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对话(3)|李建华 谢圣国:有钱也不能过度占有公共资源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理论工作者与道德生活热爱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谢:去年我在网上看到一则真实的消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说的是沈阳有位女性带着狗狗上公交车,给自己和狗狗分别买了车票,然后自己和狗各坐了个座位,旁边的人让她把狗挪开时,她不同意,您怎么评价这位女同志的行为呢?

d.jpg

李:我也注意到了这个消息。说实话,初看这一消息时,真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但仔细琢磨,这绝不是一个可以一笑了之的事情,而是值得我们每个人好好思考。

首先,从公共卫生、公共安全本身来讲,把狗带到公交车上是不应该甚至是被禁止的。无论是传统意义上的“看家狗”,还是现在比较时兴的“宠物狗”,由于其对人攻击和传染病毒的可能性,它对公共卫生、公共安全都会带来较大的威胁,所以世界上有很多国家甚至明文规定,不得携带狗进入公交车与公共场所。这是公共管理和人类自我保护的现实选择,不存在对动物的歧视。所以,你提到的那位女士把狗带到公交车上并且给狗买票站座,肯定是不应该的。

e.jpg

更为重要和更为值得我们思考的是,那位女子的行为涉及到我们道德生活中两个非常重要的要素。一个是人与人之间彼此的尊重,一个是对公共资源的适度占有。一方面,那位女子的表现,是过分看待了自己的权利,没有表现出对他人应有的尊重。她可能认为,座位我是买了票的,给谁坐是我的权利,别人管不着,也不应该受到别人的非议和指责。其实,我们所追求或者应该遵守的道德生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彼此尊重,你不能因为为了你自认为的权利,丝毫不考虑他人的感受,甚至无所顾忌地去影响他人,这是不道德的。另一方面,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讲,无论你自己的资源多么丰富,也不应该对公共资源过分占有,否则的话,也是不道德的行为。在一个公共化的时代,有钱也不能任性,不能放纵自己的欲望,过度占有均量公共资源就是缺德。

谢:您说到的对公共资源过分占有的问题,我觉得应该特别引起我们每个人的重视。因为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尽管人们拥有的财富越来越多,但人与人之间财富的差距也越来越大,这种财富的差异,势必也给公共资源占有的不平衡提供了条件和可能。于是,我们会发现,无论是在教育资源上、医疗资源上,还是其他公共资源上,不同人的占有情况和使用情况呈现出了很大的差异性,而事实上,公共资源始终是十分有限和稀缺的。我们不反对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劳动所得享受有差异化地、更好的生活,但另一方面,我们每个人也需要有一种道德约束,约束自己对公共资源的过分占有,约束自己对公共资源使用的过度“任性”,这本身也是道德生活的一部分。

李:你的理解和说法是正确的,但我这里还想特别说明的是,对公共资源过度占有的制约,个人的道德约束、道德自觉是必要的,但更应该站在国家治理的高度,从保障社会的基本公平出发,在制度和机制层面予以规范、约束和保障。当然,这是另外一个重要范畴的事了,有机会我们可以再详细探讨。

b.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