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对话(37)|李建华 谢圣国:坚持“婚姻以爱情为基础”这个道德标准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理论工作者与道德生活热爱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爱情1.jpg 

    谢:这些年在婚姻家庭生活中出现了许多乱象,特别是离婚率不断攀升,原因可能是多样的,是不是跟我们越来越不相信爱情有关?或者说现代爱情越来越经不起考验?

李:我们不能说离婚率高就是婚姻道德有问题,只能说离婚肯定是感情出了问题。关于婚姻的道德基础,大家都知道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有一段至理名言:“如果说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那么也只有继续保持爱情的婚姻才合乎道德。” 在这里恩格斯明确提出了“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这样一个婚姻道德标准。凡是离开“以爱情为基础”而夹杂以任何其它考虑的婚姻,其本身就是不道德。恩格斯对于婚姻道德的标准是十分明确的。

谢:是的,但是对恩格斯这段话的理解却不尽相同。有人认为,以爱情作为婚姻的道德基础,就为少数人在恋爱、婚姻问题上追求个人私利。利用“感情破裂”作借口而不惜牺牲他人利益以及妨碍他人婚姻幸福的任性行为提供了理论依据。有人认为,这一标准是对的,但是太理想化,在现有的社会条件下是不适宜的,总之就是认为,以爱情作为婚姻的道德基础会导致婚姻的随意性和家庭的不稳定性。

李:对此理解我不想妄加评价,只想从恩格斯的原意上,说明我们对婚姻道德的理解。首先,恩格斯是从解放妇女、反对婚姻的不可离异性的立场出发,提出爱情是婚姻的道德基础的。恩格斯在提出婚姻的道德标准之前,指出了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一夫一妻制,由于受财产关系的制约而带来两大特征:第一、男子的统治,第二、婚姻的不可离异性。男子在婚姻上的统治地位是由于他在经济上占经济地位,婚姻的不可离异性主要是源于妇女在经济上对男子的依赖性。因此,只有实现经济上平等,才可能真正实现婚姻上男女平等,妇女的解放,有赖于在婚姻关系上消除任何经济上的考虑,即消除在婚姻关系上的两大特征以及产生这种特征的私有制根源。因此,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的实现,对妇女来说无疑将抛弃“不可离异”的锁链,在婚姻上取得解放,男女的平等是产生爱情的道德前提建立在男女平等基础上的爱情是婚姻的道德基础,取消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对妇女的解放。也是合乎道德的。其次,恩格斯是从婚姻关系发展的全过程,提出爱情是婚姻的道德基础的。在评阅生产资料公有制建立之后,男女经济上实现了平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成为可能男女双方的感情是否存在,是婚姻道德与否的标准。

谢:那么如何来判别婚姻的感情基础呢?

李:我个人认为应当看全过程。一是婚姻关系的建立必须以真正的爱情作基础。如果确立婚姻关系时出于感情之外的其它考虑,奢谈婚姻的道德就是毫无意义的,正因为如此,恩格斯才明确指出“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二是婚姻关系巩固的纽带也应是爱情而不应是别的什么,婚姻关系确立时要以爱情为基础同时不可以在婚姻关系确定之后可以夹杂其它考虑;三是婚姻关系的破裂与否也要看男女双方是否确己丧失维系双方关系的感情而定,如果感情确实已经消失或者被新的热烈的感情所排挤,那么任何人为的“破镜重圆”的努力都非但是徒劳的,也是不道德的。这三点是一个有机整体,不可独立地、片面地拿某一方面来作为判断整个婚姻是否道德的标准。现实生活中确有一些人动辄打出“感情破裂”的牌子,视婚姻为儿戏,玩弄他人感情,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否认爱情是婚姻唯一的道德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