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对话(4)|李建华 谢圣国:如何看待“道德作秀”?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理论工作者与道德生活热爱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作秀3.jpg


谢:如今“讲道德”已经蔚然成风,但我感觉有些人是在“作秀”,也就是在利用道德谋取个人好处,做点小善事,装饰一下自己,获得些眼球,博得些掌声,而实际上是为了摆脱某种困境,或者是为了谋私利,您如何看?

李: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它涉及到行善的主观动机和客观效果。从行善的主观动机而言,我们当然要求是从善良动机出发,也就是要从有利于他人或社会的动机出发,只有动机是善的,行为才是善的。著名思想家康德就认为,如果一人的个人行为不是从善良意志出发,就无道德价值可言,如果是带着坏心眼去行所谓的“善”,本身就是恶。

:这是伦理学前提,我同意。但问题是,有时动机和效果是不统一的,歪打正着,坏心也能办好事,那怎么评价?

李:不排除这种可能,因为行为结果好坏不完全取决于动机好坏。这里对结果的“好”,要做具体分析。从道德的功用来看,确实有社会的功用和个人的功用。从社会层面而言,大家守道德是这个社会保持正常和良好运转的需要。因为社会尤其是现代社会要运转必须靠一些规范去加以约束,在这些规范中,既需要有法律制度等硬性的规范,也需要有道德等柔性的、隐形的规范,两者相得益彰、不可替代。关于这方面大家比较容易理解,我也不多说了。

我这里特别想说的是,从个人层面来讲,守道德、行善也确实可以给人带来好处,关于这点,大家不要有什么忌讳,想得越明白越好。一方面,作为一个社会人,如果你不讲道德,就可能会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为了规避这种谴责,你会选择遵守道德并且逐渐地将这种趋向性选择内化于心,做一个“道德人”;另外,遵守道德可以得到外在的褒奖和内心的满足感,当你在众目睽睽之下扶起摔倒的老人后众人向你投来赞赏的眼光时,你是不是感觉很满足、很幸福呢!这符合中国的“德者,得也”的伦理文化。

谢:可能守道德、行善,实际上也是个体趋利避害的一种使然吧,您这个说法我觉得很新颖,也比较实在。这让我想起了这些年,社会上有些人高调做好事、做善事而被批为“道德作秀“的情况,如有些企业家在做捐赠时,把一捆一捆的钞票在镜头前晃来晃去。我想,如果我们承认讲道德实际上也是一个人趋利避害的一种使然的话,我们对那些高调做好事、做善事的行为就应该有些包容之心,至少不应该一棍子打死吧!

作秀1.jpg

李:我也正想说说这个问题,你讲的所谓的“道德作秀“,在本质上属于道德表现的范畴。任何事物都会有其表现形式,有些是显性多一些,有些是隐形多一些,这既与事物本身的形态和性质有关,也与行为主体的选择有关,行善自然也不例外。具体到某个做好事、做善事的个体而言,他选择高调还是低调,理论上是他的自由,只要他不违反国家法律,不给社会和他人造成负面影响就行,我们对他的这种行为就不能一味的批评和谴责。如果他通过这个高调的行为,既帮助了他人,也满足了自我某种内心的需要,甚至还能在社会上起到良好的倡导和示范作用的话,那就更是值得称道的行为了。我倒是觉得现在有种现象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就是有些人自己不行善,只要别人一做,他就开始评头品足,甚至站在所谓的“道德高点“来批评这、指责那,这是值得我们反思和警醒的。当然,从整体上讲,道德表现还是要讲究一个度的。我们崇尚低调的奢华,也应倡导个人低调行善,但社会要高调扬善。

作秀4.jpg

图片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