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对话(5)|李建华 谢圣国:做好自己就是大德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理论工作者与道德生活热爱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谢:社会生活中有许多人经常埋怨他人:如何如何不尽责,如何如何不关心他(她)。无论我们身处哪个领域、哪个行业,也无论我们是管理者,还是被管理者,有一句话我们几乎每天都在说、都在听、都在想,那就是“尽职尽责”。上级告诫下级要尽职尽责,下级期待上级尽职尽责;甲方希望乙方尽职尽责,乙方希望甲方尽职尽责…… 所以我就想,责任与道德究竟是什么关系?

李:你提的问题实际上是角色道德问题。我们每个人其实是一个“角色丛”,在单位是“领导”,在家又是“丈夫”;在父亲面前是“儿子“,在儿子面前又是”爸爸“,等等,这些身份或角色就赋予了我们众多的责任。孔子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实际上就是讲君要像个君、臣要像个臣,父亲要像个父亲,儿子要像儿子,就是要各自履行好自己的责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社会的人伦秩序就可以建立起来,社会就会和谐。无独有偶,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在他的《理想国》中也认为,统治者要“智慧”,军人要“勇敢”,市民要“节制”,社会各阶层的人各负其责,各司其职,就是“正义”。从角色道德而言,每个人履行好自己的责任,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已经是有德了。

谢:这我就明白了,尽自己的职责、尽自己的义务,就是最大的道德,反之,就是最大的不道德,就是缺德。

李:可以这样理解吧试想想,为人子女,如果连赡养父母的职责都尽不到,你能说他是一个讲道德的人?为人师长,如果连替学生答疑解惑都做不到,你能说他是个讲道德的人?身为医者,如果做不到救死扶伤,你能说他是个讲道德的人?为官一任,如果不能为百姓分忧解困,你能说他是个有道德的人?如果当老师的都守住了师德,当医生的都守住了医德,当官的都守住了官德,每个岗位上的人都守住了职业道德,整个社会的道德环境、道德风尚就会大大改善。

谢:确实,我们每个人在各自的岗位上的态度、行为和效果,都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他人,我们在岗位上的一次漫不经心、疏忽大意,可能就会给别人带来巨大的不便、困扰甚至痛苦。我们都生活在一个相互联系、相互依托、相互促进的社会中,你影响着我,我影响着你,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你今天对他人的态度,很可能就是明天他人对你的态度。你今天不尽责任、不守义务给别人带来了困境,明天你也可能因为别人的不尽责任、不守义务遭遇困境。你的尽职尽责不仅是对他人的负责、对社会的负责,也是对自我的负责、对未来的负责。积善行德,好人好报,在各自的尽职尽责中实现社会稳定与和谐。

李:“你今天对他人的态度,很可能就是明天他人对你的态度”,你这句话我还是比较认可的,这也是我们曾经交流过的要传递道德正能量的原因所在。我这里还特别想说一下的是,尽职尽责是一个相互的过程,起点是做好自己,就是我们曾经提出过的“从我做起”,不要过多埋怨他人、埋怨环境、埋怨社会,而是要经常反思自己做得如何?自己尽到责任没有?“求人不如求己”,这是生活的道理,也是道德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