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李建华:父亲与领导岂可同日而语


才1.jpg 

前几天在微信上看到一篇文章:《像对待领导一样对待父亲》(好像是网络微小说)。说是一个儿子,晚上接到父亲的电话,说是第二天送点白菜过来,儿子很不耐烦,说不要送,才两块钱一斤。妻子跑过来批评丈夫,“看看你对待领导那劲头,你什么时候能拿出一半来对待父亲呀”。丈夫听后受触感。第二天,儿子接待父亲就像接待领导一样:双手捧茶,打火点烟,亲自去菜场,亲自做菜,回去时坚决不让座公交,上出租车时还像对待领导一样右手护住车门的上沿。父亲回去后,十分高兴,说是儿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觉得十分幸福,叫老伴打来了感谢电话,儿子反而更加内疚,平日里没有像对待领导一样对待父亲。我读完后,对这个儿子没有半点好感,更没有对他的“觉悟”肃然起敬。相反,感觉怪怪的,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父亲跟领导比?父亲和领导有可比性吗?能同日而语吗?不能!

现代社会是一个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分界很明确的社会,各领域自有其规范及其话语,不能混淆,不能跨越。由于中国社会家国一体的传统悠久,基于血缘关系的宗法政治根深蒂固,私域与公域不分,私人的事当公事办,在公共场合办私事,甚至利用公权力办私事,都是常有的事。更有甚者,就是把私人领域的话语用到公共生活中,尤其是政治生活中,看似有人情味,符合国情,口语化,通俗化,是老百姓容易懂的道理,其实颠倒了公共领域的正常关系,混淆了本应该有的严格规范的视听。如经常把领导比喻成“父母”,叫“父母官”,好的领导是“再生父母”,感谢领导叫“孝敬”,连连声称“没有领导,就没有我今天”。光为这种卑微行径恶心不说,就是这些称谓让人感到“生活在古荒”。如果是在家国一体的“私人政治”语境下,用家族称谓转换成政治称谓还情有可原,那么在现代民主社会的“公共政治”语境中,还出现这样的称谓,就有点不该了。

首先,父子关系是血亲关系,是私人关系最亲近、最永恒、最具有不可替代性、不可颠倒性的关系,是至高至尊的,孝敬父亲是最大的人伦,要动用全部的爱、一生的爱。而领导只是你的工作上司,你们也仅仅是工作关系而已,你可以从工作规则、程序、礼仪等方面去对待领导,不可能用对待父亲的感情去对待领导吧。如果一个上下级之间有了父子之情,这个关系显然是不正常了。

其次,父子关系是感恩关系,而上下关系仅仅为服从关系。父母于我,恩重如山,终生为报,永不为满。这是中国人最基本的为人之道,也是处世之则。而上下级关系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是领导与服从的关系。作为下属或领导身边工作人员,做好了本职工作就是最大的称职了,用不着低三下四。即使领导关心关照过你,帮助过你,好好工作,就是最好的回报,就是最好的感恩,也用不着动父子之情吧。

其实,为什么会在工作生活中出现这种情感失序或情感颠倒,究其原因还是传统的主奴文化所致。尽管中国传统文化中有浓厚的重民思想,但基本上是把官民关系看作是主仆关系,即官是主,民本仆。我们无法知道当代中国人中有多少真正认清了官民关系的真正本质,可能不少还是沉浸在“为民作主”、“爱民如子”的渴望之中。在封建专制主义制度下,权力是皇帝的绝对私有物,“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对于“下民”来说,生来就被剥夺了权利,只有无休止地尽义务。现实生活中权力的支配力使“草民”对“当官的”有一种神秘的敬畏之情,千方百计找靠山、钻门路,希望能“出人头地”,这是一种典型的权力崇拜心态。但是当当官无门、仕途无望之时,便又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对社会事物无法干预,对自我权益又无法保护,干脆便以一句“那是当官的事”而不予理睬,结果又患上期求清官做主的权力冷漠症。所以,皇权主义与主权文化是一脉相通的。其实皇权主义只是一种文化心态,一种对皇权崇拜、愚信、盼求的心态。人们觉得生活中不能没有一个皇帝,总希望有一个开明的好皇帝来统治和管理自己。在传统的皇权主义心态之下,人们不但希望由别人来管自己的事,而且盼望有一个“一言九鼎”的人来代表自己,有一个人说了算,人们不会相信、也不希望会有大家说了算的事情。皇权主义的落实手段是等级制。从文化传统来看,等级制有分工契约型和主奴身份型。分工契约型的等级制是在人身依附的身份型社会结构解体、独立个人之间的契约型社会结构产生的条件下才有的,等级依然存在,但已不具有了尊卑贵贱的含义,而只具有社会分工的性质和社会契约的形式。主奴身份型的等级制就是将人分为主和奴,并且这种区分是不可替换的,每个人所处的等级就是他的身份,它是前资本主义时期世界各民族共同具有的。文艺复兴尤其是近代资本主义大工业兴起之后,西方社会已开始由主奴身份型的等级制向分工契约型的等级制过渡。而在中国,由于始终停滞在前资本主义阶段,因而没有也不可能实现由主奴身份型等级制向分工契约型等级制的过渡,主奴身份型等级制一直是我们社会中唯一的等级制,主奴文化成为民族文化中的劣质品。

如今,我们要全面推进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而法治建设的关键是民主政治建设,而民主政治建设在文化上首先就是破除奴性文化、父母官文化。真的,不宜再把血缘人伦称谓移植于现代政治生活中,政治生活中的“叫爹喊娘”、“称兄道弟”、“封子添孙”等现象,可以休也!

 才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