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不老风云色 ——张楚务的功德

  艺术简介

  1952年5月生,湖南临澧县人,1969年2月参军,1985年转业到湖南日报任美术编辑,1995年调入三湘都市报任美术编辑。现任省直书画家协会副主席,潇湘书画院特聘画家,湖南省九歌书画院秘书长,《陶瓷科学与艺术》杂志编委,原《湖南书画》总编辑及杂志编委。  

  图文欣赏

  河山不老风云色

  ——张楚务的功德

  文/龚旭东

  近日友朋欢聚,酒酣之际,碧云兄告诉我说:将在《湖南书画》上为楚务兄做封面人物及书画专辑。楚务虽然已喝了不少酒,但在大饭桌的那头反应神速地说:请旭东写文章。我二话不说,随即应命,说楚务有令,坚决执行。

是的,楚务的事,再忙我也会不说二话地办。何况,我早就想、也应该写写楚务了。

  我与楚务在三湘都市报同事近20年,期间在副刊部亲密共事五六年,我敬他为长兄,他当我做兄弟,真正是情同手足。我们一起办《三湘都市报》“枫林画苑”版,合作极为融洽、愉快。楚务组织的诸多书画家笔会,让我有更多机会与各方面的艺术家聊天,于我实在是一大快事,也是极好的学习机会。我很感谢楚务。

  楚务为人豪爽大气,真诚坦率,乐于助人。他的酒德闻名于艺术界,历来是“你喝多少我喝多少,你不停杯我陪到底”。其实我很知道楚务并非好酒之人,他喝酒,纯粹是觉得朋友相聚没有酒就没有氛围、没有乐趣,就不够味道。他真心地认为自己在桌上的责任就是陪好朋友,让朋友快乐;朋友开心,他就开心。为此,就是喝醉,也觉得值!这就是楚务的性格。

  楚务在湖南日报、三湘都市报任美术编辑多年,在湖南艺术界多年,做了无数的好事、善事。他视关心、帮衬、宣传湖南的老中青艺术家为自己的职责,湖南艺术界受惠于他者不知凡几。我常常说他是在做功德。他做功德无数,然而费力不讨好、受委屈的情况在所多有,他总是一笑了之,不以为意,宁愿自己吃亏,下次该做仍旧做。

  我认为,楚务虽然是艺术家,但从他对湖南艺术界的贡献而言,他首先是一位艺术活动家。他多年担任湖南主流媒体的艺术编辑,组织、编辑过无数艺术作品与报道,也亲自写过大量艺术报道,更组织了大量艺术创作活动和笔会,树立并坚持公道正派的艺术原则,营造了很好的艺术氛围,为湖南的美术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的品德为人,赢得了广泛的好评与敬佩,可谓有口皆碑。他主编《湖南书画》杂志,从另一个维度和平台推广湖南的书画家们,虽然经营上不甚成功(这恰恰反证了楚务为人做事的清正),但刊物品位正,刊发的许多文章持论公正,不少文章甚至具有当下少见和难得的直言不讳文风,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楚务主持九歌书画院日常工作多年,营造了良好、和谐的艺术氛围,聚集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的书画家为共同的艺术追求进行纯粹的艺术创作,创造了民营书画院的一个奇迹……

  其实,在志向、趣味、本心和气质上,楚务都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他是有着旺盛的创造力的(他六十岁退休、结婚、生女儿,一气呵成,亦可为一明证)。我常常惋惜他因替他人作嫁衣裳、因让朋友开心而陪酒陪吃陪唱,牺牲了自己的艺术创作。楚务的花鸟画笔墨雄浑厚劲,可见其胸襟之大气旷达,其构图造型和色彩都颇具自己的气息与意味,兼之他数十年所见甚广、所接甚高、所知甚深,自然胸罗万象、识见不凡,若能专心于创作与探索,前途当一片光明。只是因创作时间不足,心态常受外界往来影响,不够潜沉,惜未能形成稳定的笔墨程式和风格元素特征。我曾开玩笑,希望他的弟子们将他送到没有手机信号、与外界完全绝缘的湖中岛上去,让他每年闭关一二个月,安心画画(当然,弟子们得每周上岛陪他喝一天酒)。虽然知道这不可能,但还是真心希望他老兄能有这样的生活状态与创作状态。

  这次与久未相聚的楚务兄喝酒,他兴奋地告诉我说,他的新画室即将弄好,他下决心摆脱杂务,专心画画了。我很为他高兴,为此同他大浮了一白。

  相信楚务兄一定能让我等老朋友和艺术界再大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