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畅斌:谈共享精神的经济学基础

人类社会最基本的活动,是创造财富的活动,也就是常说的经济活动。近代经济活动涉及面很广、很复杂,为了分析方便我把这种活动归纳为三个基本要素——资本、劳动和市场。简单地说,这种创造财富的过程是:资本通过与劳动相结合创造了人们所需要的物质或精神产品,这种产品还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财富,只有通过市场交换,形成了最终消费,收回了货币方能算财富。

这不是从经济学理论学习中学来的,而是从十四年个体经营实践中,自己和他人碰得头破血流的事实中体验出来的。有了这个体验,再加上完全退休后有充足的时间学习,才真正明白了市场约束型的市场经济与资源约束型的计划经济,谁优谁劣的真谛,也找到了商海博弈中的一些门道,更重要的是通过深入思考,特别是卢博士“共享”理论的启发,认识到这个社会的本质就是共创、共存、共享。

道理很简单,财富的基础一一产品是资本和劳动共同创造的,没有理由不共享其成果;财富要经过市场方能最终实现,市场繁荣。产销兴旺是实现财富的根本。要实现市场繁荣,供求兴旺,参与市场的老百姓有足够的购买力和购买愿望,又是这个根本的根本,而共享共富是这个根本的前提。掌握财富分配主导权总想独享或多享的的资本所有者们,如果清醒的认识到了市场过程的真谛,便能唤醒他们人性中的良知,增加面对市场现实的智慧,从而会自觉地接受具有现代意义的资本共享精神。

长期以来,我国在分配问题上是国家和资本所占的比例高于普通劳动者,财富向少数人集中更趋严重。这些年人民的生活水平虽然大大提高了,但贫富悬殊也扩大了,为此也加剧了社会矛盾,而且已经成为发展的首要矛盾,这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市场在配置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说白了就是老百姓想干什么怎样干?只要法律没有禁止的,干什么不干什么,都由投资者自己决定,政府不应干涉。市场是按“自利”原则运行的,买卖双方都在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为此,超越法律和道德的企图和行为必然存在,因此,必须有政府的存在,通过法律加以监督,遏制各种越轨行为;个体的自然人和法人很难看到大局和未来的趋势,政府的作用是为创造财富的个体提供信息和政策调节,以避免市场盲目发展,即所谓服务功能;政府另一个重要作用是制定强制性的分配原则,以保证在公平与效率的前提下,既做到共同富裕市场繁荣,也兼顾到效率和各方面的积极性。

我读过马克思的资本论,他为解决财富分配不公的问题,提出了共产主义革命的药方,此药方曾吸引了全世界的大批仁人志士前赴后继奋斗了一百多年,实践证明并不理想;我也读过法国人托马斯•皮凯蒂所著的《21世纪的资本论》,他试图用高税收,通过政府的二次分配来解决财富向少数人集中的问题,现在不敢妄谈其成败,但仍还有某些不足。

今天读到卢博士的共享精神,联想到它的经济学基础,这个基础就是成熟的市场经济,在这个基础上加上共享的资本精神,找回人类最原本的爱,从基本的道德层面去开启各个方面的智慧,懂得共创、共存与共享是人类持续发展,共同发展所必须的。否则,人类就没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