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对话(29)|李建华 谢圣国:道德评价可以量化无法精确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理论工作者与非专业的伦理学爱好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道德评价1.jpg

:一个游泳运动员,在炎热的夏天,救了一个落水儿童。相比之下,一个孕妇,在寒冷的冬天,自己不会游泳,奋不顾身救了一个落水儿童,牺牲了自己和肚子里宝宝的生命。这两种行为难道道德价值是一样的吗?

李:显然不是。如果要发奖金的话,后者肯定要多得多。这当然不是金钱的问题,而是涉及到道德评价的量化问题。不可否认,我们的道德评价基本还是停留在定性分析阶段。如前面两种行为都是道德的行为,是善的行为,是具有道德正能量的行为,需要社会大张旗鼓地宣传的行为,但是善到什么程度,有没有量化的指标和标准,这个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也难以解决。所以,伦理学引进定量分析方法,是当务之急。

谢:其实,法学对犯罪行为的量刑过程中,有量的因素考虑,如犯罪情节、犯罪动机、犯罪结果、社会影响、自首情况等因素来量刑定罪,这其实是一种对恶的量化考量,伦理学是否可经借鉴一下。

李:当然可以。法律考虑量的因素可以使破案和量刑更加准确,但它是有专门的专业人员和技术配备的,相反伦理学没有,基本上是依据大家公认的或约定俗成的道德标准对某一行为进行简单的善恶判定,至于具体细节,没有考虑,这确实是伦理学的不足。我初步觉得,一个人的行为价值量跟行为的强度、确定性、、远近性、纯洁性、机会的再生性等因素相关。行为强度是实施过程的努力程度和意志力程度,如果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完成,行为强度不大,其价值量会少。行为确定性是指行为是习惯性的还是偶然性的,如果是偶然发生事件,如人品差的人偶然助人为乐,或者我们心公认的好人干了坏事,也就是人品与行为发生了分离,价值量都会打折扣。远近性是考虑的行为的影响力问题,好事情影响力大价值量可能大点,反之,如果是坏事,影响力大,价值量反而小。纯洁性考虑的是行为动机问题,好心办好事,当然价值量大,但如果坏心办了好事,或者好人办了坏事,价值量都要打折扣。机会的再生性问题考虑的是行为发生的情境性问题,比如黄继光、董成瑞等英雄人物的行为发生条件就具有不可再生性或可复制性,反而凸现了其价值。

谢:谢谢您作了这么多的思考。人的行为变量与价值量之间有这么多关联,可不可以做一个模型,或建立一种函数关系?

李:我真希望有人能在这方面做些研究,哪怕是不完全精确也行,只有能在在定量分析上有所突破,但这个问题是异常复杂,因为有的因素是正相关,有的因素是负相关,很难把握。如,我们把行为价值量跟行为主体、环境、传播等相关因素结合起来,但之间关系十分复杂。行为主体因素包涵动机与能力,光就行为能力而言,能力强,行为就容易完成,使行为反而显得太平常、太简单,价值量反而会小,那么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要求人们提高道德能力呢?还比喻说,行为环境越恶劣,其价值量越大,环境越好,行为越容易完成,其价值量反而会小。这样,我们在道德建设上要努力去做事情,可能反而会导致行为价值量的减弱。还有,人的行为动机怎么去判定其好坏,也是非常难的事情。过去,我们可以根据“日记”、“思想汇报”等去发现,如果一个人是为了抬高自己,故意把自己的思想觉悟拔高怎么办,过去的日记造假是比较普遍的,现在也没有什么技术手段可以测试人心的好坏。所以,道德评价需要量化,但无法达到精确化程度,也许模糊性思维反而可以把复杂问题简单化。

道德评价2.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