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对话(25)|李建华 谢圣国:生育权应在尊重和责任中平衡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理论工作者与道德生活热爱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二胎1.jpg

 

谢:“丁克”是来自英文Double Income No Kids四个单词首字母D、I、N、K的组合--DINK的谐音,指那些具有生育能力的人而选择不生育。对于两口子来讲,如果是双方都选择不生育那还好办,怕就怕一方想生,另一方不肯生,那就比较麻烦了,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也出现过因为此类分歧而导致离婚的家庭。所以我这里特别想问下,您觉得那些有生育能力而不愿意生育的人,特别是那些对方要生而自己坚持不生的人,是不是不道德?

李:肯定不能简单地说不道德,而且我也反对什么都用道不道德去衡量,但这里面确实涉及到伦理道德的问题,值得大家去思考。生育权应当包括生育的权利和不生育的权利,生不生小孩确实是我们每个人自己的权利,而且这种权利理应得到尊重和维护,但从伦理道德的角度来看,在尊重个人这种权利的同时,也要考虑到相关人员的需求和整个社会与人类的发展,就就是责任问题。具体来说,如果你已经结婚,那么在你具备生育基本条件的情况下,你选择生育还是不生育就不能只凭个人的意愿了,还要考虑到对方的意愿,这也是婚姻家庭责任的一部分,当然,如果你选择不结婚或者结婚前已经与对方达成了共识,那就另当别论了。此外,从整个人类社会来看,也是需要我们通过生育一代一代得以繁衍和发展的,如果我们都不生育,那人类社会岂不是没法延续了吗,所以从这个角度看,繁衍后代也是承担社会责任、履行社会义务的一部分。其实 ,不仅仅是生育,作为一个社会人,我们的任何选择和行为都既要考虑到个体权利的尊重和维护,也要考虑他人和社会的需要,而且要在这中间找到平衡点。

二胎3.jpg

谢:说到这里,我就想起了我一位朋友曾经说过的一句玩笑话,她说,我已经和我老公商量好了,我们不准备要小孩,但如果因为人类的繁衍出现了问题需要我生时,我将义不容辞,生几个我也愿意。

李:尽管是玩笑话,但你这位朋友的说法确实很好地诠释了关于“生还是不生”这个问题的道德意义。双方商定自愿不生,这是对对方的尊重,也是对不生育权的尊重,这往往是个人的私权利。但在现代社会中,是否意味着私权一定要优于或高于公责呢?我看未必,所以你这位朋友讲当人类繁衍出现问题时,可以牺牲私权利。在现代社会中,公民对公共责任的担当往往是高于或等于私权利的,这彰显出现代人的公共化品质和道德风范。在此意义上讲,如果积极生育是对社会公共责任的担当,那么,不生育则是对个人私权利的过度维护了,虽然不能用“自私”来评价,但起码也不能说是“高尚”。

谢:其实,随着这两年“全面二胎”政策的放开,在生育这个问题上,现在一些家庭的主要矛盾已经不是生还是不生的问题了,而是要不要生二胎的问题了。在这方面,现在的矛盾还是比较突出的,很多家庭都是一方愿意生,另一方不愿意生,尤其是在很多70后、80后的家庭中这个问题更为突出。

李:说实话,关于要不要生二胎的矛盾和问题,已经很难从伦理道德的角度来考量和分析了。因为在要不要生育二胎的问题上,更为优先考虑的可能是身体条件和抚养条件,毕竟现在很多纠结于要不要生育二胎的家庭都是年龄相对较大的家庭,而且现在抚养一个小孩的成本和压力确实比较大。如果身体上的条件得不到保证,或者抚养、教育小孩的压力得不到缓解和释放,要让一个家庭或家庭再生一胎,确实有些勉为其难。其实,放开“二胎”,甚至将来全面放开,都是对生育权的尊重,而不是强制。

二胎4.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