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耀:财富价值观的福音

财富价值观的福音

卢德之《资本精神——人类文明协同发展的力量》序言二

王振耀 

编者按:华民慈善基金会创始人卢德之博士,不仅是一位企业家、慈善家,更是一位思想家。多年来,致力于中国现代慈善理论创新与实践探索,创造性地构建了资本精神理论和共享理论两大思想体系,并以“资本精神”“现代慈善”“走向共享”为主题在国内外大学、研究机构发表演讲百余场,获得各方好评。近年,他先后出版《交易伦理论》、《资本精神》、《论慈善事业》、《走向共享》和《让资本走向共享》等个人专著,他的最新著作《资本精神——人类文明协同发展的力量》即将出版,本文为王振耀先生所作序言。

读亚当•斯密《国富论》 ,研究西方经济学的“经济人”假设,往往感慨西方学者从人的普通需求出发,深度分析,从而探索人类经济与社会的重大问题,同时也感慨我国社会缺乏此类治学传统。 当反复阅读卢德之先生的新著《资本精神》 ,则发现其论证方法,竟然异曲同工,研究普通人的致富动机,进而推论资本精神的发展,并导出现代慈善与共享和文明协同发展的结论, 不由让人感受到中国理论界的巨大进步。

我认为, 《资本精神》的理论意义突出表现在五个方面:首先,最为重要的,资本精神是一种崭新的财富观,或者说,是一种全新的财富价值观。运用这一财富观来分析人类历史与现实社会,才会进一步发现财富的社会价值,从而在理论上能够对人们追求财富的愿望做出合理的正面解释与说明。

如果说,西方经济学的一个重要理论假设是“经济人”的概念,那么,资本精神提出的是“发展人”,即人们一般都想要发展,这个发展精神存在于各个社会的发展阶段以及各类群体之间。将人们追求发展的愿望归纳为资本精神,客观上使发展与向上联系了起来,这种联结的创建,实际上就是一种理论发现。如果说,过去人们还在强调为钱正名,那么,资本精神则强调的是为资本正名,为追求美好的生活正名,为创造财富的动机和行为方式正名。应该说,这是我国社会在新的历史时期所特别需要的新的财富观, 也是市场经济的伦理观。 不然,把挣钱说得极为卑鄙,把发展的动机贬低为等而下之的“小人”,整个社会怎么能够形成健康的经济发展环境呢 ?作者对于资本精神中道德动机的探索,为我们拓展了分析道德伦理广阔而崭新的空间。

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卢德之

第二,对资本进行再认识,确立新的发展伦理与政治伦理。讨论资本,绕不开《资本论》 。尤其对于中国社会而言,资本乃万恶之源,似乎已经成为正统。 如果对资本进行再认识, 那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但是,中国的发展水平确实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也进入到了一个新的体制, 这是一个全球化的体制, 也是一个信息时代。 股票与金融市场,已经极为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社会大众的生活。 德之先生没有回避这一问题, 他明确提出, 此一资本不是剩余价值概念的资本。 更广义地说,不是资本家的资本,而是能够带来新财富的财富。

《资本精神——人类文明协同发展的力量》书籍封面

中国的改革开放,也恰恰是邓小平先生运用其巨大的政治智慧,绕过了姓“资”还是姓 “社”的思想理论藩篱,全面开放市场经济,真正开发了资本的经济与社会价值,才成功地促成了中国经济的繁荣。 将资本精神与政治理论中的资本进行区别, 是相当必要的。 现实的资本,已经成为中国或欧洲社会主义者发展经济和管理社会的基本工具。 但是,如果人们只是从工具意义上理解现实的资本,那是不可能充分而自觉地运用资本并且积极推进宏观管理政策的。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资本精神也是一种政治伦理,是从政治理论的角度来诠释资本的政治与社会意义, 从而使我们对于社会发展内在逻辑的认识大大深化了。

第三,资本精神使我们深度理解当代中国企业家的双重使命。企业家在西方文化中是正面的词汇,包含着创业精神。 西文的文化传统也鼓励人们进行各类创业,政府还要给以多方面的支持。 正如德之先生在书中所介绍的, 无论是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的基本伦理都是鼓励人们经商办企业。 在这种文化传统中,企业家具有得天独厚的社会环境来进行投资与经营活动。

为企业家立论, 当然也要强调企业家能力和知识的稀缺性与宝贵性。 这是资本精神的一个重要内容。 什么是知识?难道只有读书才是知识 ?传统社会正是这样定义的,因为“书中自有黄金屋”,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发展企业成了“下品”,怎么可能会有发展?其实,各行各业都是知识,都需要专业。 毛泽东从革命的角度来讲知识特别强调实践,福泽渝吉则是从建设的角度来讲各业知识的重要性。 从现实的生产与管理需求看,中国的知识生产方式确实需要转型,因为学生的动手能力太弱, 现在的知识传授方式只强调背诵书本知识从而使知识静态化并且更多地具有批判现实而不是建设社会的品格。 知识生产方式转型,需要先从知识理论的转型开始。 尊重企业家的知识与能力,也许应该成为中国知识生产方式转型的重要内容。

第四,资本精神为现代慈善立论。过去做慈善,人们总认为是为了穷人,慈善家往往居于施舍者的位置。 但资本精神却把慈善与财富所有者的内在需求结合了起来,也就是说,捐赠主要不是为了他人,更多地是为了自身价值的实现。客观的事实也的确如此,做慈善,既有利于自身,也有利于家庭,更提升自身的价值。有的企业家通过自身的经验体会到:做企业要见到比尔•盖茨是相当困难的,但做慈善见面的机会就多了!这的确是客观事实。

不仅如此,资本精神的逻辑最终导引向了社会共享,即财富所有者与大众的共享。如不共享,就要共产,这是德之先生特有的结论。当然,这种共享,是一种提升性的共享,是一种有使命的共享,更是动态的共享即生动的社会创新过程。 共享不是剥夺,而是富豪们自觉的奉献,即是现代的慈善。这样的共享,目标是要改善社会质量,是要创新文明,是一种文明的再提升。

第五,作为“世界精神”的资本精神,可以成为解决全球化问题的一把金钥匙。正如书中所阐述的那样,凝聚着世界不同地区、不同民族、 不同文明特点的资本精神, 也为资本精神在全球发展提供了基础,更为不同文明的协同发展创造了条件; 在处理现实问题时,资本精神最可能成为一种典型的“世界精神”。这次重写,作者特别将副标题定为“不同文明协同发展的力量”,从而探索资本精神所具有的人类社会的共同价值。

当我们思考人类文明前途的时候, 确实需要思考全球一体化的时代不同文明的和谐共存机理问题。 作者既对中国古典文化进行了独到的分析, 特别肯定了商周与百家争鸣的春秋时代博大精深的华夏文化体系的开放与包容精神,肯定那个时代商业文明的发达与进步,倡导中国需要的古典复兴;同时又将资本精神作为人类的重要共同价值。的确,资本精神贯穿古今中外,是一种重要的精神力量。作者从更为广泛的角度分析到: 如果说资本是社会发展必不可少的物质条件与基础,那么资本精神就是社会发展的精神基础之一;而且,资本的物质特性与人的精神追求、社会制度的规范三者之间,形成了一种三足鼎立的关系,三者的运动本质就是道德挑战与制度选择的整合,也是一种动态的博弈。作者甚至提出,现代世界需要新的资本精神,而所谓新资本精神,就是加入了从人类整体利益出发,不断完善人类道德元素的资本精神。

1

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卢德之

读《资本精神》 ,反思理论的社会价值,给人以更多的启发。理论是社会要素组合的基本工具。 不同理论左右下的人们,确实会有完全不同的行为方式。 不同理论左右下的政府行为方式与政策结构,也会呈现巨大的差异。 而理论的创造, 决不仅仅是对过去的批判和否定。各类假设与判断,往往是创新理论的重要途径。 资本精神决不仅仅是理论体系的创新,也同样是理论创新途径的引领。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最近,我特别强调世界进入善经济时代,中国的经济与社会发展,正在通过善经济的框架而走向融合。 而经济所具有的社会价值的理念, 恰恰是在这些年与德之交往的过程中特别是在反复阅读《资本精神》之后得出的。这次新版,我又有机会阅读初稿,更为其理论的系统进展所叹服。我相信,资本的社会伦理的阐发及其所带来的多方面的理论与实践结合性的启示, 必将从多个方面充分展示出资本精神所具有的社会张力。

德之说得好:他既热爱生活,更喜欢思考生活的价值与意义,他希望为人类文明发展做出的一份带着历史责任感的思想图。 他投身慈善,融入世界慈善家的行列,与洛克菲勒家族结缘,与多个顶级慈善家对话,支持中美慈善家的交流,并在多个国际场所阐述资本精神理论。他既赚钱,又捐钱,还要进行理论创新,他能建构出资本精神的理论,是难能可贵的。其更多的价值,还是需要大家深入阅读,直接与德之对话吧!

1

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  王振耀

作者简介:王振耀,生于1954年,河南省鲁山县人,1982年毕业于天津南开大学历史系,获历史学学士学位;1986年毕业于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系,获法学硕士学位;1999-2000年就读于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获行政管理硕士学位;200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出版过《迈向法治型选举的历史逻辑》、《村民自治的理论与实践探索》等个人专著,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