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对话(43)|李建华 谢圣国:从追求利润最大化到自觉承担社会责任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理论工作者与非专业的伦理学爱好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谢:企业作为一种赢利性的社会组织(那些从事于公益事业的慈善机构除外),把“赚取最大可能的利润”视为其经营活动的根本目标,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企业能否把“赚取最大可能的利润”作为企业决策的唯一目标,这却是自亚当·斯密以来一直争议而未决的一个重大问题。人们在把“赚取利润”作为企业决策的目标时,是否会不顾一切手段的正当性而一味地唯利是图?企业的经营者和股东是把那些为企业服务的员工仅仅当作替自己赚取利润的工具,还是把他们当作应该彼此尊重与相互依存的伙伴呢?企业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该不该考虑社会效益、生态环境效益和人的发展效益呢?是否该考虑其行为对社会其他行为主体的影响?是否该为其行为给社会所造成的损害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

李:这实际是涉及到当代企业伦理的核心问题。现代企业伦理经过了利润最大化的价值观到承担社会责任的伦理价值观的根本转变。这两种根本不同的价值观是市场经济下企业循序渐进运行的结果,它体现了企业的主体活动目的与手段、动机与效果、功利与道义、企业本位与社会本位的相互结合。关于企业一切以利润为本,印象最深的是马克思曾经做过经典性概括:“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动机和决定目的,是资本尽可能多的自行增值,也就是尽可能多地生产剩余价值,因而也就是资本家尽可能多地剥削劳动力。”“资本家“为了50%的利润,他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他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他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他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证明。”

谢:不过我最近发现国内许多企业开始关注社会责任问题。

李:是的。 所谓企业的社会责任,是指企业不能仅仅以最大限度地为股东的赢利或赚钱作为自己的唯一存在目的,而应当最大限度地增进股东利益之外的其他所有社会利益。这种社会利益包括雇员(职工)利益、消费者利益、债权人利益、中小竞争者利益、当地社区利益、环境利益、社会弱者利益及整个社会公共利益等内容。即企业具体承担的社会责任包括两部分:一是对社会利益集团承担责任,这些利益集团包括股东(或业主)、顾客、债权人、雇员、政府和社会;二是企业对解决社会问题应负的责任。主要包括:(1)就业机会均等;(2)保护生态环境;(3)保护消费者利益。 

谢:许多优秀的企业家自觉地将伦理观应用于决策之中,取得了卓越的业绩,体现了企业利益和社会利益兼顾、双赢的良好效果。例如日本享有“经营之神”称号的松下幸之助就提出企业不应该太短视、只重眼前利益,忽视社会长远计划所应负的道德责任。他认为企业赚钱的目的应是丰富人们的生活,造福于社会。“企业与社会必须一起繁荣,共生共荣,否则必不能得到真正的发展。”他还总结说:“企业的社会责任应成为其所有活动的核心。” 

李:是的。凡是生命周期长的企业都要是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其实企业的社会责任远不止于公益、慈善、就业等这些经济领域,还应当关注、关心社会公共生活的其它领域,如政治生活领域,企业应该成为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主体之一,并且是重要的主体,汇同其它社会组织投入到公共政治生活中来,进行政治参与和权力监督。还比喻文化生活领域,也要创造自己的企业文化,去影响世界,为中国的文化强国出一份力量。

敬请关注个人微信公众号:李建华道德观察,ljh1959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