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德之:21世纪慈善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在“2016年夏威夷东西方慈善论坛”上的演讲
中国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卢德之
(2016年1月8日)

尊敬的主持人,尊敬的来自东西方的慈善家们:

大家中午好!

我多次参加东西方慈善论坛的活动,通过东西方慈善论坛这个高端平台,学到了许多好的东西。华民慈善基金会的几个国际合作项目和我对慈善理论的几个重要认识都与东西方慈善论坛有关。今天,我发言的题目是《21世纪慈善与人类命运共同体》。通过这个发言,与大家分享了个方面的新认识:1、什么是人类命运共同体;2、用什么工具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3、慈善是构建21世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途径。

一、什么是人类命运共同体

慈善家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使者。慈善家的胸怀是最宽广的,就像夏威夷外的太平洋一样宽广。慈善家关心的是人类社会的现实命运与未来发展。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现在已经是谁也离不开谁了。东方人离不开西方人,西方人也离不开东方人;南方人离不开北方人,北方人也离不开南方人。大家已经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了。既然大家相互依存,大家就应当追求一种好的人类发展状态,一种你过得好、我也过得可以的状态,不能是你过得好、我过得不好的第二种状态,更不是你过得很好,我没办法过下去的第三种状态。如果你过得好、我过得不好,甚至你过得很好,我过不下去,结果可能就是我不好、你也不能好,我要把拉下去,让你也过不好,大家一起都不好。这就是恐怖主义的逻辑。如果人类之间这样相互撕裂,结果就是谁也发展不了。

所以说,21世纪慈善家们一定要看到,人类共同命运体就是人类社会发展中已经形成的这种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的发展形态,本质上的要求就是你好、我也好,大家都要好。这种大家都要好的目标是什么呢?就是共享。当然,你好、我好,也不是一样的好,更不是一种平均的好、一种没有差别的好,而是一种存在动态差异,也需要动态差别的好。比如一个人,你能力很强,可以比我过得好一些,甚至比我过得好很多,但不能是你很好,我连基本的生存保障都没有。所以,这里的共享,本质上是一种协同共享,或者说是一种协和共享。

所以,我认为,全球慈善家最理解这种共享,也最能认识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本质要求就是共享,离开了共享,就不会有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人类在21世纪中发展中面对的一个重大命题,也是21世纪人类社会的一个最宏大的和最重要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21世纪慈善应当发挥引领作用,总体方向和目标就是走向共享,既要探索共享经济、共享政治、共享社会,也要探索共享文化、共享价值等,以慈善的方式为人类社会探索出一条融合东西方文明,也超越东西方文明的新的发展道路。

二、用什么工具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我认为,资本和资本精神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基础和精神基础;资本和资本精神也是认识和解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种新工具。

人类社会进入21 世纪后,世界已经进入前所未有的一个大变革、大博弈、大发展时期。而且,中国在变,世界其他国家也在变;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在变,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关系也在变。在国际政治、经济、文化、价值观等都处于这样巨变的情况下,全世界都困惑了,传统的一些认识社会的工具不能很好地解释当代社会发展中的许多问题了。客观地说,我们如果仅仅用以往的经验与认识工具来认识社会已经不够了。世界变化太快,必须有一种新的认识工具了。比如讲生产关系这个工具时,要说到生产力。生产力随着生产技术的发展,促进了文明的发展,先后出现了原始文明、游牧文明、农耕文明、商业文明、工业文明、信息文明等。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水平,人与人的关系也出现了许多重大的变化与发展。从生产关系的角度来分析,人类社会先后经历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等不同阶段。这种分析的内在逻辑也很强。不过,如果仅仅用生产方式这个工具来观察当代社会,就会对很多现象不那么好解释了。比如一个人今天是亿万富翁,明天可能就是亿万“负翁”了。对这些复杂的经济现象、社会现象、科技现象,我们仍然用传统的工具来观察的话,就很难做出一种十分恰当的判断了。特别是以传统的工具来观察各种社会现象时,就可能更加感到困难了。

我们应该看到,西方更重视理性,更讲契约,物质上的发展也好一些;东方更多地重视精神,更讲道德,更有共享的思想基础。东方的这种精神价值重大。西方的这种精神潜力十分丰富,精神能够引领财富更好地发展,精神能够引导社会朝着共享的方向发展。

所以,我们应当站在21世纪的基础上,更好地认识人类社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就需要新的认识方式,就需要寻找新的认识工具。我们应当回到人类本原上去寻找这种新的工具。人的本原就是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最基本要求,就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两大基础:一是物质基础,二是精神基础。从世界发展来说,无极生物质,物质发展到一定时期出现了人类,也就出现了人类精神与人类思想。有物质必须有思想,必须用思想引领物质,否则物质社会失去方向,就是对物质的破坏和毁灭。物质中有一种特别的物质,是财富。财富里又有一种最特殊的财富,或者说最基本的财富,就是能够不断推动人类社会进步与发展的那种最活跃的财富,那就是资本。资本就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最基本的物质,就是能够创造新的财富的财富。有了资本也就有了与资本有关的精神,也就是有了资本背后的道德精神,就有了人类赖以生存与发展所需要的最基本的精神,就是资本精神,就是资本向上的那种内在动力和道德精神。资本精神的本质就是“拼命地赚钱、拼命地省钱、拼命地为神圣的事业而花钱”,资本精神也因此而成为了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基础。

我进而认为,通过回到人类本原,我们找到了人类社会生存发展最基本的两个基础,也就是人类共同命运体的两个基本的工具——一是资本;二是资本精神。资本与资本精神两者之间,总是表现出十分复杂的关系,总体上是一种互为依存、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关系,但是有时候也是分裂的、背离的,又是相互博弈的,还可能出现阶段性的、周期性的博弈或对立。

对此,人类应当予以高度警惕。人类运用资本与资本精神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应当遵循一个本质、两个原则。一个本质就是共享主义,出发点与落脚点都是人类社会共享发展、共享未来。两个原则就是,一是既要创造又要共享创造的创造理性,拥有这种理性才会更好地发展;二是既要有资本又要有资本精神的天下主义,创富天下的目的是为了天下共享、人类共享。只有这样,人类才能构建起一个好的未来,才能构建起人类命运共同体。

三、21世纪慈善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途径

21世纪越来越表现为资本的无限性与资源的有限性之间的矛盾。为解决这个矛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最好的理想与目标。而且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未来社会建设与发展。未来社会就是建立在资本与资本精神基础上,以共享为目标的发展型、开放型、包容型社会,这种社会形态既包括共享社会体制、共享经济体制、共享政治体制等,这种理念运用到全球治理领域就是“多极均衡、协同共享”的治理机制与发展机制。

目前,至少可以看到三种典型的共享形态:一是共享经济,互联网、物联网上的经济活动就是最典型的共享经济。二是共享社会,现代慈善所带来的财富分配效应就是最典型的社会共享形态;三是共享政治,我们强调富强、民主、法治、文明等就是最典型的共享政治形态。这种共享社会形态,也许比我们单纯地探索公民社会的视野要宽阔得多。

全球慈善家是最具有人类情怀的人,最能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实必要性与历史紧迫性。就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途径来说,21世纪全球慈善肩负着重要的使命与责任。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共享是21世纪慈善追求的一个伟大目标。核心就是要引领21资本走向共享。从总体上说,资本创造的财富只有走向共享,才最有价值,才最有益于人类社会的发展。这也就是说,慈善就是共享。共享是21世纪慈善的旗帜和最重大的使命上。第二,全世界的慈善家联合起来,更好地行动起来,为21世纪人类发展探索共享发展的道路。全世界的慈善家一定要联合起来。大家的爱心是一样的,大家的善良是一样,大家的目标也是一致的。有了这种共同善的基础,还需要相互协作、相互补充、相互监督、相互推动、相互促进发展。不仅内部需要协作,外部也需要协作。比如全球慈善家要旗帜鲜明地反对恐怖、反对战争,不能让政治家、军事家们把世界搞乱了,慈善家再去做慈善。慈善家应当把工作做到政治家、军事家的前面去,发挥人类善的力量去反对战争、去制止战争,推动人类社会共同走向和平与发展。

夏威夷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是一个曾经影响了世界发展的地方,又是一个世界不同文化融合地很好的地方。全球慈善家每年聚集到这里讨论全球慈善发展,追求的也应当是世界价值与世界意义。

200年前,德国诗人、思想家歌德就说过:“了解自身与他人的人,才深知东西方之不可分。”21世纪慈善是一种非常好的理念。21世纪的全球慈善家们,一定能够融入21世纪世界的大变革、大博弈、大发展,一定能够把东西方那些好的东西融合起来,比如把中国文化传承下来的仁爱、大同、中庸等与西方文化传承的博爱、平等、公平、正义等融合起来,通过共享把人类最美好的理想与追求连接起来了,通过慈善把社会财富调动起来,把大家的智慧聚集起来,一定能为构建21世纪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全球慈善家的力量。这是人类发展的好声音,也是面向全球慈善家的好声音。为此,我们祝福全球慈善家!祝福21世纪人类社会美好的发展!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