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发展的伦理意蕴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在经济、政治和文化建设方面均取得了丰硕成果,但也遭遇了发展机会欠均等、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公共权力监督不力等现实问题,这说明当今中国不缺少社会发展成果,尤其是不缺少物质财富,缺少的是社会发展成果的共享性。因此,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将“共享发展”作为五大发展理念之一提了出来,这说明新一届党中央领导集体对发展问题的理论认识达到了新水平、新高度和新境界,同时也契合了我国社会各界对共享发展的热切期盼和紧迫需要。对此,我们需要从伦理学的角度来加以认识、理解和解读。

一、共享发展的伦理基础是共享伦理

“共享发展”是党中央倡导的五大发展理念中的最高理念,因为它反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中国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明确指出:“共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必须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作出更有效的制度安排,使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增强发展动力,增进人民团结,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这意味着“共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重要标志、本质特征和根本目标,而缺乏社会发展成果的共享性则必然会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失去存在的合理性基础。

以“共享”来界定“发展”的本质内涵,这不仅意味着“共享发展”是一个具有深厚伦理意蕴的理念,而且意味着它的伦理基础是共享伦理。共享发展理念是依靠“共享伦理”这一伦理价值体系得到建构的。以共享伦理促进发展,以共享伦理统领发展,以共享伦理规定发展的合理性边界,是共享发展理念具有深厚伦理意蕴的根本原因。

共享伦理是以“共享”为核心价值取向的伦理思想、伦理精神、伦理原则和伦理行为统一而成的一个伦理价值体系。它将“共享”视为一种美德,反对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在一个国家或社会被少数人支配或占有的状况,要求最大程度地实现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的共享性。所谓共享,就是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能够为国民或公民共同享有,就是让所有国民或公民能够有强烈的获得感,就是让所有国民或公民能够从国家或社会发展中受益。

“发展”被世界各民族视为第一要务,足见其重要性;然而,如果发展不能带来发展成果被人们共享的结果,则所取得的发展只能是没有道德价值的增长。具体地说,它只能造就类似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之类的不公正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绝大多数人充当着促进社会发展和创造人类社会历史的主体,但他们并不能充分享有社会发展成果;相反,虽然奴隶主、封建贵族、资本家等是在社会人口中占据少数的统治者,但是他们凭借手中的统治权不合理地享受着社会发展的绝大多数成果。共享伦理从道德上拒斥严重缺乏共享性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要求人类社会在追求发展的过程中最大限度地维护发展成果的共享性。

当今世界是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并存和竞争的世界。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相比较的优势最终需要通过它的优越性来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是什么?虽然资本主义制度比奴隶制度和封建制度优越,但是它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少数人压迫和剥削多数人的不公正制度,缺乏社会发展成果的共享性仍然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质特征;因此,要体现与资本主义制度相比较的优势,社会主义制度应该具有更高程度的共享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德合理性基础主要是依靠它的共享性来夯实的。

“共享”是“发展”应该实现的伦理价值目标,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向前推进的伦理价值目标,但它这一伦理价值目标的实现必须以我国社会各界乐于共享的伦理思想、伦理精神和伦理行为作为基础和前提。如果没有这一基础和前提,所谓的发展就只能是缺乏伦理性的发展。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我国的既定选择,这要求我国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应该致力于不断提高社会发展成果的共享性。走共享发展之路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伦理要求,也是我国社会各界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过程中应该践行的崇高伦理思想、伦理精神和伦理行为。

二、共享发展的实质是分配正义

共享伦理是共享发展的伦理基础,而共享伦理的核心价值观念是“共享”。“共享”的基本涵义是强调每一个国民或公民都具有共同享有社会发展成果的平等权利;或者说,它意指每一个国民或公民都应该从社会发展的成果中享有强烈的获得感。需要指出的是,“共享”并不是国民以平均主义的方式分享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的事态,更不是国民以利己主义的方式分享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的事态,而是必须充分体现分配正义的事态。

什么是分配正义?它可以指人类对物质财富、政治权利、发展机会等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进行分配所彰显的公正合理性,也可以指人类以追求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分配的公正合理性为价值目标而形成的道德价值观念。人们通常用公正、公平、公道等概念来表达他们的分配正义诉求。

分配正义是人类孜孜以求的社会价值。人类社会生活实质上是以国民占有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为主要内容的。人类以国民或公民身份参与社会生活,这不仅意味着他们的身份和本性都会被打上“社会性”烙印,而且意味着他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也具有社会性特征。在受国家这一治理体制支配的社会状态中,人类参与社会生活所需要的绝大多数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必须通过“社会分配”的方式来获得。“社会分配”依据两个原则来进行:一是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二是社会对个人的保护。前者要求每一个参与社会生活的国民或公民都必须具有乐于为社会进步贡献力量的奉献精神;后者要求社会必须借助于政府、企业、社会组织等集体形式为每一个参与社会生活的国民或公民提供社会性保护。这两个方面都是国民或公民展开社会生活必不可少的重要条件和依据,但它们都是基于“得所当得”的分配正义原则得到确立的。在人类社会中,要求平等地享有与个人的社会贡献相匹配的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量是每一个国民或公民的基本权利,而从社会的角度看,社会集体在给予国民或公民的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待遇时,除了必须首先考虑每个人的社会贡献之外,还必须考虑如何善待那些对社会发展没有能力做贡献或只能做出很有限贡献的社会弱势群体(如残疾人)的问题;确保社会发展有利于所有人,或确保每一个国民或公民都能够拥有基本的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生活资源,是所有社会都不可推卸的集体性责任。一个能够保证这两个方面的要求达到有机结合的社会就是分配正义得到充分实现的社会。

人类对分配正义的追求就是对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的共享性的追求。分配正义在人类社会的缺失状态就是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在国民或公民中间缺乏共享性的状态。

共享发展的实质是分配正义。分配正义的要义是强调人类社会在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在国民或公民中间的分配应该最大限度地体现公正意义上的共享性。作为一种至关重要的道德价值观念,分配正义反对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在国民或公民中间缺乏共享性的事态,即反对少数人占有大量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而多数人占有少量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的不合理事态。在分配正义的框架内,缺乏共享性的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分配模式是不公正的,因而也是不合理的。因此,当今中国倡导共享发展就是倡导分配正义,就是要维护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分配的公正性。分配正义这一道德价值观念中的公正性诉求与共享发展理念中的共享性诉求具有高度的内在一致性和可贯通性,因此,它能够表征共享发展理念的内在本质。

三、共享发展应该体现国际伦理维度

每一个国家或社会的发展都兼有国内意义和国际意义。如果说当今中国坚持的共享发展理念具有深厚伦理意蕴,那么它必定同时具有国内伦理维度和国际伦理维度。

坚持共享发展理念是当代中华民族在建构发展理念和道德价值观念方面取得的一个重大进步。对此,我们需要同时从国内伦理和国际伦理的角度来加以认识、理解和解读,因为它不仅涉及如何在我国国内提高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共享性的伦理问题,而且涉及如何增进我国的社会发展成果或社会资源在国际社会的共享性的伦理问题。

当今世界是一个多极化世界。虽然美国在前苏联解体后成为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但是它事实上无法创造一超独大的世界局面。欧盟的存在、中国的迅速崛起和俄罗斯的逐渐复兴使美国试图创造一超独大国际格局的战略目的无法实现,加上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存在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美国的战略图谋,当今世界已经形成多极化发展的明显态势。

以多极化方式存在的当今世界缺乏统一的价值观念体系。出于片面维护本民族利益的狭隘考虑,有些国家对外坚持民族利己主义价值观的现象时有发生,少数国家甚至为了本民族的一己私利而不惜以牺牲国际正义为代价。在这种时代背景下,中国该何去何从?应该无所作为,还是应该有所作为?我们认为,中国历来是一个勇于担当国际责任的大国。当今世界是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并存和争鸣的格局,因此,社会主义中国担当国际责任的困难非常大,但这绝不意味着中国可以不参与国际治理,更不意味着中国可以放弃引领世界发展的道德责任。相反,当今中国应该与国际社会存在的民族利己主义现象做斗争,应该积极表达自己对国际治理的道德价值诉求,应该为建立和谐的国际关系做出应有的贡献。

世界是所有国家的世界。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在所难免,但互利共赢的空间也非常广阔。在任何一个社会,一个极端自私自利的人必定在社会生活中寸步难行。在国际舞台上,一个极端自私自利的国家也必定会遭到国际社会的唾弃。正因为如此,有国际伦理智慧的国家治理者在治理国家的时候,不会犯极端推崇民族利己主义的错误。他们会遵循儒家倡导的“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仁爱原则,既注重捍卫本国的发展权利和利益,也能够充分尊重其他国家的发展权利和利益。正是出于对这一伦理原则的深刻认识和服从,当今中国的国家治理者总是坚持走和平发展、同生共荣、互利共赢的共享型民族复兴道路。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实现中国梦,必须坚持和平发展。我们将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始终不渝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不仅致力于中国自身发展,也强调对世界的责任和贡献;不仅造福中国人民,而且造福世界人民。”

当代中华民族坚持共享发展的理念和实践均具有契合国际伦理的特质。在当代中华民族的发展理念中,世界各国的发展权利是平等的,应该受到充分尊重;国际社会发展所取得的积极成果也应该最大限度地体现共享性;国与国之间的贫富差距应该越来越小,而不是越拉越大。当代中华民族也致力于从实践上促进中国社会发展成果在国际社会的共享性。“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推进同有关国家和地区多领域互利共赢的务实合作”就是我国在国际社会推进共享发展实践的重大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