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一介:康德与孔子“真、善、美”及中西文化现代意义—— 走向“真、善、美”的统一境界(之四)

汤一介:康德与孔子“真、善、美”及中西文化现代意义

    走向“真、善、美”的统一境界(之四)

——追求“真、善、美”人生境界,是“新时代”的社会需求

编者按:

人类的精神生活的最高追求是什么?中国当代著名哲学家、哲学史家、哲学教育家汤一介先生说:“我想应该是追求‘真’‘善’‘美’,并使三者在一系统中统一起来。”而汤一介先生自己就是达至这种境界的人。

作为一代国学大家,汤一介先生认为,中国传统哲学中存在丰富的“真、善、美”问题,中国哲学的追求就是走向“真、善、美”的统一境界。中国传统哲学关于真、善、美的观点集中体现在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这三个命题之中。西方哲学家对“真、善、美”问题的讨论,基本上是属于知识(或信仰)的问题,那么,中国哲学家对“真、善、美”的追求,则基本属于人生境界的问题。追求“真、善、美”人生境界,是“新时代”的社会需求

编者节选分四次转载,汤一介先生在《论中西文化在真、善、美问题上的比较》一文(汤一介集 第七卷《面对中西文化》),孔子、老子、庄子、康德的“真、善、美”的哲学思想,鲜活的古先圣贤展现在我们眼前。编者对汤先生的原文加了副标题。

 

1512355686_1246180991.png

汤一介先生

下文节选自汤一介先生《论中西文化在真、善、美问题上的比较》一文(汤一介集 第七卷《面对中西文化》 ),汤先生对中国传统哲学的三大思想家——孔子、老子和庄子对“真、善、美”人生境界的追求作了比较分析。

康德"善←美←真"

西方哲学家康德把人的心灵分为知、情、意三个部分。康德认为,正是判断力把理智(纯粹理性)与理性(实践理性)联合起来,而判断力既略带有理智的性质,也略带有理性的性质,又不同于二者。康德把人的心灵分为知、情、意三个部分。有关"知"的部分的认识能力是理智,这是纯粹理性;有关""的部分的认识能力是理性,这是超于经验之上的实践理性;有关"情"的部分的认识能力则正是康德所说的"判断力"。由于"情"介于"知"和"意"之间,它像"知"一样地对外物的刺激有所感受,它又像"意"一样地对外物发生一定的作用,所以判断力介于理智与理性之间。一方面,判断力像理智,它所面对的是个别的局部的现象;另一方面,它又像理性一样,要求个别事物符合于一般的整体的目的。这样,面对局部现象的理解力和面对理念整体的理性,就在判断力上碰头了。判断力要求把个别纳入整体中来思考,所以判断力能够作为桥梁来沟通理智和理性。从而康德建构了他的"善←美←真"哲学的三部曲。

"善←美←真"正是康德哲学的特点。照康德看,实践理性优于思辨理性。他的《纯粹理性批判》所研究的是以理智行使职能的现象界为对象,它受自然的必然律支配;《实践理性批判》所研究的是以理性行使职能的本体为对象,它不受必然律支配,它是自由的。前者是自然,后者是道德。前者属于理论认知的范围,后者属于道德信仰的范围,两者之间无法直接沟通。因此就有一个问题,即如何在理论认知(认识论)与道德信仰(伦理学)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使之得以沟通,这就是康德哲学所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于是他又写了《判断力批判》。在该书的开头处他写道:"在自然概念的领域,作为感觉界,和自由概念的领城,作为超感觉界之间,虽然固定存在着一不可逾越的鸿沟,以致从前者到后者(即以理性的理论运用为媒介)不可能有过渡,好像是那样分开的两个世界,前者对后者绝不能施加影响;但后者却应该对前者具有影响,这就是说,自由概念应该把它的规律所赋予的目的在感性世界里实现出来;因此,自然界必须能够这样地被思考着:它的形式的合规律性至少对于那些按照自由规律在自然界中实现目的的可能性是互相协应的–因此,我们就必须有一个作为自然界的基础的超感觉界和在实践方面包含于自由概念中的那些东西的统一体的根基。虽然我们对于根基的概念既非理论地、也非实践地得到认识的,它自己没有独特的领域,但它仍使按照这一方面原理的思想形式和按照那一方面原理的思想形式过渡成为可能。"

康德与孔子“真、善、美”比较

孔子的哲学和康德的哲学从价值论上看虽然确有其相似之处,但是他们建构哲学的目标则是不相问的。孔子建构的是人生哲学的形态,而康德则要建构一个完满的哲学理论体系。这也许可以视为中西哲学的一点不同吧。如果我们把孔子这一由"知天命"到"耳顺"再到"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过程和我们所概括的中国传统哲学关于真、善、美的基本命题相对照,也许可以说"五十而知天命"是追求"天人合一"的层次,"六十而耳顺"是达到"情景合一"的层次,"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则是实践"知行合一"的层次。"天人合一"属于"智慧"(知)的方面。"情景合一"属于"欣赏"(情)的方面,"知行合一"则属于"实践"(意)的方面。照儒家看,这三者是不可分的。做人既要了解宇宙大化之流行,又要能欣赏天地造化之功,更应在生活实践中再现宇宙的完美和完善。就以上的分析看,孔子的"知天命"、"耳顺"和"从心所欲不逾矩"都是就人生境界的追求说的,这是孔子对自己追求"真"、"美"、"善"的总结。

 

1512355711_580118584.png

 

读懂孔子、老子、庄子"真"、"美"、"善"

孔子、老子、庄子三种不同的人生境界的追求是三种不同的价值哲学,而这三种哲学表现了三种不同的价值取向。我认为,任何有价值的哲学体系总在追求着"真"、"善"、"美"的三者的统一,但如何统一以及达到统一的过程并不相同。从人类发展看,我们也不必求其相同。在我们的先秦时代,哲学之所以丰富多彩,正是因为它有着多元化的价值取向,当时的哲人能从非常广阔的领域来讨论宇宙人生终极关切的问题,这样就使得我国的哲学放在当时世界范围内,和世界其他地区(希腊、印度等)相比实不逊色,这正是因为它是"多元"的,而不是"一元"的;它是能从不同的路径未探讨宇宙人生的终极关切问题。如果我们说,我国先秦哲学的发展对我们今天有什么意义,我认为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它的"多元化"。哲学的多元化才能使哲学得到充分发展,"一元化"最终将窒息哲学的生命力。当今世界文化与哲学正呈现为全球意识下多元化发展的趋势,我们应顺应这一发展趋势来创造中国的现代化哲学。

"真"、"美"、"善"现代意义

对历史上的哲学,如果要使它具有现代意义,能在现实社会中发生作用,就必须给以现代的解释。上面对孔子、老子、庄子哲学思想的解释,就是一种对他们思想的一种现代解释的尝试。对孔子、老子、庄子思想的解释只能是"既是孔子、老子、庄子的哲学,又不是孔子、老子、庄子的哲学"。因为这篇文章中所讲的是根据孔子、老子、庄子哲学引发出来的解释:它的根据是"孔子、老子、庄子的哲学",因此它是"孔子、老子、庄子的哲学";它是根据"孔子、老子、庄子哲学引发出来的解释",既是一种引发出来的解释,因此它又不是(或不全是)孔子、老子、庄子的哲学。只有这样,我们才扩大了孔子、老子、庄子哲学的意义。也正因为它是我们现时代"根据孔子、老子、庄子哲学引发出来的",所以它才有现代意义,哲学才有发展。我们从价值论方面未比较孔子、老子、庄子的哲学,说明他们的哲学在价值论上的取向不同,除了说明"多元化"对文化和哲学的发展意义之外,还可以为我们提供不同类型的哲学体系的式样和不同取向的人生价值的追求;又可以表示我们今天的一种对"真"、"善"、"美"的意义的关注和了解。这无疑对我们今日的哲学研究是有意义的。

"真"、"美"、"善"中西文化比较

用西方哲学作为参照,来了解(解释、研究)中国哲学的特点应是有重要意义的。在中国传统哲学史上虽然没有哪个哲学家对"真"、"善"、"美"问题作过专门的讨论,但在中国传统哲学中却不能说不包含"真"、"善"、"美"的内容。我们用西方哲学作为参照来揭示中国历史上的哲学家的哲学中同样包含着"真"、"善"、"美"的丰富内容:这一方面,使中国传统哲学从西方哲学的观点来看,它的意义扩大了;另一方面,使西方哲学从中国哲学的观点来看,它的意义也扩大了。虽然中西哲学都有其自身的意义,但是在它们的差异和比较中使它们各自的特性更加鲜明地呈现出来,因而或者可以互相补充。如果说西方哲学家对"真"、"善"、"美"的问题的讨论,基本上是属于知识(或信仰,如基督教)的问题;那么中国哲学家对"真"、"善"、"美"的追求,则基本上是属于境界问题。因此,中西哲学各有各的意义,在互相参照中又可以互相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