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德之:只有共创美好才能共享幸福

只有共创美好才能共享幸福

——“一带一路·敖包相会”青年共创共享幸福论坛随感

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

弘康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

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卢德之

(2018年8月18日)

  1.jpg

  非常高兴应邀参加了17日的2018通辽“一带一路·敖包相会”青年共创共享幸福论坛,并作了一个主题演讲。面对青年们的青春朝气与热忱,我似乎又回到了自己青春岁月。青春就是美好,青年就是希望。再一次来到美丽的草原,让我再一次回想起大学时代的草原之梦——我清楚地记得,我是从玛拉沁夫的小说《茫茫的草原》上认识了美丽的科尔沁草原,从歌曲《敖包相会》里认识了草原上的浪漫爱情,从那达慕的欢歌笑语里认识了蒙古族欢庆丰收的喜悦与幸福。所以,每一次来到草原,特别是夏天的时候来到草原,面对绿到天边的青草、色彩斑斓的花朵,我都会有许多新的认识与感悟。

  到通辽以后,听到通辽的领导介绍说,最近40年来通辽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发展与变化,以及对未来通辽的展望,感到这一切就像眼前这500公里的文化旅游风景大道一样神奇而美好。我当时想到的是,这通辽的通,不是就是连接、开放,不就是共享吗?这通辽的辽,不就是辽阔的草原、辽阔的远方,不就是美好的未来吗?所以在我的心目中,通辽就是开放美丽的草原、连接辽阔的远方、共享美好的生活!

  所以,来到通辽以后,我首先想到的一个词就是共享。2012年以来,我讲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共享。共享不是我的发明,共享是中国文化最基本的元素,是中国最初的文化记忆。当代共享则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目标与使命。这些年来,我在哈佛大学讲过“超越左右,追求共享”,在新加坡、韩国讲过“走向共享”,在欧洲讲过“协同共享”,在夏威夷、纽约讲过“共享文明”。17号早上,我从机场出来,就与通辽的年轻朋友在一起交流。我边听边想,这次能够有机会来到通辽,能够与青年们讨论共创、共享幸福的话题,的确别有一番新意。我仿佛又回到了自己青春焕发、热血沸腾的岁月。

  第一,通辽是一个充满爱的草原城市。在人们的心底,只有爱是不能忘记的。爱是共享的基础,共享让人性更加美好。从这个意义上说,通辽就是爱之都、爱的城。充满爱的城市才会有生命的温度,才会让人感到特别的温馨、热情与温暖。我觉得,我从通辽的青年朋友们身上看到他们的幸福,他们的自豪。为什么呢?因为在人们的心底,通辽是“敖包相会”的故乡,那个从远古走来的遥远的小土堆、小路标早已演变、升华为爱情的象征,成为了人们心中那一片爱的圣地,一片人性的沃土。现在,无论你是谁,你在任何一个地方,只要听到《敖包相会》那明丽悠扬的旋律,都会想到辽阔的草原,想到美好的爱情。通辽也通过《敖包相会》传扬海内外,也因此与爱联系在一起,与最美好的人性联系在一起了。我曾经多次谈到,人性存在三大定律:第一是爱的定律,第二是趋善避恶定律,第三大定律是共享定律。这三大定律中,共享定律就是人性的黄金定律。作为一支男女对唱歌曲,《敖包相会》为什么就那么受到欢迎?为什么总是让年轻人如醉如痴,就是它让年轻人看到了爱情,享受了爱情,看到了共享生命的美好与神奇!我们知道,共享是人性中的一种本能需要,没有共享,也就没有人类社会。自然人、经济人、社会人之所以延续发展,根本原因就在于人性中的共生、共建与共享。今年6月26日,我应邀参加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新书在香港的发布会,我在会上作了一个演讲,题目就是《人类、世界和文明发展需要良善与大爱》,获得了俄罗斯有关方面的高度评价,大爱是人类共同的美德。俄罗斯有关方面告诉我说,俄罗斯的主流媒体对我的演讲作了广泛的报道。这是因为呢?就是因为我强调的是世界发展的人性基础,世界都需要良善与大爱。在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只有良善与大爱才是最能够相通的、最能够成为相互理解、融合的重要人性与情感基础。在通辽,我再一次面对《敖包相会》的时候,想得最多的就是,青年拥有爱、人类需要爱、世界需要爱。有了爱,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够创造出来。《敖包相会》诞生在通辽,却不仅仅属于通辽,而属于全人类了。所以我认为,因为拥有爱,有了共享的追求,通辽也就拥有了更加辽阔的发展未来与浪漫时空。通辽可以是蒙药之城、草原之都,但最大有特点可能还是一个温馨的“爱之都”。

  第二,通辽是“一带一路”上的一个重要的节点城市,特别是通辽500公里的草原文化旅游风景大道,既是一条让内地向往的文化胜景,也是一条通往世界的康庄大道,一条通往构建共享文明的文明融合发展之路。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只有畅通,人们才会走得更远;只有互通互联,才会让世界共享人类无限的美好。我们知道,当今世界由于高新科技特别是互联网、物联网技术的高速发展,已经是一个互联互通的世界。而且,互联互通正是“一带一路”的核心内容之一,“一带一路”建设的三个重要原则则是共商、共建、共享。我们也非常清楚,“一带一路”只有开始没有结束,我们的目的在于融入这个世界,而不是领导这个世界,我们永远是这个世界的维护者、建设者、贡献者。站在“一带一路”上的这个重要的节点城市上,我们更应当站在连接世界的高度融入世界。虽然我们看到,最近几个月来,世界地缘政治态势持续动荡不安,先是英国脱欧,再是朝核危机,接着是土耳其军事政变,美国与世界许多国家、特别是与中国的贸易摩擦问题持续扩大,前几天瑞典又出现了多个城市同时爆炸事件等等,这些事件的发生已经造成了全球发展市场、特别是金融市场的持续震荡,许多国家都先后推出了经济避险政策。尽管如此,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向往共享依然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趋势,走向共享才是人类社会的康庄大道,就像通辽的白塔连接着600公里外的北海公园里的白塔,共享的大道已经展现出人类发展的前景。我们知道,世界不同文明的地位是平等的,是可以也一定能够交流互鉴的。现在看来,不同文明在发展过程中都可能出现许多问题,有共性问题,也有个性问题,比如贫富差距问题、两极分化问题、环保问题等,都没有解决好。所以,世界不同文明需要交流、融合、超越与发展,需要“求同尊异”,需要寻找和建设共享文明。什么是共享文明呢?所谓共享文明是当今人类共同创造、共同认同、共同拥有的现代文明新形态,是人类与自然、社会与人本身所有关系的核心价值总和,是人类在现代生产、生活中形成的共同遵循和促进全球化生产、生活需要的国际秩序、制度设计、文化教育、生活习性等新文明的集合。我们还应当清醒的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南方还是北方,已经是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了,大家的联系都非常紧密了。所以从发展大势上看,21世纪可能是人类构建共享文明的世纪。为了世界更好地发展,我们可能只有把共享文明作为全人类共同的、根本的、整体的、至善的现实选择与未来文明的发展形态,在建设共享文明的基础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有可能创造人类文明更加美好的未来!

  所以,我们更应该“不畏浮云遮望眼”,更要在这个世界最复杂的时刻发出联通世界、共享发展的最强声,更要用国际化的视野打造国际市场,用爱心温暖世界,用共享浇铸民族文化产品品牌,为推动“一带一路”贡献我们的青春与热血。中国正是通过倡导“一带一路”,把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构想,落实到沿线各国的经济、文化、外交等各个方面,把中国发展与世界发展紧紧结合在一起了。

  第三,通辽是一个年轻的城市,是一个拥有无限发展前景的创新城市、发展城市。因为《敖包相会》,通辽永远与年轻在一起,与创新在一起;因为连接了“一带一路”,通辽也就进一步与互联互通在一起、与共享在一起了。来到通辽,我再一次感受到,幸福的最初来源是爱,爱的最大价值是创造,是共享。爱,也最具有创造力。所以,在《敖包相会》的故乡讨论青年幸福,非常有意义。16日下午,我在北京接待了日本著名企业家、福武基金会主席福武总一郎先生。我与他交流了3个多小时。他已经70多岁了,谈到创新、谈到共享,那种朝气与热情真让我感动。他说,他读完了我的英文版《资本与共享三部曲》。他是为了写一本书专门到中国来与我进行交流的。他准备了20多个问题,迫不及待地要与我交流看法。他认为,我提出的共享精神与共享文明对他有启发。他奋斗了30多年,用艺术加慈善股份投资的方式,把日本直岛这个曾经破败了的海边乡村,打造成了一个排名比富士山还前的日本著名旅游胜地。他来到中国后,希望通过自己的成功模式,在中国复制一个直岛那样的艺术加乡村的旅游胜地,而且已经在山东的沂源桃花岛开工建设了。他说,希望在他有生之年,把沂源这个艺术乡村旅游胜地打造出来。他说,现在日本农村也面临许多问题,农民很不容易,也很辛苦,国家应该帮助农民解决在发展中问题。社会组织也要加入进来,用一种共享的方式,让有钱的人把财富捐赠进来,作为股份投入到艺术乡村中来,改造乡村生存环境,让农民高兴地生活在乡村,使乡村成为大家依恋的地方,千万不能再走城市化道路中的个人主义道路,在乡村推进个人主义的结果,只会让乡村失去生机与活力。这两天里,我一直在思考福武先生的所说的一席话。他已经70多岁了,为了艺术乡村建设,他依然没有停下脚步。他是日本的排名在前的大富豪,享誉全球的“巧虎”就是他的创造。他经常思考世界问题、中国问题、美国问题,我认为他的观点比许多这方面的专家还要深刻。为什么呢?我觉得,他的最大特点就是,无论我们做什么事,特别是有关农村的事,一定要以人类发展为起点,以农民能够美好地生活为目标,坚持共享精神,动员富人们把自己的财富通过一种共享的方式发挥更好的作用,既能通过帮助农村发展,让乡村获得生机,让乡村有城市一样的幸福感,还能够为缩小和消除贫富差距过大的问题发挥作用。福武是一个日本富人、慈善家、艺术乡村设计师,他以共享为核心的观点给我启发很大。我想,大家在这个日本老人创造的成功案例的参照下,再来思考共享的话题、共创的话题、幸福的话题,或许更有意义与价值。

  当然,青年是始终是创新的生力军。问题是,我们如何更好地创造呢?我们要做的事很多,我们的方向也很清楚。在面对世界发展,特别是面对新的全球化发展过程中,在追求公平与正义的发展过程中,我们更要认识和把握好资本的作用。在这个资本高度发达的时代,我们的发展离不开资本,离开了资本也不可能更好地创造财富。但是,发挥资本作用的同时,我们必须把握好资本精神。资本精神这个词,是我提出来的,就是资本形成、发展的各种行为动机和这些动机背后的道德精神。资本精神的核心内容我用了“三个拼命”来概括,就是“拼命地挣钱、拼命地省钱、拼命地为神圣的事业而花钱”。无论个人还是企业,还是社会,无论发展也好,创造也好,创新也好,都离不开资本。但是,仅有资本也只是发展的一个基本要素,还必须有资本精神。有了资本精神,才可能更好地运用资本去创造财富,更好地处置财富,更好地推动经济社会向前发展。资本重要,资本精神同样重要。资本能够创造更多的财富,资本精神则是资本的灵魂,是用来规范和处置资本所创造的财富的人类美德与人类价值。

  所以我想,参加青年共创共享幸福讲坛,对我自己也是一种自勉。为什么呢?我在想,青年们是幸福的创造者、追求者,也应当是坚定的共享文明创造者,立足共享文明的高度去创造、去发展,才可能共享更美好的幸福,才可能把人类社会推动更加幸福的明天!青年不创新,社会不创新,社会能够发展吗?创新才会有地位,创新才会有空间,创新才会有未来。如果不去创新,哪来的发展呢?没有发展,又哪来的共享呢?骏马总是奔驰在辽阔的草原,生命在于运动,社会在于创造,青春最火热去处就是去探索、去创新、去发展。正如人间爱情需要不断地创新,人类的幸福永远伴随着奋斗的汗水。虽然幸福的温度在事实上更多的体现在个人的生活里,但个人的幸福总是在丰富和提升全体人民的幸福指数。所以我相信,只有全人类共创的幸福,才会是最美好的幸福;只有让大家共享幸福,才会是人世间最美好的幸福;只有青年们不懈地共创幸福、共享幸福,世界才可能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所以我还想到的是,如果说《敖包相会》告诉了大家什么是爱情的真谛,那么“一带一路”带给大家的是全世界共商、共建、共享发展的美好!我更加相信,作为草原上的一个重要的爱之城、爱情之都,通辽的明天一定会更加幸福而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