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对话(30)|李建华 谢圣国:易怒也是一种坏的品格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理论工作者与非专业的伦理学爱好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怒2.jpg

 

   谢:我发现我们长沙人脾气不太好,容易冲动,特别是喜欢吵架,严重影响了城市形象。这是不是由于吃辣椒造成了这种易怒、爆燥的性格,易怒跟道德有关吗?

李:当然有关。轻则是道德修养太差,重则是人品太次。在人的情绪中,易怒就是一种与人的共同道德感情相违背的恶。正如日本哲学家三木清指出的那样:“怒火最能搅乱正确的判断”。人在怒气冲天时最易丧失理智,那么心灵的一切自然会陷入昏乱之中。作家卜伽丘曾对易怒的情形及其危害性作过描述:“愤怒就是在我们感觉到不如意的时候,还来得及想一想就突然爆发的情绪。它排斥理性,蒙蔽了我们理性的慧眼,叫我们的灵魂在昏天黑地中喷射着猛烈的火焰。亚里士多德在《修辞学》中认为,易怒“可定义为一种冲动.它伴随着痛苦的感觉,它使人们对毫无理由明显怠慢与自己或自己的朋友有关的事物的那些人,施予一种显而易见的报复。”易怒正是毫无理性的表现,并且有明显伤害他人的倾向性。易怒的人总是以冲动开始,而以后悔告终。可以说,易怒是人性中的一种愚蠢。因为易怒容易伤害别人,无法体验友爱的温馨和人情的快慰;同时,伤害别人就等于自我伤害。事实上,当我们向他人发怒时,我们自己也同时受到刺激和伤害。所以《圣经·旧约》曾这样告诫世人:“不轻易发怒的人,胜过勇士;治服自己心灵的人,比夺取一座城市的人还强。”

谢:易怒和愤怒有区别吗?

李:当然愤怒和易怒是有区别的。愤怒是人之常情,特别是对邪恶、不公等消极现象的愤怒,能显示一个人的正义感和坚强不屈的品格。“对应发怒的事物发怒,对应发怒的人发怒,当该发怒时发怒,只要人们这样做,就该受到赞扬”。这是亚里士多德对愤怒的肯定。但愤怒不等于易怒。易怒是一种失去理智的感情冲动。动辄暴跳如雷的人,决非坚强之辈,而恰恰是自己恶劣情欲的奴隶。易怒貌似不畏强暴,但仅仅是外强中干,虚有其表而已。即便是那些正义的愤慨,人性也应予以节制。愤慨一旦听凭一种任性的冲动,那么往往会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这当然是人性所不应有的一种罪恶。

谢:许多人认为,易怒只是性格不好,与品德无关。

李:易怒并非是性格气质问题,作为一种不道德情感,主要是违背了人的共同的道德感情,也就是违背了孟子所说的人性四端:侧隐之心、羞恶之心、是非之心、辞让之心,具有反道德性。恻隐之心,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同情心和怜悯心,是把别人的痛苦当作自己的痛苦的一种通感反应。自我的存在总是以与他人的关联为前提的。在这种关联中,同情心架起了相互理解和沟通的桥梁。没有同情之心,社会就会变得冷酷和麻木。麻木不仁是人性的一种不幸:既失去了对他人的关心,又失去了别人对自己的抚慰,还失去了自己对自己的信任。一个人心灵的痛苦比肉体的痛苦要难以忍受得多,而同情心能抚慰这心灵的隐痛。易怒恰恰是往别人伤口上加盐。同情是人们相互理解的前提。一位抱小孩的妇女,当在公共汽车上无人为她让座时,她会埋怨他人的冷酷。但第二天,当她看见别人抱着小孩站着时,她可能心安理得地坐在那里不动。这就是缺乏人最起码的同情心。有了同情,才可能有美好的人生空间。

羞恶之心,就是人的羞耻感。易怒的人,往往由于失去理性而不知羞耻。羞耻感是个人的自我道德意识的一种表现,表示一个人对自己的行为、动机和不良品质的谴责时的内心体验。良心是羞耻感的主要作用机制,常表现出焦虑、羞愧和内疚等情绪。不知羞耻的人,谈不上“道德”二字。马克思说过,知耻就是一种内向的愤怒,是对自己不道德行为的惭愧和悔恨。而易怒的人不是“内向”愤怒,而是“外向”愤怒,把心中的不满全部发泄到他人身上,以伤害他人为快乐。当今社会中的许多人际矛盾,其起因大多在于不知羞耻。易怒是一种不思前因后果、不顾一切的情绪冲动。似乎发怒之后,心情得以平静,事实上,在冲动状态下的行为表现,会叫你脸面丢尽,遗恨终身。因此,自尊是克制易怒的重要方法。自尊体现了对自我社会化的切近,自我成为了理性自我。

是非之心,实际上就是人的正义感和辨伪心。人生在世,要黑白分明,真就是真,假就是假,一是一,二是二,不趋炎附势,不指鹿为马,这是做人的根本。而易怒往往由于怒气冲天,丧失理智,不管三七二十一,不问青红皂白,而导致是非不分、善恶不分、美丑不分。许多恶行的产生,往往是在发怒的情况下,一旦冷静下来,后悔莫及,才明白谁是谁非。一个明事理、分是非、通人情的人,决不会易怒,也决不轻易伤害人。

谢:我认为,易怒的人主要是没有辞让之心。

李:是的。辞让之心,就是人的宽容大度之情。礼让三分,是中国人为人的美德,“尧舜让位”、“相如让廉颇”等成为千古佳话。“让”就是“厚人自薄”,就是克制自己,容忍他人。因此,“让”和“忍”是一致的,“志忍私,然后能公;行忍性情,然后能修”。尽管“人之情,易发而难制者,以怒为甚”,但人的理智却可以使我们“制怒”。忍就是制怒的方法之一。中国古代哲人提出了“必有容,德乃大。必有忍,事乃济”的准则。《圣经》则认为“忍耐是快乐之门”。自信也是制怒的方法,当人感到被轻视、受欺辱时最容易发怒,所以自信的人是不发怒的。中国有句格言:“忍辱所以负重”。英国则有一句谚语:“自信是不动怒的别名”。忍耐当然不是无原则的让步和妥协,而是要求大同,存小异,学会容忍他人,特别是对自己怀有敌意和偏见的人。这样才显示出人格的高尚。凡事斤斤计较,互不相让,则可能酿成大祸。

 怒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