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对话(16)|李建华 谢圣国:职业道德是“首要”之德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理论工作者与非专业的伦理学爱好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职业2.jpg

谢:您觉得道德一般可以分为哪几类?在您的认识中,您觉得哪类道德最为重要?

李:关于道德的分类,社会上和学界有不同的观点,比较一致的看法是分为四个类别,包括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个人品德。无论怎么分,目的是促使社会道德规范具体化,从而更具有实效性。至于说这几类道德中哪个最重要,其实是很难比较出的,但如果硬是要我选择一个的话,我愿意选择职业道德。为什么呢?因为职业是一个人谋生的手段,是满足一个人基本生活需求的依托,也是评价一个人社会价值的重要标准,一个人的社会贡献在很大程度上与他的职业密切相关的。不仅如此,我们每个人生活与工作中的方方面面也都是在各自交织的职业网络中实现的。因而,一个人的职业道德水准如何,不仅决定了其个人在社会的被接受、被认可程度,也深度影响着他人的工作与生活质量,所以我认为从整个社会层面来看,职业道德是最重要的。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人在自己的职业岗位上不讲道德,不负责任,胡作非为,那对他人、对社会的负面影响该有多大!

谢:但我还是觉得个人品德重要一些。因为一个人的个人品德将从根本上影响甚至决定他在职业道德、家庭美德和社会公德方面的表现。如果一个人个人品德有问题,他在社会上肯定难以做到遵纪守法,在工作中肯定难以做的爱岗敬业,在家庭中肯定难以做到尊老爱幼。我甚至认为个人品德是一个人全部道德表现的总阀门。

李:你说得没错。其实原来只有前三种道德,即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没有个人品德,因划分标准不一,在逻辑上似乎也讲不通。其实个人品德的提出是有原因的。记得是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党校的一次讲话中,由原来的“三德”,加上了个人品德,变成了“四德”。当时胡锦涛总书记讲个人品德,主要是针对领导干部来讲的,其实是讲党员干部的个人品德。如果“个人品德”是讲干部道德或官德,作为一个突出领域提出来,在逻辑上也就讲得通一些。如果从道德对个人自身思想和行为的影响而言,个人品德确实是最根本最重要的,但从对社会的影响而言,职业道德却是最重要的,我强调的是后者。

谢:喔喔,对对,您这么一说我就醍醐灌顶了,这是道德重要性的两个层面,您这么一说,两者就非常统一了,那就是:个人品德是个人其他道德的前提和基础,职业道德则是个人在社会上价值发挥的根本。

李:可以这么说!因为职业道德是高度社会化的角色道德。每个人都要在社会中扮演不同的角色,甚至出现“角色丛”,即同时兼任多种角色。那么,在众多角色中哪种角色最重要咧?我认为是职业角色。社会评价一个人,或者定义一个人,主要是依据其职业角色的情况,如别人评价我,首先是“教师”这个职业角色怎么样?然后才去评价我做“父亲”怎么样?做“朋友”怎么样?做“儿子”怎么样?如果可以进行价值排序的话,职业角色应当优先于其他角色。我们经常讲的忠于职守,其实就是恪守职业道德,这是“天职”,如老师的天职就是教书育人,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官员的天职就是为人民服务,等等,这是职业角色所赋予的,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推脱的。特别是当职业角色与其他角色发生矛盾时,往往是职业角色优先。如发生战争,当军人发生“忠”“孝”两难全的情况下,会无条件地选择为国尽忠,而不是在家当“孝子”;当来了需急救的病人,医生是不顾一切地救人,绝不会因为妻子生气而留下来安慰妻子,做“好丈夫”。有些人之所以一生一事无成,连本职工作都干不好,就是始终在众多角色中纠结,不知道取舍,不知道先后,不知道轻重。其实,在一般情况下,如果连职业角色都扮演不好的人,其他角色也扮演不好,很难想像,一个上班都吊儿郎当的人,会对家庭负责。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强调职业道德的重要性。

职业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