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精神的人性基础——读卢德之博士《让资本走向共享》的体会

作者简介:苏畅斌,湖南长沙市人,1952年毕业于中央燃料工业部干部学校,从事地质勘探工作18年,随后从事矿山建设与管理15年,继而在职工大学执教8年,1993年退休后从事个体经营14年。2007年淡出商场,专事人学学习与研究,出版有《管理心理学》、《活好》等多部著作。

卢博士是我儿子的挚友,相识已十余年。他的勤奋好学,善思敢想,博学多才的品格早已把我折服。我对他创作的《资本精神》、《让资本走向共享》等系列著作及有关专家学者的评论也曾初浅涉猎,我们之间也曾就这些前卫的观点作过初浅交流,并冒昧地提出过一些个人看法,而德之却在其后续的讲演中作了真挚地回答,令我十分感动。

资本,被定义为一种特殊财富,凡是能与劳动及其他要素相结合创造新的财富的财富被称之为资本。他举例说,某人有两个桃子,可说是一笔财富。一个把桃子吃了,不能算资本,而另一个经栽种培育,用原来的桃子做种子结出了新的桃子,为自己创造了新财富,这个桃子可被称为资本。因此,野外林子里的桃子就不能称为资本,因为它没有和劳动相结合,故只能叫资源。

卢博士这一定义虽未有重大突破,但确通俗易懂,十分欣赏。进而他说资本是个好东西,这突破了曾经长期在我国流行的“资本罪恶论”,值得赞赏,我十分欣赏这一观点。半个多世纪的生活实践也验证了这一结论——资本确实是个不可缺少的好东西。因为不断创造新的财富是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所必须的,这是无需证明的公理。不过,同时也应看到,资本还可以用来购买权利、制毒贩毒、制假贩假等,从而某些人迅速获得巨额财富,此时的资本肯定是罪恶的。因此,中肯地说,资本只有在道德和法律的约束下所创造的财富方是好东西,资本本身是中性的。

我进一步观察与思考发现,世界上不是什么人都能聚集资本创造巨额财富的。古今中外在这方面有特别贡献的人屈指可数,孔子弟子三千,贤人七十,其中能赚钱支持他周游列国费用的,仅子贡一人。美国最值得称著的也只有洛克菲勒、比尔•盖茨、索罗斯等寥寥几人。

有大数据显示,世界上20%的人掌握着80%的财富。这虽有制度和分配上的原因,但也足以说明能够聚积资本创造新的财富,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到的。我十四年个体经营的实践,看到的潮涨潮落、大浪淘沙的事实也充分说明了这点。同时,我也深深地体会到,在创造新的社会财富过程中,资本是不可或缺的主导要素,因为掌握资本的人要主导策划、管理、创造财富的全过程,离开了他一切都无从谈起,一旦失败他更要承担破产的风险。因此,当今时代我们再也不能把投资者妖魔化为榨取剩余价值的吸血鬼。相反,正因为他们在创造社会财富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也应当与有贡献的劳动者及其他要素一样受到尊重。

我是在公有制体系服务了四十年的老职工,深深地体会到那种没有实际主人的公有制资本的弊端。资本必须有名确的主人,天下万物一定要有主,有明确的产权。任何组织,只有产权拥有者或责权利捆绑在一起者掌握其单位的运营,方有可能创造出新的财富,方有效率,这是人性所决定的,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这已经被专家、学者的理论研究和改革开放的事实所证明。因此,我认为资本原则上应该私有,私人财产必须受到法律的保护,方能遏制人性中的懒惰、不负责任,才能充分调动资本创造财富的最大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卢博士在著作中对此作了详尽地理论描述,我这里不过是用初浅的个人之见,作简单而通俗的介绍而己。

共享,在词语中是一个极为普通的词,含义是某种资源共同享用。卢博士把它引入社会经济学,进行了深入地研究与探索,赋予了新的内涵与外延,这是一个创举,是一种新的思想,很有创见,在此老朽想多说几句,因为它深深地触动了我近年来对人学和人性学学习和写作中诸多感慨万千的话题,不论对错姑妄言之。

人类社会的一切活动都是人的活动,其本质都受人性的支配,尤其是创造财富的活动,更是如此。因此,有了斯密的“看不见的手”在经济活动中的支配作用,才有理性的经济人假设和福利最大化原理作为西方经济学的支柱之一,推动着市场的发展。

历史也已证明这些基础理论的正确性,它确实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我们今天能享受到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从本质上说,也是得益于这些理论的指导。这些理论的原点是——利用人们对各种欲望的追求和满足来推动个人创造财富的积极性的,这确实抓住人性的要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名句也从反面论证了这一观点。可惜的是,人的欲是无此境的,为了满足难填的欲壑,人会使尽各种手段,不惜一切后果来破坏地球。许多智者早已认识到再这样继续发展下去,人类必将毁灭自己。中国圣贤对此早就开出了“存天理,灭人欲”的处方。马克思主义为了拯救人类,也提出了“共产主义”的理想。

我虽然一直在不断学习,不断思考,但疑惑依然不少。如今看到卢博士推出的“共享理论”便为之一振,似乎看到了人类前行的曙光。人,这个主宰地球的特珠动物,就其生命力而言,单个自然人离开了社会恐怕不如一条狗,这已是无须证明的常识。令人悲衰的是,这点常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如果敢于承认和认识到这点常识,我们就会很快发现人类社会的本质就是一个共存共享的社会。

因此,从欲望这个原点出发,你会发现这个复杂的社会有许多十分有趣而又简单、本质的东西:从财富创造的过程来看,无论是资本或劳动都在财富创造中发挥了各自的作用,缺了谁都不行,这种共同创造的财富难道不应共享吗?再扩大到社会而言,你创造了这种财富,我创造了那种财富,我们相互交换、彼此共享来满足各自的需要,双方都觉得很划算,这不就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共创共享”社会的实质。

因此我观察得出的结论是:人类社会在实质上就是一个共创共享的社会,谁也不能离开这个社会独善其身,独享他所拥有的资源和财富。这就是老朽认为的共享理论的人性基础。

人性本私,但不唯私。人性本私,说明了人对财富从本质上说具有独享的倾向,是恶的;但不唯私,说明了人对财富的观念具有共享的可能。

为什么呢?首先,原始人性中的同情心是本能的,是基因对上一代生存智慧的打包传承,这就是人的爱心的原始根基。有了这个基础,就有了共享的可能。其次,人是社会性动物,每个人只有在社会中,才能共生共存。同时,社会也会在潜移默化中教会人们,财富必须共享。再次,人是会思维有智慧的动物,通过生存和发展的实践,会增长自己的智慧,明白只有控制自己的某些欲望,方能得到更多更长远的精神和物质上的好处,因此,有智慧的人,便会在许多资源上主动与他人共享。这就是人心向善的人性基础,也就是共享精神的人性基础。

共享,具有财富分配的含义,它不同于均享,近似于分享,这个分享是指不同的人以公平和效率为前提,根据在财富创造过程中作出的贡献大小来均衡的共享财富。不过,这种分享不能堕入平均主义,否则就会出现单纯的福利社会养懒人。 

共享,是个多层次的概念。首先,就社会而言,有正在创造社会财富的成员,也有过去创造过财富今天已不能创造财富了的成员,还有根本就不能创造财富的成员。在今天的文明社会里,我们不能用丛林法则来对待所有的人。为了尊重人类文明和社会和谐,社会所创造的财富,就要照顾到方方面面的人,因而只有共享才能做到这一点。其次,就世界而言,国与国之间也应以共享的精神,共存共荣建立起经济共同体、道德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最后,就自然而言,人与自然之间更不能杀鸡取卵,涸泽而渔。因此,有大智慧的人类,就会拿出一部分财富对大自然环境进行修复和补赏,以便使多样性的生物、资源可持续发展,以利于与人类共存共享。

共享的对立面是独享,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信息时代,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椐、云计算等的出现与普及,己经从根本上催毁了独享的社会根基,任何自然人与法人,都应紧跟时代潮流,以共享的精神来指导自己的发展。

深入地思考,共享还有个多数人与少数人的关系,从人性角度看,多数的弱势群体从本能上讲是较易接受共享的,而少数拥有较多财富的强势群体要他们拿出财富与人共享还是有难度的。有难度,但不是不可能,前面己经讲了从善的人性基础,古今中外已有大量的圣贤大德亲证了行善的可能,展现了人性的光辉,获得了极高的赞誉。另外,从经济学的边际效用递减原理,也证实了过多的财富并不能带更多的快乐与幸福。 

总之,共享是经济社会的一种财富精神,它能使有限资源和闲散资源利用价值最大化;其共享是道德社会的一种仁爱精神,它能使人性的光辉照彻每一个黑暗的角落;共享是价值社会的一种创造精神,它能使每个人都活得有价值、尊严和幸福。共享精神好比一座矿山,千百年来一直埋藏在地下深处,如果人类今天能将它尽快开发出来,必将产生巨大的能量,必将优化这个依然存在对抗和冲突的社会。

                                                                                       苏畅斌

                                                                                       2015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