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李建华:《人民的名义》唤醒久违的政治热情

timg.jpg




身患严重“政治狂燥症”的中国人,在市场经济大潮、大浪之下,曾一度冷却,“政治冷漠症”泛生,以至于由对“政治挂帅”的全面否定,再到把政治当成“左”代词。直到党的“十八大”,由从严治国、反腐倡廉的国策所内生的政治逻辑出发,强调党员干部一定要讲政治,并列政治美德之首,党员干部甚至民众对政治又有了新的理解和敬畏。近期随着《人民的名义》电视剧的热播,其收视率创历史新高,甚至连编导都没有想到的是,收视和热捧人群中居然有一大批“80后”、“90后”年轻人,尽管当初用心设计了“郑胜利、张宝宝”这种人物和戏路,就是为了吸引年轻人,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年轻人对这一设计不感兴趣,反而对“开会”戏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如果说,这部剧有什么意义的话,最大的意义莫过于以现实主义的手法真实地反映了当代中国的政治生活,并重新唤起了国人久违的政治热情。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认为,人类虽在生活上用不着互相依赖的时候,就我们各个个人说来以及就社会全体说来,主要的目的就在于谋取优良的生活。这种优良生活的本质就是共同体生活,而天生有乐于社会共同生活的自然性情,在此意义上说,人是一个政治动物,任何人不可能与政治无关,相反,人的最好生活就是政治生活。亚里士多德认为,政治作为公共事务本身具有最高的价值性,因为真正人性的高贵唯有在公共生活中才能得到发挥。“真正的幸福就在政治中,但是要正确理解它”,所以真正有价值的生活是共同体生活,就是政治生活。亚里士多德还认为,政治以下的领域满足则是私欲,无法摆脱必然性的束缚,所以从事经济活动的人是“非人”,比如奴隶,因为他们无法发挥卓越美德。亚里士多德不但为政治及政治生活正名,而且提出只有政治生活才是优良的生活,相反,对经济生活表现出一定程度的蔑视。


 为什么政治生活是最优良的生活、最好的生活和最值得过的生活?主要是因为政治生活的本质是公共性的、民主的、至善的,幸福就是至善。幸福并不能依赖外部的荣誉、健康、财富、运气等,而只能是来自内部的善,这就是德性的现实活动。可以说,一个不关心政治的社会一定是一个高度自私的社会,也是一个道德水平极端低下的社会。官员们天天考虑的是自己的升迁,孩子们考虑的是自己的成绩,中学考虑的是自己的升学率,大学以就业率作为办学的指挥棒,企业家成天只顾自己发财,老师们考虑的是自己的职称、项目、论文、评奖,等等,何曾“心忧天下”?只关心自我的人就是亚里士多德说的“非人”,不关心政治的生活不就是非人的生活吗?我们埋怨道德滑坡,痛恨世风日下,何曾想过要通过恢复政治热情来克服道德冷漠?

 

  我们正处由单一的经济社会转型向社会全面转型的重要关键时刻,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的“五位一体”建设正稳步推进,而政治建设是最最关键的,这里不但有对政治及政治生活的重新认识问题,也有中国传统私人政治向现代公共政治的转换问题。当我们从狭隘的自我圈子走出,走向广场、走进咖啡厅、走进俱乐部等公共空间的时候;当我们谈到中国的民主建设,谈到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时候;当我们思考中国的反腐倡廉的时候,是不是会有一种新的获得与满足?在一个共同体社会中,每个人都是政治性存在;在一个民主化的时代,每个人都是政治的主体。走出自我、走出一己之利吧!让关心公益、关心政治成为好公民的基本美德,成为一种社会新风尚,让良好政治带给你高贵、优雅、大气和智慧。新的政治热情必将带来新的政治生态和政治文化,政治清明的时代一定会到来。

                2017.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