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李建华:着力培养城市生态公民

 

                             

 

在中国的城镇化和城市建设进程中,城市成了“带病的巨人”,开展城市生态修复、城市修补就是要给这个巨人“治病”。最近,住房城乡建设部出台了《关于加强生态修复城市修补工作的指导意见》,旨在尽快治好“城市病”。但是,在治病过程中,我们也有可能“病急乱投医”,没有正确的方法和途径,不但治不好,反而会加重“病情”,着力培养城市生态公民不失为一个“治本”的良方。

 

中国的生态文明建设主要是由国家和政府推动的,但事实上,日常生活主体才是生态文明日常生活化当之无愧的、真正意义上的实施主体。生态文明日常生活化的实施效果如何以及最终能否实现,不仅取决于国家战略、政府政策的制定、实施是否贴近民生、反应民意,而且取决于每个公民是否具备了基本的生态素养。因此,就实施主体而言,实现生态文明的日常生活化亟需培育具有实践理性的生态公民。所谓具有实践理性的生态公民是指:具有生态人格且自觉致力于生态文明建设实践的现代公民,在城市“双修”中,主要是指城市管理者和城市居民。

 

具有实践理性的城市生态公民起码包含三个方面的要求:其一,已经养成了生态人格(具有生态意识、生态责任等);其二,具有环境人权意识、生态主义意识且取得现代公民资格;其三,具有实践理性,亦即能够把已经养成的生态人格,所具有的环境人权意识、生态主义意识自觉地运用到具体的生态文明建设实践之中。具有实践理性的城市生态公民的培育须从两个方面努力:一方面,国家、政府要施行渗入式、制度化的教育。具有实践理性的城市生态公民的养成需要国家和政府从全局着眼,以制度化的方式把“生态环境——道德伦理——公民权利”教育渗透到国民教育的方方面面,并落实到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中,从娃娃抓起,从幼儿园开始,从日常生活中的点滴实践做起。对此,国家、政府以及社会要为城市生态公民的培育创造环境:加大人财物等方面的投入;鼓励成立相关教育培训机构并予以政策支持;进行全方位、多样化的宣传;将城市生态公民的培育作为各级政府的基本职责并纳入到绩效考评体系中。总之,我们应打开思路、放开手脚,运用一切行之有效的制度措施和政策手段来培育具有实践理性的城市生态公民,将“生态环境——道德伦理——公民权利”教育固化为国民教育的基本内容,把城市生态公民的培育确立为国民教育的基本目标,并将其作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抓手。另一方面,公民个体要加强“生态环境——道德伦理——公民权利”的自我教育。国家、政府所施行的渗入式、制度化教育最终要依靠公民个体的自我教育来落实。

 

因此,公民个体在“生态环境——道德伦理——公民权利”方面的自我教育是培育城市生态公民的关键。公民个体在日常生活中不仅要树立生态环境的自我教育意识,积极主动地加强理论知识学习,而且要通过具体的日常生活实践提高生态修养,塑造生态人格,树立环境人权意识、生态主义意识,培育实践理性,并自觉地付诸到生态文明建设实践之中。概言之,一个人之所以能被称为有实践理性的城市生态公民,不仅仅是因为他通过接受“生态环境——道德伦理——公民权利”教育或自我教育,具备了生态人格、公民意识等基本素养,更是因为他能把上述已有的“储备”通过理性的方式运用到具体的城市生活日常行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