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李建华: 低欲望社会的可能性道德风险

1505708072(1).jpg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不想买房,不相结婚,不想加班,现在的90后95后到底怎么了?》,文章讲到了“低欲望社会”的问题,担心“胸无大志的时代已经到来”,担心“高级丧”的状态漫延。对此,也想从专业的角度闲聊几句。

因2015 年日本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出版《低欲望社会》一书,“低欲望社会”成为学术界关注的新焦点和新热点,尤其在日本和中国。其实,早在2009 年,日本著名咨询师松田久一出了一本研究日本年轻人消费行为变化的书,叫《厌消费世代的研究》,腰封上的宣传语就在警示世人:“买车难道不是笨蛋做的事吗?”。大前研一认为,日本在经历了通货紧缩、市场不景气的“失落的二十年”之后,许多日本年轻人的心态发生了变化,都不愿意结婚生子、不愿贷款买房买车,不再胸怀大志,不想出人头地当人杰,更是对物质没有强烈的欲望,远离时尚、远离名牌、远离买车、远离喝酒、甚至是远离恋爱……日本年轻人在远离看上去和“消费主义”有关的一切,所以日本进入到了“低欲望社会”。

按照大前研一的描述,低欲望社会的主要特征是:一、人都不愿意背负任何生活风险,得过且过,背负几千万的房贷住新房才是“大傻”;二、人口持续减少、人力不足,人口超高龄化,因为不愿结婚、不愿生育、生育能力低下;三、丧失物欲和成功欲,过懒散的日子,少有人想“出人头地”;四、任何经济政策都无法提升消费者信心,干脆懒得消费。

目前,也有不少中国学者认为,中国也进入到了低欲望社会,并深表忧虑,对此,我不敢断然同意,因为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见到过这方面的实证研究(如果有,迫切希望能学习学习)。至于,日本的今天是不是中国的明天,我也无法预测。我只是想根据大前研一在《低欲望社会》的描述,简单分析一下“低欲望社会”可能导致的道德风险,因为低欲望并不是无欲望,同时,“低欲望”也许是另一种形态的“高欲望”,感觉“低欲望”真的有些可怕。低欲望对经济的打击是致命的,但是否会导致伦理道德秩序的颠覆?也不敢断言,只作可能性描述。

低欲望可能导致无追求

追求是一种目标专一的自觉行为,是经过意志努力、克服困难,使观念变成现实、目的变成归宿的实现过程。个人有个人的追求,社会有社会的追求,可以说人的活动的特质就是追求,由不可能变成可能,由可能变为现实。从人的心理动因而言,欲望是产生追求的原始动因,欲望产生向往,没有欲望就没有行为驱动,高欲望就强驱动,低欲望就弱驱动,基本上没有理想追求。同时,从人的需求层次来看,根据马斯洛的理论,人格的层次和人的价值的实现往往也是与人的需要层次成正比的。如日本的年轻人对于工作的热衷度不高,工作仅仅是维持收入的工具,只在意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不关心社会、不关心政治,从80年代之后出现的“御宅族”,就是喜欢宅在家里玩游戏、上网、看动漫、科幻小说、沉迷自己的兴趣爱好的一代。社会责任、民族使命、卓越事业,都是“天外之物”。

低欲望可能丧失创造力

低欲望并不是无欲望,而是欲望的低下与低频。科学技术的发达与发展,会导致两种后果:一是学科技术的主宰者会在其中得到乐趣与实惠;二是科学技术成果的分享者则在其中变得起来越懒惰与依赖。当代科学技术日新月异,人对技术的依赖越来越严重,人成为技术的奴隶。试想一下,如果一天没有手机或没有网络,人会变得不知所措。而当今时代的社会活力在于创新,科学技术发展也贵在创新,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但是,低欲望的社会是以对现有条件满足并认为可能无限制享用为前提的,没有必要创新,也没有人想去创新,所以,低欲望社会就是无创造社会,其后果无法想象。“懒得去想”、“懒得去做”、“懒得去思考”、“一切自然来”、“懒得恋爱”、“懒得结婚”、“懒得生子”,等等,会造成普遍性“懒惰性社会”的形成。在一个懒惰型社会中,不可能有什么发明创造,更不可能产生思想家和理论家,文明有可能由此不再承续和发展。

低欲望可能导致道德冷漠

无欲则无情,低欲则寡情,这是生活中的常理。道德冷漠是由于道德情感匮乏及道德判断上的无思考而导致的道德行为上的麻木不仁,往往表现为道德意识的无反应、道德要求的无体验,对他人痛苦的无动于衷,与低欲望密切相关。产生低欲望的原因很多,其主要有两点:一是因无望、失望而低欲望;二是容易满足而低欲望,从目前日本所产生的低欲望来看,应该主要是后者,而如果中国也有低欲望现象,则产生的原因可能是前者。当然,一般而言,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80、90后这一代的家庭经济条件相对已经很优越了,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贫穷,这些孩子(在中国,特别是城市的独生子女)基本上是在无忧无虑中生长起来的,不为衣食发愁,所以专注自己的内心感受,专注自己的兴趣爱好,不会去考虑家庭、家族、父母的期待,久而久之,失去责任感,没有感恩心,变得冷漠无情。同时,由于互联网时代消除了信息不对称,人性的丑陋、世界的残酷、价值的扭曲在这代人面前全部暴露无遗,对权力的厌恶、对世俗的妥协、对人性的无奈、对未来的绝望,使他们变得无欲而心安,一切都无所谓,一切与己无关。

低欲望可能导致“低自我”

我们常说“无欲则刚”,这里的“欲”主要是指个人私欲,是说如果没有私欲,就可以坚持原则,腰板就硬。但是如果普遍的“低欲”未必会刚,未必能刚。因为没有基本欲望,或欲望不健全的人,是一个“自我”不完备的人。从道德上讲,所谓“低自我”就是不能自由、自律的人,自我评价低、自制力低、能力低。自我不是一个封闭的统一体,它大致可以分为形上自我、心理自我和道德自我。形上自我是从哲学本体的角度探索自我在认识和价值中的恒定性及其效价。心理自我涉及到自我的心理机制、自我认同、情绪体验等。道德自我是“自我”社会化的产物,是个体人格趋向社会人格的桥梁。道德自我是个体成熟的标志,也是衡量个体文明程度的指示器,主要构件是自我调控系统,而自我调控系统包含着认知因素(如移情、角色体认、价值观),情绪体验(内疚、羞愧、自尊等),责任形态(自律的内在责任)等。恒定的自我调控系统是道德自我的核心,亦是一切道德行为的基础。无论哪种“自我”都要以“常欲”为前提。在一个“低自我”的社会,要么“傻瓜”盛行,要么“疯子”当道。

 本人并无“一代不如一代”的历史悲观论论调,相反对下一代充满信心。但我们也不能回避的问题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一直是以“高欲望”作为驱动和支撑的,目前“低欲望”现象或群体正在产生和形成,如果一旦真的形成“低欲望”社会,将会出现怎样的问题,应该如何预防,应该如何重新注入新的“兴奋剂”,使社会重新充满活力、充满生机、充满希望,值得大家认真思考和讨论。


                                   2017.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