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法乎上始成家——慕晋堂刘建平的书法人生

刘建平老师书法创作视频:

1515982568_606381195.jpg

人物简介

艺术简历

刘建平,字叔安,号慕晋堂主、晋堂、心斋,1969年12月生,湖南邵阳人,大学学历,供职于铁路部门,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主要成果有: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 2009湖南书坛“十大人物”;2015年5月在长沙举办“梦回经典”慕晋堂刘建平书法作品展,同年10月举办“墨韵加州”慕晋堂刘建平书法作品展。《人民网》、《新华社》网、《中国新闻网》、《腾讯网》、《红网》、《中国收藏》报、中国《诗词报》、《湖南卫视》、《湖南日报》、《三湘都市报》等近200余家媒体给予专题报道。作品被西安碑林、浯溪碑林、橘子洲头、白马寺(河南)等地刻碑、收藏。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湖南)理事;

长沙理工大学设计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湖南科技学院美术与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众说建平(一)

晋人笔法写清怀

——刘建平书法浅识

李逸峰

沈尹默说,要论书法,先讲用笔。如果不知用笔,也就无从研究书法。用笔须有法度,故第一论笔法。笔法精通了,然后笔的运用才能自由。建平君是讲究用笔的人,我对其深研晋人笔法的实践颇为赞赏。

先是对小楷下过不少功夫。记得几年前刚见建平时,他的小楷与我同时见面,着实让我吃惊不小。我一直认为,一位想做大做强的书法家,小楷是其必修的功课。不在这一环节下功夫,没办法体会点画的精微与字法的巧妙。建平完全以锺王笔法写字,结体亦横向取势,故能古意盎然。落款署“慕晋堂”,这时候我大略知道了这慕晋堂主人的审美取向。古人说,取法乎上,仅得乎中;取法乎中,仅得乎下。书法与绘画等其他艺术门类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绝对绕不过临摹法帖这一步。绘画可以写生,书法无生可写,唯一的方法就是学习前人。建平深谙法古之理,尤其对锺繇《荐季直表》、《宣示表》,王羲之《黄庭经》、《乐毅论》等小楷经典用功尤勤。加之他能明白学习古人重在笔法的领悟,即使是最小的一个笔触,他都尽量去再现,尽量去体会和实践笔触入纸、行笔、出锋的微妙动作。这样的学习是有效的。不几年功夫,他在全国的一些书法活动中就崭露头角,包括兰亭奖的入展也是以小楷的面貌出现的。

参加湖南卫视《东方寻宝》节目

但建平是有追求的人。小楷的研习和磨练过程对于他后来书法艺术道路的拓展大有裨益。他将触角伸到了晋人行书与草书,这些魏晋新体书法正以日趋成熟的书写体系丰富着建平的笔法。一管柔毫在他的手中能上下翻飞,左右顾盼。笔法或隐或显,出入连接,笔势贯通,所谓“落笔结字,上皆覆下,下以承上,使其形势递相映带,无使势背”(蔡邕《九势》)。书法体势的建立首先在于笔法的娴熟。不理解毛笔的性能,不能很好地发挥工具的优势,书法应有的“奇怪”之势就不可能产生。

建平对于笔法的研究下过很多功夫,但他深知自己对于书法的理解远远不够,为继续深造,建平赴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进行了学习。在那里,他的观念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原来停留在拟古的阶段总是出不来,现在面临的是如沃兴华、张羽翔、陈国斌、曾翔等各路书坛豪杰对书法尤其是笔法莫衷一是的观点和看法。一时间把个建平君弄得手足无措。但毕竟是有着很好判断力的学习者,很快他就发现了这些先生们的共同主张,那就是现代人对于书法的理解已经不能仅仅停留在复制古人的层面上,现代哲学思潮对于古老书法的浸润已是不争的事实。你必须重视现代视觉艺术构成对于书法艺术的改造,你必须关注书法艺术在现代生活中存在与发展的理由,你也必须接受笔法因时而异因地制宜的客观规律。笔墨当随时代是有道理的,但如何随时代,做起来太难。这一年的修炼,更新了建平对于书法艺术的思想与情怀,尤其对于晋人笔法在书法形式构成中的地位和作用认识得更加深入,对于笔法的继承与发展方面有了更加清晰的紧迫感。他的笔法既入晋人堂奥,又有当下时风,以更加熟练的笔法构筑颇有形式感的块面空间,脱去了许多迂腐之象,多了些清新的视觉效果。

书法交流笔会

慕晋堂主人,羡慕的不仅是晋人书法,更是晋人情怀。建平对于古人笔法的探求与实践,对于现代书法存在的生态环境的思考,都出于对书法艺术的热爱和关注,出于对自我生命价值的实现和追寻。这与魏晋人物的心怀是暗合的。人与物都很雅致,很清新。这在他的书法中能够看得见。当然,我更希望他在骨气与神采上多体会,多思考。也许可以通过读书,通过作文,通过游历,真正达到与古人相通,与自然融合。骨气洞达,神采焕然,是极诱人的境界,建平君是禁不起这样的诱惑的!

李逸峰,1972年生,湖南隆回人。文学学士、佛学硕士、书法博士,中国社科院宗教学博士后。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甘肃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书法教师国培计划首席专家。现为西北师范大学书法文化研究院副院长、硕士生导师、书法学科带头人。

众说建平(二)

慕晋几回,终有情人

柯亦兵

结识建平是从他的作品开始的,是因为不器斋主办的湖南实力派书家十人心经展,几位书家朋友均推荐了他,见到作品图片,很是惊讶,当代书家竟可以做到如此的“传统”。顿生敬意。刚接触时,大跌眼镜,不经一乐,你热情他冷淡,你严肃他扯淡。一付漫不经心的样子,不修边幅,不像个搞艺术的。俗话说字如其人,究竟是反差还是吻合,倒也值得研究。

在湘雅中学做书法讲座

书家多有斋号,建平的斋号为“慕晋堂”。学书的一眼便知主人追的是魏晋风骨。众人皆知,昔时,王羲之同谢安、孙绰等41人在绍兴嵊州兰亭修褉时,曲水流觞,饮酒赋诗,汇诗成集,羲之即兴挥毫作序,其中有二十多个“之”字,写法各不相同。宋代米芾称之为“天下第一行书”。达到了“贵越群品,古今莫二”的高度。历朝历代的的大书家莫不竞相临习,时至今日,倒是潜心学“第一”者少之又少,胡乱造“第一”者比比皆是;提到王羲之的二十多个“之”字,写法各异,继承下来,发扬光大,这也不算什么,个个能出其右,怪书横行,指马为鹿,文化基因彻底变异,让人无所适从。往往这些人的头衔还真的可以唬住人,还不是少数,就像科利马火山喷发,滚滚浓烟冲天际,黑压压盖得人无法喘息,审的到底是“丑”还是“美”真的搞不懂了。

幸而得见建平的书法,有如逃进了一个惠风和畅、野花盛开、虫鸟鸣唱的花园。这种感受古人也有精辟的描述: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久而不闻其香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与谁化?这是我们当代书家和书法爱好者、传承者要思考和选择的问题了。

为大学生做书法讲座

既然是书法评论,那还得说说门道,在王羲之那个年代,老师不多,卫夫人、钟繇、张芝而已,不比当下,科技发达,历代大家的作品随处可见,为什么还会是丑书横行,民众书法审美缺失?原因很简单,写字的心浮气躁,鉴赏的走马观花,都在做刘姥姥。没有厚积就不会有薄发。建平的艺术世界里有着浩如烟海的与书法有关的元素,大家的作品、碑刻、瓦当千人千面;跨越千年,也积累了千年的脉络,谁敢说绝顶聪明?建平只能笨得“取法乎上”遵从二王入手,临池读帖,追摹技法、先求匠人匠心的执着,对话古人,用笔、点画、结构、墨法、章法一一对照询问、修正,力求法度严紧,无一笔失度,先要师古人、师近人、师万物、师造化,才能达到师心的境界。先飞的不一定是笨鸟。这么多年下来,技法练就的高度足以乱真,就像张大千的许多“伪作”的艺术价值及在中国美术史上的地位较之古代名家的真品已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造假”才是正道、王道。

创新与个性是个时髦的热词,不提就显得没水平,建平的作品笔笔有出处,找不出什么别出心裁的亮点或是风格,好容易见到他写的真、行、草、隶的一件新鲜玩意,他居然引经据典告诉你古人早玩过了。就算可以微妙微肖的书写十几种的楷书,也还是古人的,都不姓刘。这样看来建平的书法还是很值得探讨:第一,离大家的距离还有漫长路,这挺好,有敬畏之心,不求早脱,当下书坛就缺乏这种静气,求名求财,耐不住寂寞。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这是成大家绕不过的修行;第二,当今书坛广泛吸收古人营养、文化底蕴的书家是为数不多的,王羲之的韵、黄山谷的意、杨慎的颠融合会孕育无限的可能性。期待时间作答吧,就像张大千作大泼墨山水《山园骤雨》、《秋山图》。自谓“这主要是从唐代王洽、宋代米、梁楷的泼墨法发展出来。只是吸收了西洋画的一点儿明暗处理手法而已”。创新是水到渠成的事,强扭的瓜真不甜。

做书法公益讲座

“建书楼,植桑果,教子弟,赋诗文,作书画,以放鹅弋钓为娱”。古人玩的,今人甚之,建平也不例外,湘江钓鱼可以一天不动,堪比姜太公,至于鱼上不上钩不是最重要的;玩珠串时,可以拿把刷子一丝不苟的刷上几个小时,自己打孔穿石、捏针穿线,玩也需要一种态度。书法就是一种高雅的玩,只是更好玩而已,成名成家是别人给予的标签,与作品无关更与书法创作的过程无关。快乐便好,这是书法真正的魅力。临了,送建平一联,若能书之回赠,那便是赚了:

不思怠,不求脱,渐积跬步,高山仰止心往之;

亦玩笑,亦当真,花间窗前,暗香浮动月黄昏。

柯亦兵——湖南不器斋文化公司总经理

刘建平书法作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