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慈善档案》序

长沙市档案局和先枢兄约我为《湖南慈善档案》写篇序言,并提交了相关电子文本。看到湖南又有慈善档案方面的专书问世,我感到特别的高兴。

纵览全书,有两个方面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一是慈善图片资料内容丰富。全书的图片分为档案影印扫描件和慈善老照片两大类。计影印扫描件253幅、慈善老照片304幅。每幅或每组图片配以相应的文字,钩元提要,考订辩误,分析论证,图文并茂,且对重要的档案原件进行了校点,充分显示了编著者的功力。二是慈善文字资料相对完整。全书的文字资料分为八个部分:清代善堂档案、清代积储档案、清代义行档案、民国民间慈善档案、民国公办慈善档案、教会慈善档案、抗日慈善档案、新中国初期慈善档案。全书纲举目张,条理清晰,简洁明了,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浏览一过,发现不仅给人以清爽舒适、赏心悦目的感受;而且还兼具集档案之厚重和查阅之便捷之双重功效!

2010年,我与张少利等人合著的《湖南慈善史》出版,这是中国第一部地方慈善通史,其上起远古,下迄民国,对湖南慈善事业的千年历程逐一探讨,将有史以来湖南的慈善事业分门别类地上下贯通,尽可能覆盖湖南全省七十五县,包括城市和乡村,旨在为湖南慈善事业的发展提供历史的经验和启示,以期对于完善湖南社会保障机制和地区文明建设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但此书的成书殊为不易,而慈善资料的欠缺尤为令人扼腕。我在该书的前言中曾就湖南慈善史资料的情况作了特别的说明:湖南慈善史是一项宏大的工程,有诸多的问题,绝非我们短时间内所能驾驭、所能穷尽。第一就是资料的欠缺。由于年代久远、地处“蛮荒”等原因,有文字可考的有关湖南慈善方面的资料,最早的记录是在汉代,且多为灾荒救济;有传统慈善机构记载的则是在宋代,仓储建设也是起于宋代;近代以来则因天灾人祸,有诸多资料遗失已无可寻,特别是北京政府时期;官方资料保存稍好一些,民间则因民力困顿,很少留下记录,有族谱的则会有一些记载。总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资料的不足是我们的一大遗憾。和政治史、经济史比较,历史上专门整理研究慈善的相对较少,这为我们的研究留下了很大的困难。现今,先枢兄以其艰辛勤奋的努力,率先在湖南慈善档案资料的发掘和整理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实属难得,可喜可贺!在此我要向先枢兄表示由衷的敬意!也要向主持这本书出版的长沙市档案局和档案馆表示由衷的敬意!

我早在2006年出版《中国慈善简史》的时候,便深感全国各地地方慈善资料收集的难度巨大,如今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囯慈善通史》,这种感觉尤为深切。道理很简单,专门作慈善资料搜集整理的人很少。但是重大的慈善事件往往发生在地方,众多的慈善行为与事迹也往往湮没在各地古往今来的历史尘烟之中。如果没有全国各地众多的热心慈善史志的专业工作者与兴趣爱好者认真搜集与整理,我们的慈善史研究工作势必难以向前推进、走向深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慈善史研究,需要许许多多像先枢兄这样的地方文史专家和慈善研究兴趣爱好者的参与;需要有像《湖南慈善档案》这样的全国各个地方省、市的慈善档案的编辑整理与出版。《湖南慈善档案》很可能是全国第一本专门的省级地方慈善档案文献史料专书,其在全国的地方表率示范作用以及对于当地慈善史志纂修的贡献不言自明。希望能够看到更多的像《湖南慈善档案》这样的全国各省市慈善档案史料专书的出现;希望看到的不仅仅是慈善档案方面,还有其他各个方面的慈善史料专书也能不断涌现。是为序。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慈善通史》首席专家,湖南师范大学慈善公益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南省政府参事)

附《湖南慈善档案》目录

第一部分 清代善堂档案

普济堂

育婴堂

保节堂

同善堂

兼善堂

恤无告堂

保骼堂和漏泽园

第二部分 清代积储档案

常平仓

社仓

义仓

清后期湖南积储统计

第三部分 清代义行档案

《长沙府志》中的“乐善”人物

义渡

义桥

义茶亭

义井

义学

第四部分 民国民间慈善档案

民国旧式善堂

义务救火队与火灾赈济

平民教育

红十字会

红卐字会

湖南贫女院

私立救济院

其他民间慈善机构

第五部分 民国公办慈善档案

灾荒与赈灾

育婴所

湖南孤儿院

湖南省救济院

湖南善救分署

第一平民住宅和善救新村

第六部分 教会慈善档案

天主教会慈善活动

基督教内地会慈善活动

基督教信义会慈善活动

基督教圣公会慈善活动

基督教长老会慈善活动

基督教循道会慈善活动

基督教青年会慈善活动

雅礼协会慈善活动

佛教慈善活动

第七部分 抗日慈善档案

募捐劳军及救济难民

长沙大火善后

湖南战时儿童保育院

抗日战争时的长沙青年会

战时湘西鼠疫的防治

第八部分 新中国初期慈善档案

收容安置工作

社会救济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