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华声会

邂逅“江西码头”

五月初的天气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万物都充满了生气,郁郁葱葱的树木和野草正在疯狂的抢占地盘,阳光已经只能顺着它们的缝隙透出点点光斑了,花朵虽已开始凋谢,但是各种果实相继挂上枝头,蜜蜂扇动她们的翅膀,在果树的枝条上面寻找残留的花蕊;蜜柚飘洒着幽幽甜香,勾引着过往的人们呼吸着那种让人心醉的气味。

1589530877_1782767513.jpg

五月初的天气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万物都充满了生气,郁郁葱葱的树木和野草正在疯狂的抢占地盘,阳光已经只能顺着它们的缝隙透出点点光斑了,花朵虽已开始凋谢,但是各种果实相继挂上枝头,蜜蜂扇动她们的翅膀,在果树的枝条上面寻找残留的花蕊;蜜柚飘洒着幽幽甜香,勾引着过往的人们呼吸着那种让人心醉的气味。

我和往常一样,每天下班以后都会投身于大自然中,沿着各种乡间小道“寻花问柳”。这天上午下了一点小雨,路面有点湿滑,我不准备走很远,离学校不远的“清远观水库”是不错的选择。我迈开健步走出了学校,顺着湘北公路走到文物局旁边的交叉口,转弯进入了电力大道,这是一条安静清爽的大道,路边的围墙爬满了青藤,墙内的果树偶尔伸出几个虬枝,上面还露出几个青涩的果实,十分有趣。我经过了电力局和老自来水水厂,不一会儿,来到了清远观水库的大坝上,雨后初晴的天气让这里充满了负氧离子,我深深的吸了一大口充斥着有一丝甜味的新鲜空气,放慢脚步,仔细欣赏起这里的风景。

清远观水库本来是很久以前荷花社区的农民为了田地的灌溉修筑的水库,修筑后这里形成了一个能够灌溉荷花社区田地的水源基地,本地人们称之为“青鱼灌”,当时这里来往的人不是很多,水库的周围长满了野草,偶尔一些谈情说爱的人儿从中走出,时而还拉拉皱巴巴的衣裤,像鬼子进村一样的悄悄的离开。

2017年市委、市政府考虑市民的民生需要,结合海绵城市要求对此地进行了改造治理,把湖面和周边的湿地改造成一个公园,并且正式将公园命名为“清远观公园”。公园在治理后比以往显得更加清爽、利落,库中清澈的湖水映射出湖边的各种景物,在微风的吹拂下,荡漾成美妙的水彩,各种不同的水草游曵着骚姿,拖出了一条条彩带,湖泊中还栽了一些睡莲,她们已经在湖面上渐渐的铺开了荷叶并且露出了尖尖的荷花。野鸭和小鸊鷉散漫的漂浮在水面上,毫无顾忌的相互嬉戏,他们已经习惯了岸边的人群的观赏,对过往的人群毫无顾忌。小鸊鷉时而潜入水底,在很远的地方浮出水面,有时运气好还顺带叼出一条小鱼小虾,零散的野鸭游曳在水面上,尾部留下一串串碧波,形成一道道弯弯的涟漪。最让我感到有趣的是:其中有一对调皮的野鸭在一张浮着荷叶的睡莲旁边”捉迷藏”,一个躲进荷叶的下面,另一个绕着荷叶寻找了几圈,正要离开的时候,躲在底下的那个野鸭猛然钻了出来,两个鸭子好不高兴,玩了一会儿后又游向新的地方…。

我在坝上观赏一会儿后,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坝的尽头,这时天色已晚,我便顺着大坝的最北的那个石阶下到老公路去,我的脚步刚刚下到第十级台阶的时候,脚下几个大字赫然跳入我的眼帘,我定下脚步,仔细一看原来是“江西码头”几个字,由于当天下过雨,未干的雨水充盈着凹进字体,让这几个字显得那么的耀眼,我的心头猛然一震:心想这一定不是块普通的石碑,难道是江湖中传说的津市过去的老码头“江西码头”的标志牌碑吗?这条路我和我的同伴不知道走过多少遍了,每次经过这里不是匆匆而过,就是侃侃而谈,谁也没有注意过脚下还有这等重要的石碑。我仔细的打量这块碑石,石碑是用麻石制作的其中有字的部分基本上露在外面,上面用仿宋体的繁体字刻着“江西码头”四个大字。石碑的下面部分被镶嵌进了石阶的内部,由于这个石阶在大坝的尽头,所以很少被人踩踏,石碑的旁边长满了野草,这些野草覆盖在上面,正好给石碑添上了一道花边,看上去十分精致。我拿出手机,选择了适当的角度,拍下了一张碑石的正面照片,发到了“走四方”群中的博物馆专员李琳的微信中。

1589530889_1948632842.jpg

 

回到家里,我对照手机中拍的照片,邂逅“江西码头”,让我思绪万千……

关于江西码头的传说我在很早的时候就听我父亲说过,那时候,我父亲在津市市地方志办公室工作,参与津市地方志的编写,在家的时候经常有同事到家里来和他讨论本地文化的问题,我对此很感兴趣,有时在一边旁听,曾听说过关于津市早期渡口的故事,知道了最初的义渡是江西的一些商人的善举,后来又在我父亲带回家的一本本地编写的《文史资料》里面看到了“江西码头”的故事。时过境迁,现在对此我仅有一些模糊的印象,大部分的历史细节已经忘记,我还是想搞清楚“江西码头”背后的故事,于是怀着侥幸的心理在百度的搜索栏中输入了“津市江西码头”几个字,呵!大量的关于津市江西码头的文章显现出来,我点开我认为比较靠谱的一篇,果然是《津市文史资料》第四辑上面详细介绍津市江西码头的历史的文章,我仔细的品读了《津市江西码头、义渡的起源》一文,知道了这块碑后面的故事。

据《直隶澧州志》记载,津市的前身是澹津亭,有人口千户;隋末唐初,始称津市,明嘉庆《澧州志.关梁》:“津市渡,在津市镇前河,设舟一,渡夫二。”清同治《直隶澧州志》载:“津市渡,州东二十里,夫三名。”咸丰五年,士民倡设义渡三处:大码头一处,五通庙一处,汤家巷一处。观音桥一带,为津市最热闹街段,清人曾有“绿酒红灯大码头”的描绘。观音桥又处于市中心,南北两岸过渡的必经之地,每天南来北往过渡者川流不息。摆渡是由南岸私人板划操纵,无钱休想过河。每遇洪水季节,过河费比平时超出数倍。有时水大,南北两岸过渡中断,来往行人只是望河兴叹。

当时,津市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吸引了全国南来北往的商人,开启了早期的商业之城的模式,形成了“九庙十八宫”,以江西人为代表的万寿宫尤为突出,由于江西商人在津市人多店多,财力大,又乐善好施,对公益事义不容辞。面对过渡中的问题,有人积极主动筹划兴建义渡。当商定以观音桥码头为义渡地点时,引起了私人板划船主反对,几乎发生械斗,幸好本地人极力支持“江西帮”行好事,事件得以平息。码头初为毛岩所垒,比较狭窄。因是“江西帮”所建,称呼“江西码头”,并树立界碑,以防外人侵占。民国三年(1914年),“江西会馆”主持人喻瑞辉、王芝九、雷洪盛、熊良臣、聂春华、吴少梅等发起改建南北两岸码头,用清石岩砌成,较原码头平整宽敞。民国十九年(1930年)津市大水,“江西码头”南北两岸均被洪水冲毁,为修复码头,当时“江西帮”领头人李子洁、胡彬生、聂畅和、喻兰生、黄绥来、王紫芝、王德成、王兴财等成立修建会,由杨汇川(隆兴和药号大管事)负责总监修,采用丁字湾麻石精工建造,南北两岸码头,历时一年建成。为便于待渡者歇憩,还在南岸码头上建立一座“豫章亭”,因系江西籍人所建,故名。“豫章亭”三字是津市名书法黄镜如所书(福泰瑞油盐号老板),亭为两层木石结构,梁柱有雕刻彩绘,亭侧有杨柳数株,临流迎风,傍绿席阴,环境颇称清雅。亭上下内外有楹联,分别为:1、道出荆沙,区连鼎朗;庭芬兰芷,荫合便楠。2、晚道人归沙岛外;收帆风停浪花中。3、立定脚跟遵大道;放开眼孔看行人。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抗日战争时间,国民党实施焦土抗战,下令所有公路、桥梁、码头一律毁掉。“江西码头”遂遭挖毁。抗战胜利后,1946年将码头修复焕然一新。

1589530901_1508274738.jpg

滴滴…,微信的提示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打开一看果然是李琳给我回复的消息:“江西码头”是津市码头文化的重要标志,你是在哪里发现的?我马上和你联系,明天请你带我们去现场考察。

津市作为一个九澧一带的重要集聚地,从一个千余人的小渔村逐渐变成了一个繁华的城市,人口也开始增多,特别是解放后津市从“镇”变“市”,使我市开始走向繁荣,加上窑坡渡工区的设立和津市一中的扩大,过渡的人群猛然增大,原来的木船过渡的模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市民的需要。1957年津市市政府开启了轮船过渡的模式,最初只有一只轮船,承载量150人,后来逐步扩大,到1989年为止,津市轮渡就拥有了客轮6艘,趸船5艘,日渡量25000余人,年运载能力为900万人次。

随着津市经济的飞速发展,津市的轮渡已经不堪重负,多次出现踩踏事故,面对如此囧境津市市政府于1986年开始筹建津市澧水大桥,大桥经过3年零两个月,于1989年12月份完成通车。随着津市轮渡的最后一声汽笛的声响,津市码头(原江西码头)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江西码头虽然逝去,但是江西商人建立江西码头的义举是永远挥之不去的一道精神闪光。

第二天上午,李琳带了文物局的三个专员,来到现场进行考察,发现那块躺在石阶上的碑石正是故事中讲的那块,于当天下午,派来工匠取走了那块石碑,这块石碑被放在正在兴建的津市博物馆,作为镇馆之宝供大家参观。

当天,在红网头条,时刻新闻,网易新闻、搜狐等媒体上相继刊登了《湖南津市发现清代“江西码头”界碑》的文章。

本来文章写到这里就应该告一段落,但是我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了旅居国外的津市人韩川老先生在他的博客中有一篇文章《万户砧声水国秋­—观音桥码头》,文中一幅插图中拍下了“江西码头”的另一块石碑,我想:像这样的石碑应该不止一块,作为有心的津市人应该为了津市文化的传承去寻找,也许找到的不仅仅是石碑……

1589530912_1292238436.jpg

作者简介

周毅,1961年出生,现在津市市第一中学担任数学教师,本人喜欢徒步锻炼,并且创办了”走四方”微信群,在徒步旅行中喜欢观察生活,并且写作成诗歌、散文等作品,微信号是zhouyi1961,志趣相投者可以与之联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华声公益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ocgy.com/?p=9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