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秋光:发展支持型社会组织,创新公益慈善运作模式

以下为原文刊发湖南师范大学慈善公益研究中心主任、湖南乐创公益慈善发展中心创始人周秋光教授在湖南公益慈善创新发展研讨会暨湖南乐创公益慈善发展中心揭牌仪式上的主旨演讲稿全文。

1498551310_1130268908.jpg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学者、各位来宾:

上午好!

今天,我们齐聚一堂,共同庆贺湖南第一家支持型社会组织——“湖南乐创公益慈善发展中心”的成立,这是当代湖南慈善事业发展进程中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盛事,标志着湖南慈善公益事业迈向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今天的会议,特别是能请到我的几位老朋友:徐永光先生、卢德之先生、黄浩明先生、徐本亮先生,他们都是当代中囯慈善公益界的领军人物!我在这里谨代表这次活动的主办方——湖南师范大学慈善公益研究中心、湖南乐创公益慈善发展中心,向他们以及各位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同时,也向给予我们大力支持的主管部门、协(赞)助单位、新闻媒体、爱心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谢!

今天,大家来到这里就是一种善举,在座的每一位人都心怀善念。在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研讨会上,嘉宾之多、规模之大、规格之高,是我筹备之初没有想到的,这无疑是一场慈善嘉年华。当今社会,有许许多多爱心人士愿意做慈善,也有许许多多老弱病残需要帮助,还有许许多多的慈善公益组织需要进行人员培训、能力提升、资源调配,可是他们之间缺少很好的平台与桥梁,因此,我们今天成立“湖南乐创公益慈善发展中心”,就是想竭尽所能地为之奉献一份努力。通过这个平台与桥梁,让更多的弱势群体得到帮助,让更多的慈善公益组织发挥作用,这是最有意义、最具价值的,也是我们酝酿筹创的初衷。

“慈善”是慈心与善行的统一,是人们普遍认同的道德和精神的崇高境界,是人类共同创造并拥有的灿烂文明成果。慈善是人类广泛的社会追求,只要人类向善的追求不止,慈善就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广阔的市场需求。施与他人、升华自己;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慈善可以陶冶和提升人的道德情操,净化社会风尚,促进社会和谐。

其实,中国慈善事业源远流长。中国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慈善活动,是世界上最早倡行与发展慈善的国家。传统慈善事业在明清两代曾经发展到了一个鼎盛时期,但在晚清道光年间以后由于封建经济的衰退、西方列强的入侵,便趋于衰落,同时也开启了由传统向近代的转型。我曾多次说过,中国慈善事业从古到今的发展,是一个传承与再造的过程,它在三千年的传承发展中,先后经历了两次转型,从传统到近代是第一次转型,而第二次慈善转型始于建国初期,但由于受一些政治、经济因素的影响,曾长期徘徊、停滞不前,直到改革开放以后才有新的起色,得以重新复兴。及至2008年,由于汶川地震和北京奥运等重大事件,随之出现全民慈善,慈善捐赠总额首次超过千亿元,尤其是个人捐赠首次超过企业,成为中国慈善事业第二次转型的一个关键性节点。此后,慈善领域涌现出一系列新事物,如慈善全民问责、微公益、社会企业、公益创投,等等。这不仅涉及慈善公益组织注册登记制度的改革,也涉及到募捐方式的创新,以及慈善公益管理运行模式的变化。为此,我们也需要适应这一慈善公益发展的趋向,顺势而为,大胆创新,与社会需求相合拍。

在中国慈善事业第一次转型过程中,近代社会涌现出大量各种类型的慈善团体,改变了明清时期善会善堂一统天下的格局,由此也催生了一些全国性、协调性慈善组织,如民国年间的华洋义赈会、世界红卍字会、上海慈善团体联合会等。而在慈善事业第二次转型过程中,当代中国的慈善组织也像雨后春笋般涌现,全国各地有红十字会系统、慈善会系统,还有基金会、民办非营利组织、社区志愿者组织等。其中,有公募性质的,也有非公募性质的。大约从2008年开始,“5·12”汶川大地震后给草根组织带来的新机遇以及非公募基金会的异军突起,不同类型的社会组织开始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纵向专业细分的特征,多种类型的支持型组织成长起来,初步构建了资源共享、能力建设与智力支持全方位的支持网络,上、中、下游的慈善组织发挥各自优势,形成了支持型机构与运作型机构协作互动的公益链。尽管新世纪以来中国慈善公益事业已呈现出新的发展格局,但是,相比大量从事一线服务的社会组织,支持型社会组织数量少,能力弱,这已成为我国社会组织结构上的一块短板。清华大学NGO研究所的一项研究表明,公民社会组织之间的网络、联盟、伞状组织等支持性结构的不足,是我国公民社会一个显著的结构弱项。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如果要在中国寻找支持型社会组织,只能发现少量组织松散的联合会,或变通存在的网络结构,如一些经国务院审批的免登记社会团体自上而下的遍及全国各省、市级的网络结构体系。而典型的支持型机构可能非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简称民促会)莫属。

1498552271_1510327383.jpg

与人人员认真聆听周秋光教授的演讲

当前,我国的支持型社会组织主要有五种:资金支持型、能力支持型、信息支持型、智力支持型、综合管理类支持型。值得关注的是,一些传统服务型社会组织也正朝此方向转型。

资金支持型社会组织,以非公募基金会为典型。截至2016年1月上旬,全国基金会总数达4815家,其中非公募基金会3269家,占67.89%。2015年新增578家基金会,公募基金会仅59家,非公募基金会有519家,占当年新设立基金会总数的89.79%,已成为基金会的主要增长点。非公募基金会与公募基金会相比,除了“聚财”途径不同外,“散财”模式也具有显著差异。因而,资助其他团体实施公益项目,做慈善组织中的资金支持型社会组织,成为非公募基金会的选择。如南都等基金会明确定位为资助型基金会,在整个公益产业链中扮演资金和资源的提供者,资助社会服务和公益项目。

能力支持型机构,最有名的是以NPI为代表的公益孵化器,它从2006年开始在上海浦东运作,到2010年初又发起恩派公益组织发展中心,目前已在上海、北京、成都、深圳成功落地,并负责在当地拓展公益孵化器、公益创投、NPO能力建设等项业务。
信息支持型机构,近年来日益成熟,主要是一些专业慈善信息网站。目前,NPO信息咨询中心、NGO发展交流网、中国草根组织学习网等网站担当起此类支持型机构的重任。

智力支持型机构尚处于萌发期。过去,社会组织智力支持型机构几乎集中在高校和科研机构,而2009年底成立的深圳市现代公益组织研究与评估中心作为深圳首个专门研究社会组织的智力支持性机构,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民间性社会组织研究机构。此外,上海映绿公益事业发展中心也具有智力型支持机构的特征。

综合管理类支持型组织:此类组织是政府对社会组织管理体制的创新,也称之为枢纽型组织,这主要以上海和北京为代表。如上海普陀区各街道建立起的民办非企业单位性质的“社区民间组织服务中心”,静安区建立的“1+5+X”民管民的枢纽式管理服务机制等。

作为一个中西部地区的内陆省份,当代湖南的慈善公益事业起步比较晚,很多地方都不成熟,一方面受制于相对落后的社会经济,一方面则囿于陈旧的慈善观念、慈善意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与技术日新月异,慈善公益事业也要适应时代的变化,创新发展。近代以来,湖南人就素有“敢为人先”的社会责任担当。我们生于斯、长于斯,在中国慈善公益第二次转型发展的浪潮中,也应迎浪而上,随潮而动。为此,我们发起成立湖南乐创公益慈善发展中心,定位于咨询、培训、评估三大块,致力于做湖南乃至中国的“社会创新引擎”,以“助力社会创新,培育公益人才”为己任,旨在为初创期和中小型民间公益组织提供切实的支持。我们在摸索的过程中,还需要大众的监督和大家的助力。“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们若能一直坚持利他的目标,最终定会赢得社会的信任与支持。

近十多年来,湖南的慈善公益事业虽然发展较快,但也存在慈善资源与信息不对称等问题。有些企业家、爱心人士渴望帮助别人,却找不到很好的途径;有些弱势者渴望得到关爱,却找不到帮助自己的人。有些慈善公益组织具备良好的执行力,却苦于资金匮缺;有些则拥有充裕的善款善物,却没有合适的工作人员、项目或缺乏效果评估与反馈。因此,我们创造了“乐创”这样一个平台,让双方面都能各得所需、实现双赢。有句俗话说:“众人拾柴火焰高。”若是把众人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心系弱势群体,然后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其中,这样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定会提升整个湖南慈善公益界的能力与水平。

未来的慈善,是创新的慈善,是阳光的慈善。要注重利用创新的理念和创新的模式承载和运营慈善,在治理体系能力现代化的大背景下,打造慈善品牌,运用市场化运作模式,有创造性地开发出更多本土化和实体化的慈善项目,广辟“善源”,广开“善路”。促进慈善与经济社会发展相结合,将慈善与产业有效结合起来,形成新的社会生产力,推动社会创新发展,加速解决突出民生问题,努力促进社会和谐稳定。此外,公信力是慈善事业的生命线,公开透明是慈善事业取信于民、服务社会的根本。必须建立起一套完整的、严密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做到依法行善,用严格的管理、规范的运作来取信于民。建立和完善行业自律机制,学会自我管理,实现慈善信息实时发布和动态跟踪,让慈善行为规范有序。

毋庸置疑,发展支持型社会组织,创新慈善公益运营模式对于未来中国慈善事业的长远发展极具重大意义。

首先,它将有助于形成相对完整的公益链条,促进公益资源优化配置。各种类型支持型社会组织与众多从事一线服务的社会组织共同构成了第三部门纵向分工体系,在这个公益链条的上游是各类支持型社会组织,中下游是诸多具体从事服务的机构。过去,大多数上游组织,如公募基金会往往集筹集善款、运作项目、项目评估等功能于一身,自筹自用,这一方面源于基金会的心态,觉得只有自己的项目官员设计运作自己的公益项目才安心;另一方面源于草根组织自身能力有限,发育缓慢,无法完全承担起从项目申请到实施的全过程。这种状况恶性循环,造成草根组织一直处于缺钱、缺人、缺项目的困境,难以长大。资金支持型社会组织的出现,将有助于缓解草根组织资金短缺的情形,实现草根组织的本土化;能力建设和智力支持类组织的出现,可以缓解草根组织人才、理念等方面的困境,有助于实现草根组织的专业化。这样,在支持型机构与一线服务机构之间优势互补,良性互动,逐步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公益链条,探索用社会资源培育社会力量的新机制。

其次,它将有助于增强公民社会的整体实力,实现公益资源的放大化。一方面,各类支持型社会组织可成为其他社团的利益代表,增强各社团对外谈判的力量,类似于行业协会的作用。另一方面,支持型社会组织还可以发挥种子基金的作用。支持型组织为草根组织提供资源、能力和智力的支持,就是培育公民社会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无论是有形的物质财富还是无形的精神财富都将成百上千倍的扩大,其总和将成为一笔巨大的社会财富,构成公民社会的组织基础和精神灵魂。总之,各类支持型社会组织将形成NGO的网络平台,组织之间的交流、合作、联盟、支持,彰显了公民社会中自助与互助的精髓,这对创新慈善公益组织的管理模式以及促进整个慈善公益事业的良性发展也是十分有益的。

“上善若水”,“善”给人以快乐、给人以希望、给人以信心、给人以力量。慈善事业是高尚的事业、为民造福的事业。时代呼唤着千千万万个慈善公益组织的涌现,民众期盼着慈善事业兴旺蓬勃、健康有序的发展。我们要以成立湖南乐创公益慈善发展中心为契机,人人倾注一片真情、人人奉献一份爱心、人人伸出一双援手,共同发展壮大湖南的公益慈善事业,为建设和谐、美丽的湖南作出更大的贡献!

最后,祝大家身体健康、心想事成!谢谢!

1498552308_1465931567.jpg

周秋光教授(左二)在活动中为“乐创”专家团专家们颁发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