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德之:共享理念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的伟大贡献

共享理念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的伟大贡献

——在“全球慈善与社会发展对话会”上的演讲

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卢德之

(2016年6月6日)

222.jpg

444.jpg

按语:2016年6月6日,受福特基金会的支持和委托,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在北京主持了“全球慈善与社会发展对话会”。受福特基金会会长吕德伦博士邀请,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卢德之博士与福特基金会会长吕德伦博士就“全球慈善与社会发展”进行了深入的专场对话,并回答了听众的热情提问。吕德伦博士在回答听众提问说:“卢先生提出来共享精神绝对是美国可以学习的……美国的社会不是一个整体的社区,而是一群个人组成的,其实这也是事实,就是个人他们的创意,创业精神,创造力这是我们应当推动并且鼓励称颂的,然而我个人认为有的时候可能会走极端,就是个人主义如果走向极端,那么这个后果可能是有害的,可能有损社会的和谐,会有损社会的组成最根本的组成原料,这也是美国当前面临的一大挑战,所以我觉得卢先生提出的‘共享’这个理念是非常有利的,绝对是美国可以学习的。”本文根据卢德之博士演讲录音整理。

尊敬的吕德伦会长,各位朋友:

大家下午好!

这幅篆体书法写的是“德不孤,必有邻”,这句话来自于《论语》,意思是有道德的人不会孤独,会有很多好的邻居。这是典型的中国传统文化。这里还有一个特别的含义,吕德伦先生的中国名字里有一个“德”字,我的名字里也有一个“德”字。我们不缺德,是不是?

中国和美国虽然隔着很大的太平洋,但也是邻居。特别是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各国也都是邻居了。尤其是中国和美国,应该而且必然成为好邻居。最近我特别关心我们邻居家发生的事。去年10月2日我在纽约访问的时候,特别去拜访了基辛格老先生。我在他的办公室看到他跟希拉里的一张照片,我就问他说,希拉里女士能当选为总统吗?他说不一定。我再问,小小布什能当选总统吗?他说不可能。我说,那会是谁呢?他说,这个人好像还没有出来。果然没过多久,出了一个特朗普先生。这使我大吃一惊。美国的朋友跟我说,如果特朗普当选,他们就可能要移民了。前不久,我与一位教授谈到特朗普先生时说,这是5年前我访问纽约的时看到的“占领华尔街”现象的一种继续。这说明什么呢?说明这个世界需要变化、需要改变了。至于怎么变呢?大家还不是很清楚。从美国的情况来看,可能是美国人民,特别是美国年轻人对特朗普先生有期待,期待他能够改变他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希望有所改变这一点,这是大家不怀疑的问题。

所以,一个肯定的答复是,从美国这个我们的邻居出现的这些大变化来看,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确确实实是一个变革的时代,也是一个需要改革的时代,不仅美国需要改变,全球都需要改变。我认为,这才是我们面对的大局,是全球发展面对的大局。所以,我们谈慈善,谈全球慈善与社会发展,就应该放到这样的变革大局背景下面来讨论。

而且在我看来,全球处在这样一个历史转型时期,重要的变革动力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科技。以互通互联技术、人工智能技术、航空航天技术等为代表的科技创新已经越来越深刻地改变着我们的世界。比如引力波的发现,可能使过去很多很多类似神学里的猜测会变成现实。二是资本。资本已经成为改变世界的重要力量。我们可以说,资本发展到今天,已经到了无所不在、无孔不入、无所不能的地步了。无论是资本的发展规模、速度和形成的力量,都已经超越了历史上的任何时期,资本创造财富、积聚财富能力空前发展,同时所带来的困惑与问题也触目惊心!

那么,我们到底怎么来认识这个资本呢?我认为,近代以来资本发展经过了三个阶段。一是发展资本阶段,时间大约在十九世纪末20世纪以前,由于新机器的发明,工业革命的发展,资本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手段,并且在市场的自由配置下,资本主义得到了快速发展,也产生了庞大的无产阶级。二是约束资本阶段,时间大约在20世纪初到20世纪中后期,由于社会与政治的作用,资本“恶”的本性有所遏制,资本主义世界出现了福利资本主义形式,社会主义也进入改革发展时期。三是治理资本阶段,时间大约在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以来,由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与金融资本的豪无理性的发展,世界金融危机、经济危机频发,全球经济几乎都陷入艰难的停滞之中,复苏十分缓慢,资本发展进入需要综合治理的时期。

这也就是说,近代资本发展经过了发展阶段、约束阶段之后,今天已经进入到治理阶段。到底如何治理资本呢?我想起了苏格拉底说的一句话。他说:“国家的品质比个人的品质容易看得清楚。”国家的品质可以通过体制、制度、政治、政策等形式表现出来,所以容易让人们看清楚本质。资本往往受制于市场,市场又受到了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影响,所以治理资本,实际上是治理国家与世界的重中之重。换句话说,治理资本需要一定的制度作保障。当然,这只是事物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

另外一方面是,治理资本还要有资本精神,资本需要道德的约束。刚才我送给大家一本书叫《资本精神》。在书里,我用了一句最简单的话来概括资本精神:拼命地挣钱、拼命地省钱、拼命地为神圣的事业而花钱。从本质上说,所谓资本精神就是资本的灵魂。我认为,资本是有灵魂的,就是资本背后的道德精神。没有道德精神的资本最容易陷入“恶”之中。所以我认为,掌管资本的人或者说富人,就会面对许多问题。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富人困境”:一个没有资本精神的富人,他生活起来是越来越难受的:他创造了很多财富,却又没能享受完创造的财富,传给后人又怕后人失去这些财富,如果有很多子女,还可能导致家庭不和或者分裂,那就更加难受。这就是我所说的“富人困境”。如何消除这个“富人困境”就是治理资本的一项重要课题。我想,无论是国家治理、全球治理还是资本治理、财富治理,现在都面对一个重大的环境,也可以说面对一个重大的理念,那就是全球化。从目前的情况看来,今天的全球化不是西方推动的全球化,已经是全球人的全球化。当今世界,不是西方化,也不是东方化,不是所谓的东风压倒西风,也不是西风压倒东风,而是把东风和西风凝聚成大家都能受益的“共享之风”,让所有人都感到温暖的新风。

那么,如何治理全球的资本呢?让资本发展成果能让更多的人享有,更好地促进社会发展呢?这里我们一起来看看东西方文明发展历史。我认为,现代自由、现代民主与现代共享是人类现代文明的三大重要成果,或者说三大理念。大家知道,自由、民主、共享都是很古老的理念,我们已经不知道具体产生于哪一年了。现代自由理念则来自英国,是英国对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重大贡献。1215年,英国重新发现了自由,并就把自由写进了《大宪章》,到现在已经有800年了。1726年法国的大学者伏尔泰流落到了英国。他在英国感受到了政治、经济、思想的自由和宗教的宽容,在1728年回到法国后撰写了《英国书信集》等,开启了欧洲启蒙运动的序幕,被誉为“欧洲的良心”。

由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现代自由的价值。现代民主这个理念则是美国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大家知道,古典民主起源于古希腊城邦的政治实践,但是长期受制于君主制和贵族制,发展缓慢,也没有真正落到实处。到了近代资本主义,民主理念得到了复活。到了1776年的美国《独立宣言》和1789年的《美国宪法》,现代民主理念成为美国的主要价值之一。美国的现代民主,核心则是政治民主,是精英民主。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是民主的局限性和机制性长期没有协调好,一直存在种种问题,而且由于地区不同、文化不同、发展阶段不同,现代民主的形式也呈现出不同的状态,特别是由于国家的长期存在,具体的现代民主形式就不可能是一种民主。所以我认为,民主或者现代民主这个词我们不能回避,这是一个好词,而且是个好东西。世界也存在不同的现代民主形式。现代民主是美国人民对于世界文明发展作出的一个重大贡献。这个现代民主形式当然也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把这个价值观向不同地区推广时,总是出现问题,似乎推到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出问题。我认为,现代民主的形式是多样的,也应该是多样的。

历史上的自由民主是一种形式,现代的民粹民主则需要警惕。相对于现代自由、现代民主,现代共享理念则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发展的重大贡献。所谓共享,自古就有。无论是孔子的大同社会,还是柏拉图的“理想国”,还是欧文的空想社会主义;无论是王夫之的“公天下”,还是孙中山的“天下为公”,以及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等,都贯穿了共享的思想。但是,从总体上看,中国传统文明的核心是集体主义,共享则是中华民族的重要基因或者说主要的基因。相对于中华文明的集体主义、共享基因,西方文明则起源于个人主义或者说自由主义。从古老的大同思想到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共享发展”理念,我们看到的是中华民族伟大的共享基因。特别是2012年以来,习近平主席多次提到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则是共享发展理念的一种国际表现形式。什么叫“人类命运共同体”呢?我们的命运既然联系在一起,没有你就没有我,没有我也就没有你,我好你也得好,你也可以更好,但不能是只有你好我不好,如果长期你好我不好,我就会让你也不好,这是恐怖主义的逻辑性。怎么做到你也好我也好,或者你更好我也好呢?这需要一个共同的方向,这个方向就叫共享。从全球发展上看,我把这种共享叫作协同共享。

大家看到,共享理念现在已经纳入了中国未来发展的五大发展理念之一,而且不仅仅是一个纯粹理念,中国早已落实在行动纲领中了。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已经解决了6亿多贫困人口的脱贫问题,到2020年还要让7000万贫困人脱离贫困。无论历史还是现实,还有哪一个国家实施了这样伟大的脱贫工程?中国要在规定时间里定时定量地完成这么伟大的任务,本质上就是对人类发展的重大贡献,是中华民族在共享发展旗帜下对人类文明作出的最伟大贡献。所以,从发展上看,从约束资本、治理资本上看,没有共享理念就没有现代资本主义,资本必须为多数人服务;没有共享理念也不会有社会主义的新发展,也很难让资本更好地创造财富,让更多的人享受资本发展所带来的发展成果。为此我认为,让资本走向共享是历史的大趋势。

回到全球慈善的话题,我想说的是,我一直认为慈善就是共享。共享是什么?共享就是人与人之间,以及人社会、人与自然之间所追求的共同发展的过程。共享不仅是物质的共享,也包括精神上的共享、权力上的共享等。共享又可以分为强制共享与自愿共享。强制共享包括税收等政策,也包括社会福利制度、社会保障制度。自愿共享在我看来,有一种很重要的形式就是慈善。慈善是人自愿的行为,是人心向善的表现形式。从这个角度上说,慈善就是共享。现在看来,慈善就是共享包含了两个重要的方面:一是我们如何以共享理念来引领21世纪慈善,二是我们如何以共享理念来治理21世纪的资本。这也可以说是21世纪慈善应当回答的重要问题。

我们知道,慈善理念最具有人类性,最能体现不同时期不同社会的一种共同追求。慈善发展中的一些理念往往能够作为一种最先进的理念,具有重要的先进性与引领性。福特基金会会长吕德伦先生提出来的“消除贫困”、“消除不平等”等理念,就是从慈善角度提出地重要理念,对人类社会发展具有重要的价值,具体重要的引领性。共享作为现代慈善的一个重要理念,也应当具体重要的先进性与引领性。慈善可以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慈善也因此成为了一种促进社会发展的重要方式。为此我认为,慈善的本质在于促进社会发展,同时我特别认为,慈善是有一种规律的,一个人特别是富有的人,越帮助陌生人,就越消除社会的恐惧;越帮助弱者,内心就会越强大;越传递爱心,自己就会越得到快乐,社会也就越温暖。我把这个结论叫做“慈善定律”。

所以,我特别想强调的是两句话:第一,慈善是可以由共享来引领的;第二,慈善是可以引领社会发展的。这需要在座的各位,包括中美慈善界的朋友以及全世界慈善界的朋友共同努力。为此,全世界慈善人应该联合起来。慈善人是好人,好人联合起来,这个世界才会更加地美好。我个人认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在一定历史时期是必然的;长此以往,则可能会强化对立,到时候富人不好了,穷人也不会好。如果让全世界好人联合起来,这个世界就一定会更加美好!

谢谢吕德伦会长的邀请!谢谢深圳国际公益学院!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