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德之:社会影响力投资一定低于社会平均回报

由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财经杂志和集善嘉年华共同主办的“中国公益论坛”于2014年11月25日在北京举办。上图为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华民现代慈善研究院院长卢德之。(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刘海伟 摄)

 

  由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财经杂志和集善嘉年华共同主办的“中国公益论坛”于2014年11月25日在北京举办。上图为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华民现代慈善研究院院长卢德之。

  卢德之指出我们强调社会影响力投资是环保、社会的和经济的。具体怎么做?我认为社会影响力投资,经济回报率一定是低于整个社会的平均经济回报的。具体来说,一个是投资的对象。一些残疾人、老人、儿 童,这些社会弱势群体。另外一方面,世界性的事件,救灾、治理环境,疾病等等。

  以下为文字实录:

  卢德之:谢谢您的介绍。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我作为一个投资人,我一直在思考,到底应该怎么来理解,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影响力对中国的投资人来说是引起人思考的课题。我刚刚参与的时候,在国外一次会议上,提出了投资影响力的问题。21世纪全民把这个概念传到中国来了。现在这个概念已经是不陌生的概念了。投资对于社会发展,对于社会价值的影响。

  社会影响的投资到底是什么?做投资,既要强调社会效益,同时又要强调经济回报,还要保证可持续发展。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们强调社会影响力投资是环保、社会的和经济的。具体怎么做?我认为社会影响力投资,经济回报率一定是低于整个社会的平均经济回报的。具体来说,一个是投资的对象。一些残疾人、老人、儿 童,这些社会弱势群体。另外一方面,世界性的事件,救灾、治理环境,疾病等等。通过对他们的投资,怎么样保证既解决好他们的问题,同时又能保证经济回报,能够使得这样一种投资持续发展,这个难度是很大的。

  影响力投资,在我看来,它跟一般的慈善是不同的。慈善是不讲回报的。但是,影响力投资是要求有经济回报的。它跟我们常常讲的,社会企业责任是强调要把企业对社会的危害减少到最低的程度,社会影响力投资,更是积极的角度去解决社会问题,化解社会矛盾。
    但是我在想,第一,有些问题你解决,比如说面对贫困人口,能有经济回报吗?不一定。第二,我们试图以积极的态度,去解决这些问题,但是很有可能,你在解决这类社会问题的时候,又产生了新的社会问题。或者说你的投入和上下游来看,解决了养老问题,可能会带来别的问题。这是自然的。再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投资是 满足需求,需求就有好需求和坏需求,不管哪一种需求,只有社会价值,没有经济价值吗?这个很难讲。从这个角度来理解,这个概念很难确定。但是不管怎么样,在我看来,无论你是个人投资人,还是机构投资人,在你投资的行为过程之中,强调社会效率是最难的。所以到现在为止,社会投资形成了一个产业,达到500亿 美金的规模。不管什么投资,都要考虑社会效应。

     作为基金会来说,基金会本身是要解决问题的,我们在投资过程当中,既要考虑如何解决社会问题,又要考虑资金保持增值,对基金会来说,是我们必须坚持的投资方向。

  华民慈善基金会在这方面做了尝试。我们建立了共享大厦,共同支持残疾人的就业,这就是一项比较典型的社会影响力投资。但是我特别要强调的是社会影响力投资,不管我们怎么去理解,政策的引导和导向非常重要。所以我希望政府必须制定相关的影响力投资的政策。当然,作为投资人的个人偏好,作为投资人的自己的价 值观也非常重要。我认为,我们作为投资人,应该在投资的过程中间,去追求公益,但是作为公益,我们在投资的行为过程中,怎么以公益的行为来引导好投资。无论是个人投资人,还是企业投资人,必须要认真思考和试点的问题。谢谢。(来源:新浪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