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德之博士首论共享文明:共享文明是21世纪人类文明协同发展新形态

1491555733_53218486.png

4月5日,卢德之博士在长沙“华声读书会”上为书友们就他新近出版的专著《论资本与共享》作了一场读书报告会。卢德之博士在报告了《论资本与共享》的写作目的与方法等话题之后,第一次比较具体地论述了他近期思考的一个重要主题——共享文明。这也是卢德之博士首次谈到他思考的共享文明问题,给参加读书会的书友们带来了一股清新的思想之风。他从共享文明形成的必然性、人性基础以及如何做一个坚定的共享文明的引领者与建设者等三个方面讨论了共享文明这个21世纪人类社会发展的重大主题。

1491555653_602862700.png

卢德之博士认为,共享文明崛起有其历史必然性。

他认为,首先是时代呼唤共享文明的崛起。为什么呢?第一,这是一个资本的时代。目前看来,无论是科学技术的发展,还是全球化的进程,都需要一个重要的载体——这个载体就叫资本。我们发现资本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影响着我们人类社会日常生活的一切。在我们现在这样一个时代,资本的优点和缺点都已经最大化了,正能量和负能量都达到了极致。我们会发现,资本既给人类带来了无限多的幸福,但也带来了极大的不幸,或者说一切都是资本造的福,同时也是资本惹的祸。在原始社会,资本不多,那时人们过的是多么简单的生活?社会化极其简单!但是,当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的时候,资本越来越多、人类社会就越来越发达,也越来越复杂了。第二,这是一个走向共享的时代。资本点燃了人类社会的激情,它可以让人类振奋不已,纠结不已。为了获得它,人类开始了各种各样的博弈,产生了一系列的矛盾与问题,比如说贫富差距问题、环境破坏问题、资源匮乏问题、腐败现象、核武危机、艾滋病等等。面对这些问题,人类社会靠一拨人,或者说靠一个民族的人,或者说靠一个国家的人,能解决这些问题吗?这个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我们人类面临的问题,只有靠人类共同去担当,才可以去解决;也只有共同去解决,我们才能共同去享受解决这些问题以后的好处。我们平时讲“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的人,他只能是有难共当,没法有福同享;有的人可以有福同享,但是不能有难共当。可是人类社会就整体而言,现在必须有难共当、有福同享,否则人类不光不能享福,而且还存在自身被肢解、变坏的危险——这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体现。也就是说,人类社会在共同追求美好的过程中,应该是“你好我也必须好”的形态——诚然,你可以更好,但是不能只有你好而我不好。如果长此以往,那很有可能出现“我也不让你好”的互相伤害的社会形态,这就是恐怖主义的逻辑,恐怖主义的根源就来自这里。第三,这是一个必须以共享来治理资本的时代。资本必须治理。资本它现在是在全球流动,全球化了,所以治理必须从全球的角度来治理。华尔街的一个商业模式,可能就会引起全世界的动荡——金融动荡。当年美国的房地美、房利美这两个房地产公司发行的债券便危害到了全世界。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必须强调资本的全球治理,必须以共享为目标,以共享的理念、共享的文化来治理资本和社会。

1491555852_1900734846.png

他说,前不久,我在北京做了一个报告,谈到如何建设“共享城市”的问题。时下有“智慧城市”之说——什么叫“智慧”?“共享”,就是用高科技的手段、新的共享平台,来支撑共享城市和共享社会生活方式。这不是预想,不是理想,已经成了现实。现在的问题在哪里呢?问题是我们共享的技术手段有了,共享的平台有了,但是没有共享的文化和理念!比如共享单车,这一两年发展起来的所谓共享经济,满大街都是,但是这个单车,原来一部单车可以用3年,现在用1年就够了,有可能扔掉就扔掉了,他无所谓,赔这点钱他赔得了。据2017年4月4日《南方都市报》报道,记者3日探访时发现,深圳湾公园被共享单车攻陷,整个下午人车爆满,公园方估计有超万辆单车进入公园,游玩之后随意堆积停放,给园区内其他市民出行造成不便和安全隐患。这就是说,我们有了共享的技术手段,有了共享的平台,但是没有共享的文化配套,那这个共享文明就很难建立起来,共享生活方式也很难成为我们的一种社会方式形态。

 所以说,共享生活方式必须有共享文明做指引,离开了共享文明的指引,共享生活方式是建不起来的,或者建起来也维持不了多久。我的结论是,要把资本这个“伟大的怪兽”——说它伟大是因为它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推动性;如果没有管好它,它就给人类文明带来很大的麻烦。因此,必须把资本这个“伟大的怪兽”关进共享文明的笼子。

同时,卢德之博士谈到了建设共享文明的历史使命。他认为,我们要历史地看待这样一个新文明的崛起。我们知道,人类社会至少近三个世纪以来,发生了一系列最为深刻的变化。19世纪,以英国为代表的或者说以英国和西欧为代表的资本主义世界,他们高举起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大旗,以殖民地为手段,把资本主义的文明推向到了世界各地,形成了所谓资本主义的文化和文明。这个文明在一定程度上极大地推动着人类社会的科技进步和物质发展,但同时也给人类社会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比如一次世界大战和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以美国、前苏联(后来中国加入)为主导的这样一个群体,极大地影响着整个人类的进步与发展。这个时候形成了所谓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文明的博弈。博弈出了一个什么结果呢?我个人认为,现在没有结果。我们曾经说,资本主义垂而不死,它为什么垂而不死?好像越活越多了一些生气了。道理很简单,传统的资本主义吸收了很多社会主义的元素。也就是说,传统的资本主义吸收了很多社会主义的元素,使得它焕发了新的生机。传统的社会主义也进行了自我改造,特别是吸收了很多市场经济的要素,社会主义开始了新的探索与发展。中国就走上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道路。

所以他认为,这样发展下来,人类下一个文明就是不同文明不断交流融合、超越发展的文明新形态,这个文明很可能是我说的叫“共享文明”。21世纪是共享文明的世纪,是共享文明发展的世纪。

卢德之博士认为,共享文明必须以人为本。

他认为,以人为本在古代中国就开始讲了。人本主义在欧洲也讲了上千年了。这实际上告诉我们一个什么道理呢?就是人类文明的本质是人性的文明,是人的文明,离开了人就无所谓文明了。

这个话说得再直白一点,人类文明既不是神的文明,也不是物的文明。人为本,是指我们在认识人和神的关系的时候,我们会觉得,哦,人是主体。神也很伟大,但不能左右人,你不能说我就成了你的奴隶。这个物,机器也好,资本也好,互联网也好,也非常了不起,但是你还是我发明的,你是为我所用的,我不能被你绑架。在人、神关系面前,以人为本;在人、物关系面前,以人为本。人具有主体性。马克思说,共产主义是人的全面发展,是人的自由的全面发展。人是要自由的,他是要讲发展的。人之所以有自由的权利,他有财产的权利,他最根本的就是每一个人,我们都是我们自己的。今天有人对我说:“卢博士,要向你学习。”我说你千万别向我学习,讲句心里话,你学我,我做的你也学不了,你做的我也学不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我们每一个人在做好自己的时候,能够有利于别人;或者做好自己的同时,做好与周围的关系,能帮助别人是最好的。不帮助别人,至少你不要伤害别人。本质上每一个人要做好自己。人的文明就是以人为主体的文明。

东方讲“天人合一”,本质是讲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融为一体。人认识了天,并适应了天,有时候还改造了天。从这个角度看,毛主席讲的“人定胜天”并不是毫无道理,他是从一个角度讲的。我们讲人定胜天,实际上就不仅要认识天,还要适应天,还要适度地改造天。这是一个真理。所以说,新技术、新高科技可能取代部分人的劳动,但不能完全代替人的劳动。机器不是人,所以我对机器人这个概念特别有不同的看法,机器就是机器,人就是人。

与此有关的是,以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为核心的当代科学技术革命,它引发的是人类文明的第五次人性回归。这种人性回归产生的就是“共享文明”。五次人性回归是一个什么概念呢?第一次回归人性的结果是神和人的分开。人就是人,神就是神,神是人造出来的。这第一次,叫人神分离。第二次回归人性的结果是人和土地分离,这是到了新石器时代以后,人们可以制造劳动工具了,这个时候出现了人与土地的分离。人类社会进入了漫长的所谓奴隶社会和封建时代。人不能被土地绑架。第三次回归人性的结果是人与宗教神权的分离。第四次人性回归的结果是人与机器、与资本的分离,这是一次人物分离。

那么,到了今天?人不能被互联网绑架,不能被机器人绑架,不能被智能绑架。所以,第五次人性回归的结果将是人与机器人分离,带来的是一个共享文明的新时代。当然,建立共享文明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共享文明的建立需要全人类的智慧,需要全世界为之奋斗。而且特别需要东方的智慧,需要中国的智慧,为新的共享文明发挥引领作用、支撑作用与建设作用。

1491555926_1965550071.jpg

卢德之博士还特别谈到,我们如何做一个合格的21世纪共享文明的引领者与建设者。

他认为,目前全球化的列车奔腾向前,是美国这个世界老大现在不想当司机了,想下车了。他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我估计也很难。但是,不管怎么样,中国这个世界经济上的老二也已经客观地被推到前台位置上了。这列全球化列车怎么开,有没有力量开,有没有技术开?这都是重大的现实问题。

他进而认为,我们又要回到我们传统文化基因里来认识。我们建立文明,一定要讲文化。中华民族你到底有什么样的基因?有什么样的文化基因?我们发现,我们这个民族有一个最伟大的文化基因,叫共享!如果说,英国人用800年的时间给人类文明贡献了一个最伟大的现代概念“自由”,美国人用两三百年的时间给人类文明贡献了一个现代的词“民主”。那么,我们这个古老的中华民族,可能以五千年的能量,给人类社会贡献了一个现代的概念——共享。

他更深入地阐明说,当然,你有这个基因,不是说你就有当好驾驶员的这个资格。只是说你具备了这种可能,你具备了可能引领新一轮文明的基因,但是有基因并不等于有这个能力。你要具备这种能力,你必须是在东西方文化的基础上进行融合,把东西方文化的好的东西融合起来——所谓“中西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西方优秀传统文化、马克思主义融合起来。把东西方文化好的融合起来,所谓中国、西方、马克思好的东西融合起来,光融合起来还不行,你不能只1+1+1=3,还得超越,也就是说1+1+1=10,也可能大于10。所以融合与超越永远是我们共享文明的主题。

大家知道,西方和中方文化源头上是不同的。西方有个神,高高在上,在神面前人人平等,所以讲平等,实际上就是讲它的主体性,你在神面前个个都是主体,大家都归神管。而东方不一样,东方人的神是人造出来的,盘古开了天地,女娲补天,我们不可能和女娲平起平坐,所以我们的皇上大臣和臣民尽管和我们不平等,但是我们共享在一个空间和时间,从这个角度来说,没有民就没有臣,没有臣就没有君。虽然我们是不平等的,但是我们生活在同一个空间,谁也不能离开谁,这就是我们的共享。所以西方文化是建立在个人主义基础上的,强调的是个人的主体性,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东方文化强调的集体主义精神,这就是我们的基因所在。

他说,前几天我参加一个会议,大家都说我们的社会保障取得了伟大的成绩,创造了奇迹。我说创造了经济奇迹我承认,说我们社会保障是奇迹,我不敢说。在我看来,我们评价我们社会保障发展水平,应该从四个方面比较:第一,要跟西方发达国家比;第二,要跟经济发展比;第三:要跟老百姓的预期比;第四,还要和改革开放之前比。为什么?改革开放之前大家都有铁饭碗,铁饭碗是最好的保障,你不能说社会发展了,社会保障自然就好了。在我看来,目前老百姓最不满意的就是社会保障。我每年的大年初二,都会去家乡的敬老院看看。十多年过去,那里的照顾标准有所提高,但总的是除了老人人数减少了,别的变化都不大。为了近距离观察农村医保,我在我家乡捐助了一家乡镇医院。我认为,我们一定要特别注重社会保障,社会保障是共享的一种重要的方式,这是强制性共享。当然还有税收、遗产税、高消费税等等配备措施。通过这些政策措施,让老百姓能够感受到你是为多数人服务的,多数人是能够共享发展成果的。

他深情地说道,我是一个做企业的人,也是一个做慈善的人。我认为,慈善是一种典型的自愿共享方式。面对21世纪发展,我提出了一个新的慈善概念,就是21世纪慈善。21世纪慈善是引领人类走向共享文明的重要力量。什么叫21世纪慈善?就是以全球化为目标,以东西方文化的融合与超越理念为基础,以合作的方式参与到政治、经济、文化、环保、太空、军事等各个领域,人人都可以参与的新的慈善型态。

1491556016_1006472455.png

作为一个湖南人,他感慨地说,今天,我在湖南长沙谈共享文明。湖南是一块创新发展的热土。我们湖南人“敢为天下先”,也要敢于担当建设共享文明的历史使命,从目前看来,共享文明是全人类的事,21世纪慈善是引领共享文明的最好方式。慈善人有国别,慈善却属于全人类——所以我特别强调国际慈善的价值与意义。为此,我首先倡议慈善人联合起来。如果全世界的富人联合起来,穷人不好过;全世界的穷人联合起来,必然发生革命,会造成生产力的大破坏,富人也不好过。首先全世界慈善人、全世界好人首先联合起来,再让大家都联合起来,这个世界才会更加美好。而且我认为,人类是从共享开始,同样将可能在共享中终结。当然,共享文明有初级、高级之分,共享具有丰富性、差异性与动态平衡性。在这一个漫长发展过程中,我们每个人做好自己,贡献自己的努力,大家都来做一个合格的共享主义者,那么我们也就既是一个共享文明建设者,也是一个共享文明的受益者、享受者了。

最后他意味深长地说,我坚信,共享文明是21世纪人类共同开创的文明新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