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平:书法之道,出“神”入“化”才是真境界

  刘建平,号慕晋堂主、晋堂,1969 年生于湖南邵阳,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获得者,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长沙理工大学设计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林语堂谈书法时说,中国书法的美在动不在静,它最为明显的特征,不是努力抚慰我们的心灵,而是竭力刺激我们的感官。建平君的作品,给你的就是强烈的视觉刺激。点画勾捺之间,但见气流涌动变幻。随着笔锋转折、疏密处置、留白与押印,那气流在作品中上下翻飞、左右照应、顾盼生辉。那些字,那些线条,仿佛只是为了这自然流淌的气韵而设,或简或繁、或轻或重,或谨严或洒脱,每一处均都恰到好处,即使偶尔笔意萎颓,亦有独特的美质,一切宛若天成。

  我是个中医粉丝,不懂书法,却能与建平君聊得酣畅,同为中国文化精粹,看来书法与中医是完全相通的。记录我们的聊天内容,也许能帮助更多喜欢书法的人了解建平君与他的作品。

  • 宋永正:建平兄,随着电子产品的普及,我们都不太在纸上写字了,在你看来,有纸上书写特征的书法艺术,未来之路是更宽还是更窄呢?

  • 刘建平不管是电脑码字还是用笔书写,文字是不会消失的。文字作为符号,除了传达字面含义,另外还承载有审美情趣。在我看来,社会越发展,人的精神需求就越高越多,因此书法艺术的道路只会越走越宽。

  • 宋永正:文字是如何承载审美情趣的?

  • 刘建平:这得依靠书法家对文字笔画的解构与创造,采取特别的方式来表现笔画,通过线条的组合使字及篇章产生特别的韵律,带给人美的享受。如果文字的内容与书写产生的美的气韵完美结合,就会产生强烈的心灵共振,这就是艺术的力量。

  • 宋永正:你刚才提到气韵,可以说,一切艺术的问题,都是气韵问题。关书法气韵,不知你如何看?

  • 刘建平:“气”是中国最深层的文化底蕴。气生万物,万物都在气中,气也在万物之中。字由笔画构成,一笔一画之间,字与字之间,字与行之间,行与行之间,都有气在流动。书法的这个“气”无形无色,是一种灵动的韵律,却与物质的“气”高度相似,故称为气韵

    宋永正:人只有元气充足,才有精气神。书法作品只有气韵充足,才能意蕴深远。但书法作品要怎样才能气韵生动呢?

  • 刘建平:气分阴阳,在人体上表现为寒热表里虚实,在书法上表现为字及笔画的粗细、长短、高低、俯仰……几个不同的笔画落在纸上后看起来很和谐很美去掉一笔感觉就不好,这就是气中阴阳互生互制的原因。

    林语堂说,一个四方形的字不宜为完全的四方形,要一面较低,一面略高,左右相济。他说这是一种动力的美。我说这是阴阳平衡的美。在书法作品里,阴阳的变化太多了,有疏与密、黑与白、厚与薄、虚与实、有与无……无论是从整体或许从局部来看,当这些对立的关系(阴阳关系)在变化当中始终保持平衡,就会给人跌宕起伏但又自然流畅的韵律。

  • 宋永正:听你这样说,看来书法的每一横每一竖都有讲究了。

  • 刘建平:每一横每一竖都有讲究,对于一个刚学书法的人来说,这就是法度,结构、章法,都有法度。书法书法,就是书写要有法度。这是任何一个学习书法的人所必需历经的阶段。而且是一个艰辛而又漫长的阶段。

  • 宋永正:在书写的时候,要在每一横每一竖里讲法度,这样的作品还能气韵生动吗?

  • 刘建平:你问得特别好。我刚才说的是学书之人的初级阶段。而一个人下笔之先,先反复酝酿做到“胸有成竹”,作品出来后令人赞不绝口,这也只是中级阶段。都是心有执念,作品很难气韵生动。

  • 宋永正:你认为高级阶段是心无所执吗?

  • 刘建平:是的,心无所执,出“神”入“化”才是书家真境界。

  • 宋永正:何谓“神”?何谓“化”?

  • 刘建平:古书上有句话,叫阴阳莫测谓之“神”。提起笔来,胸中无物,兴之所起,笔之所落,随心所欲,一气呵成。这就是“神”。就像佛教里的明心见性,心无所执。又像道家里的无所为而无为这种书写者的心灵自由,无执无碍,是书法家的最高境界。

  • 宋永正:怀素的狂草就是这种境界。

  • 刘建平:怀素是达到这种境界的。我们还可以解析一下王羲之的《兰亭序》,里面有二十多个“之”字,写法不一,个个妙不可言。在羲之以前的书法长河里,恐怕难以找到与这些“之”字完全一样的出处。对于高境界的书家来说,心中再无法度,笔起笔落,全在当初那一心念,气随笔往,笔随神往,笔落之际,妙手天成。这就叫无执无碍,出神入化。

  • 宋永正:你把出神入化的“神”已经诠释得很清楚了,就不知“化”字又当如何理解?

  • 刘建平:对于学书之人来说,勤学苦练,不离法度,不一定能成大家。要进入高境界,得靠悟道。“道”在一切事物中,自然也在书法之中。对书道的参悟,一定是“入乎书法之中,又要出乎书法之外”,能入能出,就是“化”。说具体些,就是除了学习前人的经验,还包括自己身心的修为,以及对天地事物规律的参悟。

  • 宋永正:说得有点玄。中医里讲“脾主运化”,讲我们吃进食物腐熟食物后,还要靠脾将水谷精微之气转输给肺其他脏腑,再终化成气血津液精。你说的“化”,是不是这个道理。

  • 刘建平:正是这个道理。汉代蔡邕《笔论》说:“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这句话告诉我们,任情恣性,也是书家之“化”。

    熟悉我的人知道我喜欢夜钓,独自一人,可以在湘江边夜坐半个晚上,其实有鱼无鱼并不在乎,炼心入静,致虚守静才是关键。

    还有读书,书家一定要多看中国古代典籍,书法的、文学的、哲学的,这是在前人的智慧里汲取营养,从而提高艺术素养,也是“化”。

    还有忘情山水,从山的险峻水的静柔、藤的筋劲汲取书画灵感,也是“化”。道心惟一,万事万物都是相通的。悟,能化,由术入道,才能在书法之路上不断精进、超越并飞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