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是东西方文明的源泉和归宿

共享是东西方文明的源泉和归宿   

 ——与洛克菲勒家族代表会谈纪要

卢德之

2015年9月21日
 

  与国际儒学联合会会长滕文生先生在威尼斯

我刚刚随国际儒学联合会代表团访问意大利回来,时间过得真快,我第一次去欧洲已经是15年前的事情了。以前,每次去欧洲都是机场到会场,非常匆忙。这次是学术交流,相对而言,节奏会稍微慢一些,拜访了佛罗伦萨和威尼斯,参观了博物馆,感受了意大利深厚的艺术底蕴。

意大利既是古罗马帝国的故地,也是资本主义的摇篮,是东西方文明交流的重要枢纽。但是她确实有些暮气了,生活节奏慢,人都懒洋洋的,基础设施也都很陈旧。为什么会这样呢?或许,是福利制度让人变懒了,也或许是,经济形势不好,大家无事可做。或许一种文化先进到极致,就会走向衰落,所谓的物极必反。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比较复杂,总不能说是风水不好造成的吧。

意大利曾出现过辉煌灿烂的古罗马文明,为人类文明贡献了拉丁文和古罗马法律体系;文艺复兴也在此发祥,由此拉开欧洲乃至人类进入近现代社会的序幕。文艺复兴为后来的宗教改革、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等提供文化养分和精神准备。提及文艺复兴,我们会想到但丁、薄伽丘、布鲁内莱斯基、多纳泰罗、吉贝尔蒂、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琪罗等大师,而真正可以被称为文艺复兴教父的实际上是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

这个家族绵延800多年,而统治佛罗伦萨有300多年,曾出过3位教皇和2位法国王后,建造了举世瞩目的世界第三大教堂——圣母百花大教堂。当时为了大教堂正面建造一座“天堂之门”,美第奇家族向全欧洲进行招标,为此佛罗伦萨聚集了一大批顶级艺术家。在招标之前,美第奇家族召集艺术家们举行了一次集会,提出要艺术家们不是歌颂或谄媚美第奇家族,而任由艺术灵感和自由意志来创造,以拯救贵族阶级的灵魂。文艺复兴号称美术三杰的达芬奇、拉斐尔和米开朗琪罗都参与了竞争。美第奇家族支付给艺术家的报酬甚至高达每天12万多美元。1560年,美第奇家族修建了美轮美奂的办公楼,但觉得过于奢侈,就改成了博物馆。应该说,没有美第奇家族,就没有文艺复兴。

这个家族之所以能在文艺复兴中发挥如此大的作用,归结起来至少有三方面:  一是思想解放,要求艺术家们要有独立精神,彰显自由意志,拯救堕落的灵魂;二是金融创新,创办银行,开展金融活动,包括高利贷;三是宗教背景,人是有原罪的,尤其是获得了很多不义之财,要进行赎罪。1743年,美第奇家族最后一个直系后裔——安娜•玛丽亚•美第奇公主临终前,决定将美第奇家族的所有收藏品都留在佛罗伦萨,向公众开放展出,且不得买卖,相当于做了一个公益信托。从那时起,美第奇家族的财产就作为佛罗伦萨的遗产,保留到了现在。

一个耀眼夺目的财富家族,就这样消失在人类的历史中,令人不胜唏嘘。几百年的内忧外患,权力、金钱、利益、贪欲、慈善等交织在一起,让美第奇家族风光无限,也让最终衰落沉寂。还好人虽不在了,但财富以公共的形式留存下来了。而水城威尼斯则是城市的沦陷。

据说,200年后整个威尼斯都要沉到水底。包括我们这次开会的房子都会成为水下建筑了。这所水城的每个建筑都堪称艺术精品,最终却逃不脱自己的“宿命”。这些财富缔造者的后人已经成了寻常百姓,这是人在,但财富不在了。或许,只有成寻常百姓才能保证家族的延续。一个是人不在了,财富以公共形式留存;一个是人在,但财富消失了。这或许就是财富的密码吧。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新的时代来临,旧事物必然消亡,只有创新和进取才能保持不竭动力,创造新的文明与辉煌。洛克菲勒家族是当代最伟大的财富家族之一,也是继美第奇家族之后伟大的慈善家族。我们期待洛克菲勒家族比美第奇家族有更卓越、更持续的成就。如何从历史中汲取教训,摆脱其财富魔咒和发展困境,是所有财富所有者和财富家族都必须应对的课题。我们期待洛克菲勒家族在这方面有大的探索和成就。

我非常尊敬洛克菲勒家族和佩吉女士,也非常愿意参与佩吉女士领导下的全球慈善家协会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我们大家探讨、传承和发扬的是人类文明共同的精髓,而不只是美国文明,也包括东方文明、欧洲文明等。这个平台要以东西方文明为基础,以协同共享为目标,以资本精神等为基本理念,塑造全新的人类时代精神,建立全新的思想体系和实践机制。

美国文化渊源于欧洲,而欧洲文明又滥觞于古希腊、古罗马;中国文化则可以追溯至春秋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东西方文明几乎在同时代、同纬度发祥至今,可以说人类发展是一脉相承的,从源头上讲,基本灵魂和价值都根源于道。只有从历史源头上认识,才能相互理解,激荡出新的萌芽,站在历史的源头看现代,合成人类文明的主流,这就是共享。共享是东西方文明的源泉和最终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