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对话(10)|李建华 谢圣国:不可标签化所谓的“凤凰男”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理论工作者与道德生活热爱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凤凰男”2.jpg

 

谢:“凤凰男”是这些年大家说得比较多的一个词语,而最近热播的《人民的名义》中祈同伟的人物形象又再一次引起了大家对“凤凰男”的热议,您怎样看?


李:所谓“凤凰男”一般指的是那些出身农村,几经辛苦考上大学,毕业后留在城市工作并且都小有成就,对农村家庭无限牵挂并随时付出的男子。他们往往对千辛万苦负担自己求学的父母(有的还包括兄弟姐妹,甚至整个家族)存在着沉重的负疚感,也因此衍生出强烈的责任感,认为改善他们的生活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这是一个通过高考改变自己命运在城市生活的特殊群体。

谢:是的,“凤凰男”的主要特征是:一是出身农村,二是在城市小有成就,三是对农村家庭、家族有强烈的责任感。

“凤凰男”3.jpg

李:你概括得非常好,问题在于,对“凤凰男”社会上评价不一。其实,“凤凰男”这个群体特征反映了在当代中国社会转型中,城乡之间、不同阶层之间人员流动和结合中的文化融合与冲突,是很值得我们思考的。对于这个特殊群体我们一定要辩证地、包容地去看待和对待。首先,我们要充分肯定“凤凰男”,因为他们毕竟是“凤凰”,不是“麻雀”,他们的身上充分体现了吃苦耐劳、积极向上、勇担责任的可贵品质,比起那么些不劳而获、坐享其成的“官二代”、“富二代”要强。所以,我们应该对“凤凰男”多一些理解,不应该“标签化”,更不应该对这个群体进行“标签化”的调侃甚至非议。由于每个人出生的背景和成长的经历不同,任何不同群体的人都有其不同的特点,既有其优秀的一面,也有其不足的一面,我们既要认识到“凤凰男”这个群体由于强烈的负疚心理和回报心理给新的家庭可能带来的压力与不适,也要肯定和鼓励他们自强不息,为社会承担更多责任,为家人、家族、家乡尽上更多义务的优良品质与精神。

谢:谢谢您对这些从农村成长起来的所谓的“凤凰男”的理解和包容,我相信他们听了您这番话后,心里应该会释然很多。当然,作为一个历尽艰辛从农村来到城市生活的男子,也应该注意和正视自身的不足。

李:确实如此。由于“凤凰男”身负太多的责任,往往有比较强烈的成名成家、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一定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的心理,加上勤奋努力,所以,在社会上的成功人士中“凤凰男”占了很大一部分。但是如果这些心理过度强烈,自己的能力与自己的人生预期相差太远,就有可能不走正道,如祈同伟就是如此。同时,农村出来的孩子,容易由自卑走向自负,性格倔强,如果不加正确引导,可能容易在人生的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所以,“凤凰男”后有一个自我人格再塑造的问题,使自身的视野更开阔一些,心胸格局更大一些,努力使自己从狭隘的“小我”走出来。同时,懂得感恩是“凤凰男”的品德优势,但任何感恩也是有条件的,不能有超越能力的一厢情愿,不能有无视法律的非分之想。如果“凤凰男”能很好地发挥自身的长处,又能遵纪守法,变为“男凤凰”一定为期不远,甚至有可能变为“雄鹰”。

“凤凰男”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