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对话(31)|李建华 谢圣国:尊重是婚姻最好的保护剂

婚4.jpg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理论工作者与非专业的伦理学爱好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谢:关于婚前财产公证的话题,一直是个比较热门的话题,对绝大多数人来讲,他们总认为主动提出婚前财产公证是一种不信任对方的表现,因而结婚前往往不好意思也不会去作婚前财产公证,甚至避而不谈这个问题。您觉得当对方提出婚前财产公证时,另一方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去对待?

李:不去或者不好意思提出进行婚前财产公证,表面上看是面子问题,根子还是在思想认识上,所以我们首先要在思想上把这个问题想清楚。婚姻关系本质上是一种契约关系,进行婚前财产公证,不仅是现代社会里对待婚姻的科学、理性的做法,也是现代社会法制思维的产物。我们不主张婚前财产对等,但应该鼓励婚前财产的明确。从本质上讲,这是婚姻契约关系的一种体现,也是对可能风险的一种防范。大家应该认识到,不进行婚前财产公证,并不意味着婚后就一定不会出现婚姻问题以及由此产生的财产纠纷问题。反过来讲,进行了婚前财产登记,也不会加重婚姻破裂的可能性,但却能对可能出现的婚姻问题进行必要的防范。这就跟乘飞机买保险差不多,买不买保险丝毫不会改变出现意外的可能性,但买保险却可以对可能的意外起到一定的事后保障作用。不仅如此,进行婚前财产公证,还会让双方更加珍惜和爱护来之不易的婚姻和家庭。所以,我认为婚前进行财产公证,其实是更加有利于婚姻保障的。只要双方思想认识到位了,无论是男方先提出,还是女方先提出,也无论是婚前财产多的一方先提出,还是婚前财产少的一方先提出,另一方都应该理解并坦然接受,这既是对契约精神的尊重、对理性的尊重,也是一种良好的道德表现。

婚3.jpg

谢: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呢:对契约精神越尊重、对理性越尊重,我们的情感、我们的婚姻和家庭就会越稳定、越成熟,我们的道德生活也会更富于魅力!

李:就是这样,而且从现实来看,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特别是独生子女,男女双方婚前拥有财产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数量也越来越大,我们可能越需要通过婚前财产公证这种形式来防范风险。我甚至有种预期,婚前财产公证未来可能会制度化。

婚2.jpg

谢:问题是提出婚前财产公正,会不会伤害感情?

李:我个人认为不会。因为爱情是建立在对对方的尊重基础上的,如果一方或双方提出财产公正,都应该彼此接受,彼此配合。这里倒是有一个问题是,如果双方经济条件差距太大,优势方提出财产公正,对弱势方可能产生强迫感,这就需要进行沟通,如果沟通不好,也就证明俩人的感情基础不是很牢。另外,许多人认为夫妻不应该分彼此,不应该分你我,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这才是最好的夫妻关系。其实不尽然,只有区分了“你的”和“我的”,彼此才知道彼此对对方的付出、对对方的牺牲。如果你我不分,很容易造成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切都是应该,没有了感激,没有了感动,没有了亏欠,没有了回报,久而久之,婚姻会由理所当然变得当然无理,就会破裂。所以夫妻间的界限和距离是必要的,界限产生尊重,距离产生美,给对方自主的权利、给对方私人的空间,给对方一些自由,才是婚姻最好的保护剂,而婚前财产公正有利于这一目标的实现。

婚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