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价值

共享: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价值

——读卢德之博士新著《论资本与共享》

李朝辉

 

2017年1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旨演讲,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发展的时代主题。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2012年底以来习近平主席反复倡导的一个全球治理原则。可以说,卢德之博士新著《论资本与共享——兼论人类文明协同发展的重大主题》(东方出版社,2017年2月版)从人类文明发展的角度就这一原则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认为共享是人类文明的一个重要成果,应当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价值和行为方式,为我们更好地认识和理解共享理念和共享理论打开了一片新的思想天地。

一、共享: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本质要求

卢德之博士围绕共享这个中心主题,首先深入浅出地为我们阐释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本质要求。他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人类社会发展中已经形成的这种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的发展形态,本质上的要求就是你好、我也好,大家都要好。这种大家都要好的目标是什么呢?就是共享。当然,你好、我也好,也不是一样的好,更不是一种平均的好,一种没有差别的好,而是一种存在动态差异,也需要动态差别的好。这里的共享,本质上是一种协同共享或者说是一种协和共享。离开了共享,就不会有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人类在21世纪发展中面对的一个重大命题,也是21世纪人类社会的一个最宏大的和最重要的问题。要解决这一问题,就要以走向共享为总体方向和目标、可以由21世纪慈善所引领,探索共享经济、共享政治、共享文化、共享社会、共享生态的同时,探索一条融合东西方文明融合基础上超越东西方文明的新的发展道路。这样,卢德之博士在为我们阐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本要求的同时,还为我们阐述出了一条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康庄大道。

得出这样有前瞻性的结论,得益于卢德之博士在认识论上的重大突破。早在十多年前,卢德之博士就提出了“资本精神”这个新概念,并把它的内涵解释为“拼命地赚钱、拼命地省钱、拼命地为神圣的目的而花钱”。卢德之博士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九年前,以资本精神为理念指引,卢德之博士与李光荣博士、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资两亿元人民币,成立了当时中国大陆原始出资额最大的非公募基金会。用希望工程创始人、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先生的话说,“在中国,有许多为慈善出钱的人,有许多为慈善出力的人,也有一些为慈善出思想的人。德之时以为既出钱,又出力,还出思想的人,而且出大思想——德之的‘资本精神’理论,可以说是创建了现代财富观,是对于市场精神、道德、伦理的理论创新。”我认为,卢德之博士站在21世纪的时代潮头,去认识人类社会的过去、今天和未来,去寻找新的认识方式和新的认识工具。他的一个结论是,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最基本要求,就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两大基础:一是物质基础,二是精神基础。其中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最基本的物质和精神,就是资本和资本精神。他进而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人类社会发展史就是资本和资本精神博弈的历史。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离不开资本和资本精神。正是基于这样的实践和理论创新,卢德之博士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认识更加务实。他认为,21世纪的社会矛盾越来越表现为资本的无限性与资源的有限性之间的矛盾。为解决这个矛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最好的理想与目标。而且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未来社会建设与发展。用资本和资本精神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还应当遵循一个本质、两个原则——一个本质就是共享主义,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人类社会共享发展、共享未来。两个原则,一是既要创造又要共享创造的创造理性,拥有这种理性才会更好地发展;二是既要有资本,也要有资本精神的天下主义,创富天下的目的是为了天下共享、人类共享、只有这样,人类才能构建起一个好的未来,才能构建起人类命运共同体。可以说,未来社会就是建立在资本与资本精神基础上,以共享为目标的发展型、开放型、包容型社会,这种社会形态既包括共享社会体制、共享经济体制、共享政治体制等,这种理念运用到全球治理领域就是“多极均衡、协同共享”的治理机制与发展机制。

当然,实现未来社会的美好蓝图,特别需要最具有人类情怀的人,最能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实必要性与历史紧迫性的,可能是全球的慈善家们。就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途径来说,21世纪全球慈善或许肩负着重要的使命与责任。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共享是21世纪慈善追求的一个伟大目标。核心就是要引领21世纪资本走向共享。从总体上说,资本创造的财富只有走向共享,才最有价值,才最有益于人类社会的发展。这也就是说,慈善就是共享。共享是21世纪慈善的旗帜和最重大的使命。第二,全世界的慈善家联合起来,更好地行动起来,为21世纪人类发展探索共享发展的道路。全世界的慈善家一定要联合起来。大家的爱心是一样的,大家的善良是一样,大家的目标也是一致的。有了这种共同善的基础,还需要相互协作、相互补充、相互监督、相互推动、相互促进发展。不仅内部需要协作,外部也需要协作。比如全球慈善家要旗帜鲜明地反对恐怖、反对战争,不能让政治家、军事家们把世界搞乱了,慈善家再去做慈善。慈善家应当把工作做到政治家、军事家的前面去,发挥人类善的力量去反对战争、去制止战争,推动人类社会共同走向和平与发展。

二、共享:人类命运共同体存在的前提和基础

自人类出现以来,共享就作为一种基因,深深地植根于人类文明的血液中,伴随着人类社会发展的全过程。从原始社会的氏族部落、部落联盟到民族国家的形成到今天联合国和诸多国际组织,无一不是基于共享理念而存在的共同体。毫不夸张地说,共享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出现的前提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得以维系发展的重要基石。中国文化中这种共享的基因尤为明显。正如卢德之博士在《论资本与共享》中所反复谈到的那样,“中国人一直保持着人类童年的共生存、共猎狩、共享受的原始生活理念,并且形成和坚守着集体主义情怀,并没有被后来的个人自由、个人发展理念所全面占住,更没有像西方那样把个人主义作为发展的根本基础,所以中国传统文化一开始就因此而具有一种‘共享自动力’。从有记载的史实来看,至少从大禹治水开始,共享的观念就在中国文化中生根发芽了。”中国人的文化记忆是从共享开始的。尽管中华民族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但是共享作为一种价值观,始终是中国人理想的行为方式和价值追求。

同一个地球,同一片蓝天,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必须要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和平合作、互利共赢的共享精神,而不是回到你好我不好或我好你不好、少数人好多数人不好的矛盾冲突、损人不利己的功利主义社会之中。然而,由20世纪9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带动的全球化浪潮,已经使居民收入分配差距扩大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据统计,2016年全球最富的1%人占有的财富已经超过其他99%人群占有的财富总和。财富不平等的根源是收入的不平等,长期如此,就会给任何社会带来许多严重的问题:一是经济地位不平等的情况加深,二是因此导致的社会地位的不平等,三是因前两个问题而造成人丧失自己的尊严。长此以往,社会动荡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爆发,近年来欧洲一些发达国家的城市出现的骚乱、游行示威以及去年英国脱离欧盟、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等,都预示着西方发达国家正由于不平等的经济、政治等引发的社会改革势在必行。卢德之博士通过对资本、资本精神、人类文明历史的深入考察,提出解决当前由社会不平等导致的危机的方法在于让资本走向共享,这既是社会的要求,也是资本精神的具体体现。卢德之博士在这里提出了这样一个明显但常常被忽视的道理:“一个人的能力是自己的,但发挥能力的时空却是公共的;一个人创造的财富是自己的,但利用的资源却具有公共的属性。一个人具有一定的利己性,但人类社会发展需要利己与利他的结合;你可以利用资源创造财富,但没有权利独享财富。”因此,卢德之博士认为,资本是社会发展的基础,追求效率是资本和社会本身内在的含义,然而,如果放任资本的无限发展,就会带来许多问题,而共享才是人和社会的法则,亦即通过共享资本,做到你好我也好的合作共赢才是社会发展的真正的目标。因此,“走向共享,特别是让资本创造的财富引领社会走向共享,才是人类社会最美好的未来”。

让资本走向共享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本理念,而如何具体地通过共享理念来构建科学的未来社会形态则是非常重要的事。这种未来的社会形态,首先体现了人类对理想社会的追求,如历史上的老子对小国寡民社会的想象、孔子对大同社会的设计、柏拉图对理想国的描述等等,都凝聚了人类的美好情感、愿望与追求。比较来说,卢德之博士讨论的共享社会不仅是对未来社会的一种理想的追求,更是在现实基础之上的一种解社会问题的思考。在他看来,通过构建共享社会,地球村里的人们真正能够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生存与发展状态,人们就有可能在这种融合了共享理念的新型社会形态之中创造更多的财富,同时以一种适当的方式共享更多的财富。这种新型的共享社会的构建以共享经济为代表,如共享经济最早、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美国的优步公司,以及当前中国社会共享的音乐、电影、出租车、单车等等都是这种共享经济的引领者。尽管如此,我们也要特别注意的是,卢德之博士所讨论的现代共享,并不是有的人可以不通过劳动而心安理得地享有别人的劳动成果,也不是富有的人一定要向社会捐赠自己的一些财富。否则,这不仅不能推动现代共享,还可能阻碍甚至破坏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通俗地说,现代共享不仅是要共享存量蛋糕,更重要的是在共享蛋糕时又能够不断促进做大下一个蛋糕。只有这样,社会才能既保持财富的公平分配,更保证了生产效率的提高。因此,在目前已经出现共享经济的条件下,构建新型的共享社会或许可能成为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这种方向是在传统的“天下为公”“大同天下”的共享理念的照耀下构建的共享经济、共享政治、共享文化、共享生态、共享社会的全方位的充满理想和现实可行性的新型的社会形态。我觉得,这种对新的社会形态的大胆探索,既需要理论勇气,更需要对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性思考,对我们认识国内发展与全球治理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三、共享: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内涵

习近平主席在谈到“人类命运共同体”时特别强调指出:“这个世界,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生活在历史和现实交汇的同一个时空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进而提出,“各国和各国人民应该共同享受尊严。要坚持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一律平等,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并且,“只有合作共赢才能办大事、办好事、办长久之事。要摒弃零和游戏、你输我赢的旧思维,树立双赢、共赢的新理念,在追求自身利益时兼顾他方利益,在寻求自身发展时促进共同发展。”从价值理论而言,“人类命运共同体”追求的就是一种“利益与正义”平衡的原则,无论是个人、组织还是国家之间的交往,必须要遵循这种正义原则,共享发展成果,实现真正共赢的局面。围绕这个问题,卢德之博士研究认为,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以及未来发展最根本的问题是两个:一是如何认识和处理多数人与少数人的关系问题;二是如何认识和处理公平与效益的关系问题。如何处理好“多数人与少数人”和“公平与效益”之间的关系问题,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息息相关。然而,以传统资本主义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主要重视效率的提高,重视少数人的权益,而忽视了财富分配的公平正义原则,从而导致了2008年的经济危机、占领华尔街运动、英国脱离欧洲等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而传统的社会主义主要以正义为主要原则,重视多数人的权益,专注于分配领域的公平,而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生产效率的提高,从而导致社会财富的创新动力不足,使人民生活水平普遍低下。因此,人类社会如何在多数人获得公平与经济效益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从而促使社会能够良性运转,提高社会整体的生活水平和人民的幸福指数,是非常关键的。卢德之博士认为,这个平衡点就是共享。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公平与效益”平衡关系上,核心的要求是多数人原则与社会公平。共享就是在公平的基础之上去追求效率的增加与平衡。把资本与多数人连结起来,是卢德之博士的一个重要理论贡献。正如美国东西方中心总裁查尔斯·莫里森所评价的那样:“作为一位慷慨的实践者、理论家,卢德之博士的理念将带领我们走出现代化的基本困境,即在刺激经济增长的同事,改善由发展带来的社会不公。在当今社会发展的十字路口,该理念将成为人们从事慈善事业的哲学基础。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作者的思想对不同阶级、不同国家与地区都具有深刻而长远的影响。”

卢德之博士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考是从“资本”开始的。他认为,一般说来,资本是创造物质财富的基础,也是人类生存的基础,在人类社会中扮演着重要作用,与人类历史和人类文明是同步发展的。然而,当我们关注资本的正能量体现出来的“善”的同时,也必须注意资本的负能量带来的“恶”。如何更好地驾驭资本,使资本为多数人服务,更好地促进社会的发展,又卢德之博士研究的一系列重要问题,为此他还对资本的涵义做了重要的理论创新。他创造性地认为:“资本首先是一个主体,而不是一种工具。”由此,资本本身就具有一种精神,这种资本精神“特指资本形成、发展过程中的各种行为动机和这些动机背后的道德精神”。这种道德精神主要包含有对财富的渴望、创造财富的职业精神、节俭的生活方式以及财富的合理利用等等诸多内容。资本精神的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实现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因此,资本精神不仅能够激励个人和团体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更重要的是,在资本精神的约束下,资本能够使社会实现真正的可持续的健康发展。卢德之博士称这种资本精神为“平衡机制”。“所谓平衡机制,就是创造的财富主要不是为了自己享用,而是为了一个高度认同的神圣目的,其结果就是让更多的人共享财富,以达到社会财富在分配上的动态均衡,以此实现社会的和谐与发展。”

卢德之博士的理论创新与实践探索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来自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中外有识之士的认同和赞赏。现在看来,共享逐渐成为越来越多的有情怀、有担当、有作为的社会精英的共识,这种共识也日益成为社会的思想追求和行为方式。正如洛克菲勒家族第四代掌门人佩吉·杜拉尼女士所肯定的那样:“卢德之博士将现代慈善全是为资本与共享强有力的结合,使我们想起人性的爱不仅使慈善的书面内涵,更是其真正意义。如果我们不相信或不认同人与人的共生关系,我们将无可避免地限制创造概念的可能性。”有共识,才会有进一步的行动。我们相信,在共享价值的引领下,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必将走向更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