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德之:湖湘文化的两大内核与基金会的当代发展

卢德之:湖湘文化的两大内核与基金会的当代发展

——在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湖南峰会上的讲话综述

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
中国社会组织促进会副会长
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卢德之

(2018年7月6日)

  【编者按】7月6日,卢德之博士应邀参加在湖南长沙举行的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湖南峰会。卢德之博士在峰会的主论坛上发表了主题演讲,并在多个平行座谈会上就具体的问题发表了观点。经同意,根据录音综述,以《湖湘文化的两大内核与基金会的当代发展》为题刊发,供参考。

2.jpg

  我是湖南人,今天回到湖南参加这个论坛,非常高兴。刚才听了几位慈善界著名的理论家、实践家的演讲,感触也很多。我参与慈善基金会的活动已经10多年了。5月20日我们华民慈善基金会举办了十周年工作汇报会,在座的几位嘉宾都参加了。10多年来,中国基金会发展的确很快,特别是《慈善法》颁布以来,慈善这个行业出现了许多新气象,有了新发展。当然也遇到了很多问题,有的是老问题,也有一些新问题。比如注册基金会已经不那么难了,但是基金会要壮大还是很困难,受到的约束很多,有文化上的、政策上的,也有基金会自身的原因。现在,中国经济社会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中国基金会到底如何发展呢?湖南民间组织发展比较快。大家来到湖南召开这么一个高峰论坛,讨论中国基金会发展道路,的确很有意义。主办方给我的题目是《湖湘文化与基金会的发展》,我就一直在思考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昨天傍晚一下飞机,我就到梅溪湖参加了湖南师范大学与长沙市政府主办的一个活动。湖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师生演绎了一场歌剧《爱莲说》。看完演出后,感慨良多。我在想,把宋代理学开山鼻祖周敦颐老先生和他的千古名篇《爱莲说》改编成这样的歌剧,恐怕也只有敢想、敢干的湖南人才能做得到啊!歌剧是一门典型的西方舞台表演艺术。运用西方的歌剧艺术来演绎中国传统文化经典人物、经典文献,的确需要艺术智慧与艺术勇气。湖南人从来就富有智慧与勇气,艺术当然需要不断的创新与发展。回想起来,我多次谈到了湖湘文化的特点,曾经以《看天下、忧天下、创天下与享天下》为题具体讨论了湖湘文化。这些天想来想去,的确有了一些新认识、新收获。

  我们知道,湖湘文化存续了几千年,内容十分丰富,是一个让人不断思考又能不断出新的话题。最近我发现,如果从一个新的角度探索湖湘文化,可以看到湖湘文化的两个重要特点:一是寻求深刻的哲学思考,二是寻求现实解放的道路。我把这两个特点称之为湖湘文化的两大内核。什么是内核?就是最基本的内在要素、内在元素,是决定事物本质的价值。比如儒家的思想内核是“仁”与“礼”。道家的思想内核是“道”、“无”、“自然”与“天性”。找到了内核,才是找到了最本源的东西。最本源的东西,才是我们今天最值得探索、诠释、发扬、光大的东西。

  我认为,湖湘文化第一个重要内核是寻求深刻的哲学思考。大家知道,湖湘文化一路走来,从屈原、贾谊、柳宗元、周敦颐、王船山、谭嗣同、毛泽东等都贯穿着深刻的哲学思考。比如屈原的《天问》与《九歌》、贾谊的《鵩鸟赋》、柳宗元《天对》与《天说》等、周敦颐《太极图说》与《通书》等、王船山的《思问录》等、谭嗣同的《仁学》等、毛泽东的《矛盾论》与《实践论》等哲学著作,都贯穿了中国哲学的基本问题。这种延续了几千年、代有大哲人出现的哲学思考,在其他地域文化中是少见的。思考哲学问题,就会面对基本的人性、探索人性、关注人的终极问题。以此扩展开去,就会从根本上讨论人类社会发展问题,比如道的问题、天的问题、人的问题、社会问题、政治问题等,而且都相当深刻。这种绵延不断的、深刻的哲学思考,逐渐养成了湖湘文化胸怀天下、思接天下、忧乐天下的品格与操守,而且人才辈出,影响深远。比如屈原的哲学思想、周敦颐的哲学思想、王船山的哲学思想、毛泽东的哲学思想等,至今都是远未开拓好的哲学宝库,依然是中国哲学发展的重大课题。比如王船山的哲学思想研究成果与其哲学本身的价值就远不相称,需要大家付出更多的研究心血。

  今天,大家讨论的是中国基金会发展问题。我想,基金会的发展同样需要理论思考与理论探索。经过哲学思考,才可能理解事物的本源。今年5月初,我应邀去美国参加我的《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英文版在纽约的讨论会。洛克菲勒基金会、福特基金会、俄罗斯大学组织了17个国家的50多位专家、学者教授和企业家、慈善家来讨论我的三本书,我非常感恩大家的讨论,也非常感恩湖湘文化。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没有湖湘文化的熏陶,我也不太可能写出那三本书。尽管那三本书还相是一种勾勒,还需要更加深刻的思考与完善。

  湖湘文化第二个重要内核是什么呢?是寻求解放现实的道路。我们知道,伴随着屈原、贾谊、柳宗元、周敦颐、王船山、谭嗣同、毛泽东等人哲学思考的,还有一个重要特点是他们自己的实践活动,就是他们用哲学思考去寻找真理,用真理来指导解决现实问题。屈原就是一个典型的追求真理、舍命求仁的人。王船山早年就是一个复明抗清的重要领导人。毛泽东更是一个“知行合一”的伟大领袖。正因为湖湘文化的这个重要内核,所以面对落后、面对旧形势、面对腐朽的社会制度,它的变革性、改革性、革命性就非常强烈,斗志也非常高昂。加之湖湘山川气候特征对人的性格养成的影响、社会新思想的交流与传播等,湖湘文化所蕴藏的改变山河的气概就非常强烈,具体表现出强烈的敢做敢为、敢为人先、宁死不屈的精神与气概。比,当年如何凤山当年就敢于在奥地利面对德国法西斯向犹太人发放中国签证,左宗棠敢于带兵守护新疆,魏源敢于喊出“师夷长技以制夷”,谭嗣同就敢于“去留肝胆两昆仑”,毛泽东就敢于率领中国人民推翻旧中国、建立新中国等。从某种意义上说,湖湘文化中的这种寻求解放现实道路的价值内核,是中华民族最可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人类文明不断发展与进步的精神财富。

  所以我想,湖湘文化为什么总是强调“知行合一”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湖湘文化的这两大内核。这两大内核才是湖湘文化“知行合一”的重要思想根源与实践基础。

1.jpg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有些疑惑,今天为什么讲湖湘文化呢?我认为,我从湖湘文化的这两大内核,联想到了中国基金会的当代发展问题。湖湘文化对哲学的思考、对现实的关注,不正是基金会所需要的价值基础与行为选择吗?为此我认为,中国基金会的当代发展应当更好地突出三个方面:

  一是基金会的基本定位,应当建立在最基本人性基础之上。最基本人性是什么呢?是善良、是爱心、是仁慈、是关切。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与不同文明交流互鉴,共同发展;我们与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们,共同讨论全球发展。比如前不久,我应邀参加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新书在香港的发布会,我在会上作了一个演讲,题目就是《人类、世界和文明发展需要良善与大爱》,获得了俄罗斯有关方面的高度评价。俄罗斯有关方面告诉我说,俄罗斯的主流媒体对我的演讲作了广泛的报道。这是因为呢?我想,这是因为世界都需要良善与大爱。在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只有良善与大爱才是最能够相通的、最能够成为相互理解、融合的重要人性与情感基础。

  二是基金会的志向要高远一些,要面向全人类、面向全世界的发展与进步。我们知道,国外的基金会早就走进了中国,洛克菲勒基金会100多年前就在北京资助了协和医学院。中国的基金会也应当走向世界,为解决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贡献力量。实际上,中国基金会也早已融入世界基金会发展大潮,比如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还有许多家族性基金会都进入了国际慈善行列,比如老牛基金会等。华民慈善基金会今年启动的资助大理大学外国留学生项目、资助蒙古国留学生项目就是出于积极参与国际慈善、融入世界发展的目的。

  5月初我去美国期间,走访了一些美国的慈善机构和几家国际机构。我感觉这个人类世界真的出现了许多新问题,突出的是民粹主义、保护主义、集权主义等三种思潮在泛起,贫富差距、两极分化问题日益严重,财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速地向1%的人群集中。比如,在资本对利益的追求、资本无限制地追逐市场的过程中,价值、道德、人类整体利益原则不但没有发挥相应的约束与规范作用,相反狭隘的自我利益原则,更加成为许多人手里的武器。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这是全世界的问题,需要全世界的警惕与行动。全世界需要用智慧来协调矛盾,需要一起来找到一个平衡点与平衡方法、平衡机制,我把它称作“多极均衡,协同发展”。在这种的全球发展趋势下,习近平主席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倡议,就更加具有特殊的人类发展情怀与世界未来价值。在美国走访的时候,我同美国慈善家们谈到基金会的人类情怀问题,提出中美两国基金会可以在促进人类发展与进步上展开更好的合作,他们都表示赞同。今天我想说的是,我们中国基金会发展更应当拥有这种世界视域与人类情怀。
我们是忧乐天下的人的传人,共享是我们重要的文化基因、文化密码与文化血液。

  三是基金会要敢于面向现实、面对问题,帮助政府和社会包括国际社会共同解决矛盾与困难。基金会面对问题,往往是社会现实问题,所以首先应当拥有一种向上的精神和能力。这一点很重要。中国基金会有一个很好的传统就是关注社会,热心解决社会问题,比如扶贫问题、环保问题、生态问题、教育问题、社区问题、农村问题、医疗救治问题等,几乎连接了社会各个重要方面的现实问题。比如今年的中国慈展会主题就是“助力精准扶贫,共创美好生活”。同时我们也知道,中国基金会在许多方面已经与世界不同国家基金会合作开展,比如参与世界不同地区的扶贫行动、保护地球行动、生态恢复行动、环境治理行动等,就是参与国际社会共同解决矛盾与困难的行动。

  特别是现在,国际社会在发展与进步的同时,也面临许多严峻的问题,我们基金会的工作空间也可能会因此扩大了。比如我这次去美国,与美国的几家大基金会和非营利组织负责人交流时,都不约而同的谈到了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问题。大家都非常关心这个问题。中美贸易既关系到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也关系到两国人民的日常生活。我说,既然是贸易问题,就应当坐下来好好谈。贸易是经济活动。经济上的事需要好好谈,是谈出来的,不是打出来。贸易出现争端,也应当在一定的原则基础上好好谈。从本质上说,贸易是相互之间的利益协调,甚至是利益上的相互妥协,相互都让一让,能够取得更多的共识,能够得到一个动态平衡,就是一种双赢、多赢。如果美方的目的不仅仅是贸易、经济上的事情,“醉翁之意不在酒”,那么我们都需要更加清醒地寻找问题的本质,需要我们运用深刻的人类智慧与人类整体利益来协调矛盾、消解问题,避免陷入传统的大国冲突。人类发展需要的是文明对接、文明融合,消解的是文明冲突、文明对抗。我们两国的慈善家、基金会是不是可以为此做一些努力呢?我们可以成为推动文明对接、对话的一种重要力量。他们对我的观点表示理解与赞同。

  说到湖湘文化与基金会的关系,我想到了中国文化与世界文明发展问题。我们知道,中国文化拥有丰富的智慧,具有深刻凝聚力、决定力与影响力。文化是历史的,文化也是现实的。文化是历史遗存,也是现实生活细节。我们不能让我们的文化自信成为了两张皮,研究上让人感到的是纸上谈兵,行为里却是常常是我行我素。我觉得,我们相当现实而且重要的工作是,如何把我们的文化自信运用到认识世界、解决现实问题中来,特别是既要挖掘现实生活中的文化底蕴、文化表达、文化潜力,更要把文化自信落实到现实生活、优化现实生活、提高现实生活价值中来,落实到解决中国问题、解决世界问题中来,特别是落实到如何妥善地对接西方文明的优秀成果上来。所以,今天讨论湖湘文化与基金会的关系给了我们一个新的启示:现在我们研究中国文化包括研究儒学文化,应当既重原典阐释,更要把原典运用到当代实践中去,运用到回应当代世界问题中去,运用到回应西方挑战中去,真正从书斋诵读走到外面的世界,从自圆其说扩大到解决现实问题的思考与方案设计之中,让原典活在生活中,活到世界上,而不仅仅活在书本里、活在说文解字里。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大家可能觉得我最近这些年讲慈善的时候,讲得最多的都是大构想、大思路、大理念,不像前些年那样讨论慈善的具体方法。我想,这是一种不同分工。分工合作,才能更好地把事业做好。慈善实务重要,慈善构想、理论、思路同样重要。今天这个大会就说明,在慈善实务上大家一直就是身体力行的行家、专家,我与一些人就侧重在理念上更集中地多思考一些问题,目的是与大家一起共同推动慈善事业向前发展。我想说的是,我们需要更多的像今天这样的机会,大家通过不断的交流、讨论,不断地深化我们的思考与行动,特别是把实务与理论更加密切地结合起来,“知行合一”,我们一定能够更好地推动中国慈善事业不断取得新的更大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