都需要信息透明、信息披露,都需要内审、外审,才能让公众了解你,但它们有一个不同,即公益组织追求的是社会效益的最大化,而商业组织追求的是商业利益最大化,各有不同。

如何在利益最大化与社会效益间寻找平衡?

看影响力投资,也叫做为成功者买单。比如这个公益项目,政府出钱,可以让一个公益慈善组织去做,做得怎么样,请一个第三方评级机构来评级,做得好,政府就把这个钱为成功者买单,公益组织既做了公益,又得到了应有的收获。看起来,这里面有商业的性质,但确实是一个公益行为。

“影响力投资”最早是在美国、英国发展起来的,包括影响力债券、社会价值投资,公益创投、慈善信托,还有社会企业,比如普惠金融就是这样,以可以承担的成本来让边远地区、弱势群体、贫困人口也能像正常人一样享受金融服务,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社会企业。

当然,在中国,可能防范风险还是很重要的。

大咖开讲

马蔚华:当房地产成为金融投资 风险接踵而至

银行很多客户的利润是房地产贡献的,但是银行也有很多的不良资产和亏损同样是房地产贡献的,这是一个矛盾。

国民经济发展是离不开房地产的,因为它涉及到几十个行业,但是房地产容易出现一些风险,特别是当房地产成为一种金融投资的时候,风险会悄悄地产生。所以无论是银行还是政府,一方面要关注市场,合理引导房地产的发展,另一方面也要注意房地产可能发生的风险,这个风险风险往往不是房地产本身,往往会引发金融的风险,杰米·戴蒙(摩根大通集团主席)曾说:“世界上每一次金融危机都是由房地产引发的。”

房地产在中国,还不是一个均衡的状态,像北京、上海、深圳等地价格已经非常高了,但像二三线城市,还有很多地方比较低迷。所以将来怎样能引导房地产健康发展,既能满足大家的需求,又能不出现比较大的风险,是政府、金融机构都应该努力去关注和解决的。

中国经济下一个增长点在哪?

对于中国来说,新的经济增长点应该是新兴产业,包括新材料、新能源、生命科学、人工智能等。对于那些过剩产能、僵尸企业,应该毫不留情地去调整,要有定力去调整,但是对于一些虽然是传统产业、但目前仍有市场需求的,要进行技术改造,让它们满足需求。

我觉得中国现在进入了中等收入水平阶段,对我们来说,人口红利已经减少、消失,因此提高GDP的增长质量非常重要。GDP的增长质量包括几个因素:科研经费占GDP的比重,科技成果的转化率,技术进步对GDP的贡献率。提高GDP增长质量一个最重要的内容是提高技术能量,有质量的GDP才能在国际上有竞争力。

我觉得现在大力推动科技创新、大力推动原创科技成果,也包括把全球的先进技术在中国转化为生产力,这样才能最大限度提高我们GDP的技术含量,提高竞争力。这样的GDP才是我们要的GDP。

以创新走出低水平均衡迷局 

这几年金融危机以后,GDP是在低水平上平衡,表现在全球的投资下降、贸易下降、流动性下降,CPI也是下降的,甚至很多国家负利率。

政府工作报告描绘了今年政府改革发展的蓝图,中国经济会在结构调整中进步,在振兴经济过程中向前迈进,政府报告也讲到面临的困难:进一步进行政府行政机构的改革,进一步下放权力,进一步推动市场改革,这些都需要发挥一定的气力。推出“十三五”以后,把“创新”放在了五大理念之首,因此中国现在无论是结构调整还是振兴经济,发展新的经济方面,都需要创新,也包括我们的改革都需要创新。

大咖请回答

马蔚华:买不起房子,拿什么去做公益?

网友:连房子都买不起,还能做公益?

马蔚华:买不起房子不等于不能做公益,比如现在提倡的“人人公益”,刷一张卡,可以捐1元钱。捐款人可能不是富翁,也买不起房子,但不等于他没有一份公益的心。

网友:普通的金融从业者做公益基金有哪些优势?

马蔚华:金融人才本身有管理财富、资本投资的经验,可以选择商业机构,比如投行、PE/VC这些工资丰厚,也可以选择去公益金融,工资收入不那么丰厚,但是他心里会觉得这给社会做了很大的贡献。这完全是选择问题,不能说哪个选择错,每个选择都有其道理。我们还是需要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关心公益金融这个事业。

网友:反全球化是社会的一种退步吗?

马蔚华:全球化是一种趋势,因为全球的生产方式发生了改变,不是每个国家自己再关起门来都能完成的,一部IPhone手机,有很多国家、很多代工工厂组合才能完成;这些年技术的发展分工越来越细,必须要全球化才能支撑。逆全球化只是一个插曲,应该说是倒退,但是主流是向前的,这个大的趋势是不能改变的。

网友:46%的美国民众认为全球化影响了就业?

马蔚华:他们看问题的角度是有问题的,如果说技术的提升减少了劳动力,技术的进步使很多人不像过去那样工作,这是对的。把美国一些就业问题归结到全球化,这是逻辑的错误。


发布者:马蔚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vocgy.com/?p=950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