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对话(35)|李建华 谢圣国:真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理论工作者与非专业的伦理学爱好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因5.jpg 

 

谢:人们常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您怎么看?

李:善恶因果报应是人类思想文化尤其是宗教文化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内容,无论是我国的传统文化中,还是西方的思想体系中,都有善恶因果报应的思想和内容。善恶报应反应了人们对从善弃恶、赏善惩恶的一种基本认知和道德追求。从历史上看,这种朴素的道德思想,对于引导人们向善、约束人们的行为,保证社会正常的伦理秩序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我认为,即使在现代社会,这种善恶因果报应的思想对于整个社会道德信仰的建立和社会的正常运行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谢:但是,现在很多人似乎不太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了,一部分人甚至认为越是好人越吃亏,越是善人越吃亏,不是有句话叫“好人命不长,祸害活千年”吗?

李:这种现象确实有些令人担忧。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现象也反应了当今社会道德信仰在某些领域的缺失和“滑坡”。应该说,这种现象和认识的形成,与社会快速转型和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大背景下道德赏罚的失效有关。随着社会的大转型、经济的大发展,经济利益在一定的时间段内成为了社会运行的最大驱动力,一些不讲诚信、不守道德的人和现象不仅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反倒获利无数和“无限风光”,这种道德赏罚失效的现象不仅破坏了社会公正的基本生态,也自然让很多人对善恶因果报应产生了怀疑。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秩序的越来越规范和整个社会治理的越来越成熟,传统意义的善恶报应思想一定会在人们心中得到有效的回归并赋予更加丰富的内涵。我这里还要特别强调一下的是,无论在什么时候,从简单的结果判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始终是社会的主流,那种“好人命不长,祸害活千年”的人和现象毕竟是相对少数。

因3.jpg

谢: 你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

李:是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人类最基本的道德信仰,如果这一点都不信,谁还会守道德?我们经常谈道德信仰,道德信仰最基本的其实不是争做“圣人”,而是守道德“低线”,即没有“害人之心”,如果害人,就会遭报应。当然,面对一些特殊的、具体的状况时,我有时也怀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例如,面对那些大好人、大善人备受病痛折磨时,我们会认为是老天爷不公;面对恶人得势时,期盼老天爷有眼。但整体上我还是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除了您刚才提到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始终是主流、“好人命不长,祸害活千年”是相对少数之外,具体到个人,我还有两点认识:一是善恶因果报应是一个过程,可能不会体现在眼前,而会体现在长远, 你今天行了善不一定马上会有善报,可能会在你今后的人生中体现,反之亦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后面不是还有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吗?佛教讲“前世”、“今世”、“来世”,就是讲的这样一种人生的循环过程;二是善报也好,恶报也好,绝不仅仅体现在外在的方面,也体现在内在的方面,例如说,有些人靠违背良心成为了富翁、成为了“达官贵人”,看起来是获得了成功,但他的内心可能会一直处于一种不安甚至惶恐之中,感受不到真正的幸福,这也是为什么达官显贵们喜欢求神拜佛的原因。相反,善良之人,表面上看,他可能在物质上、地位上吃了亏,但他内心安宁富足,活得自由自在,悠然自得,没有害怕,没有恐慌,也算是获得了大大的善报。

谢:你的这种认识很正确,也很朴实,希望社会上更多的人都像你这么想!

 因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