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帝王的审美标准

1541169964_1765316885.gif

1541170009_879967491.jpg

1541170039_1068923473.jpg

1541170069_1948842933.jpg

1541170102_1181988795.jpg

1541170142_577136936.jpg

1541170176_1140250695.jpg

1541170208_1887032989.jpg

1541170246_1864440344.jpg

1541170295_1316889221.jpg

1541170662_875618304.jpg1541170676_1561429913.jpg

1541170725_1074365577.jpg

1541170761_1524255692.jpg

1541170795_1220552219.jpg

1541170831_606500302.jpg

1541170863_1682617254.jpg

1541170896_320755496.jpg

  宋徽宗书画诗词欣赏

1541170971_950432174.jpg

 宋徽宗 赵佶 芙蓉锦鸡图 绢本设色 81.5×53.6厘米 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无言哽噎,看灯记得年时节。

  行行指月行行说。愿月常圆,休要暂时缺。

  今年华市灯罗列,好灯争奈人心别。

  人前不敢分明说。不忍抬头,羞见旧时月。

  ——《醉落魄》

1541171090_92916963.jpg

  宋徽宗 赵佶 五色鹦鹉图

  裁翦冰绡,轻叠数重,冷淡燕脂匀注。

  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

  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

  愁苦。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

  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

  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

  无据。和梦也、有时不做。

  ——《燕山亭》

1541171174_1778683966.jpg

  宋徽宗 赵佶 腊梅双禽图页

  罗绮生香娇上春。

  金莲开陵海,艳都城。

  宝舆回望翠峰青。

  东风鼓,吹下半天星。

  万井贺升平。

  行歌花满路,月随人。

  龙楼一点玉灯明。

  箫韶远,高宴在蓬瀛。

  ——《小重山》

1541171599_1499891563.jpg

  宋徽宗 赵佶 蠟梅山禽 台北故宫藏

  雅怀素态,向闲中、天与风流标格。

  绿锁窗前湘簟展,终日风清人寂。

  玉子声乾,纹楸色净,星点连还直。

  跳九日月,算应局上销得。

  全似落浦斜晖,寒鸦游鹭,乱点沙汀碛。

  妙算神机,须信道,国手都无勍敌。

  玳席欢余,芸堂香暖,赢取专良夕。

  桃源归路,烂柯应笑凡客。

  ——《念奴娇》

1541171647_884612737.jpg

  宋徽宗 赵佶(传)红蓼白鹅 台北故宫藏(原)

  绛烛朱笼相随映。

  驰绣毂、尘清香衬。

  万金光射龙轩莹。

  绕端门、瑞雷轻振。

  元宵为开圣。

  景严敷坐、观灯锡庆。

  帝家华英乘春兴。

  搴珠帘、望尧瞻舜。

  ——《金莲绕凤楼》

1541171697_411035942.jpg

  宋徽宗 赵佶 梅竹聚禽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

  帘旌微动,峭寒天气,龙池冰泮。

  杏花笑吐禾犹浅。又还是、春将半。

  清歌妙舞从头按。等芳时开宴。

  记去年、对著东风,曾许不负莺花愿。

  ——《探春令》

1541171746_1399744974.jpg

  宋徽宗 赵佶 梅花绣眼图

  玉京曾忆昔繁华。万里帝王家。

  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遶胡沙。

  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眼儿媚》

1541171794_119879718.jpg

  宋徽宗赵佶《红蓼白鹅》

  紫阙苕嶢,绀宇邃深,望极绛河清浅。

  霜月流天,锁穹隆光满。

  水精宫、金锁龙盘,玳瑁帘、玉钩云卷。

  动深思,秋籁萧萧,比人世、倍清燕。

  瑶阶迥。玉签鸣,渐秘省引水,辘轳声转。

  鸡人唱晓,促铜壶银箭。

  拂晨光、宫柳烟微,荡瑞色、御炉香散。

  从宸游,前后争趋,向金銮殿。

  ——《聒龙谣》

1541171835_1737634168.jpg

  宋徽宗 赵佶 听琴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寰宇清夷,元宵游豫,为开临御端门。

  暖风摇曳,香气霭轻氛。

  十万钩陈灿锦,钓台外、罗绮缤纷。

  欢声里,烛龙衔耀,黼藻太平春。

  灵鳌,擎彩岫,冰轮远驾,初上祥云。

  照万宇嬉游,一视同仁。

  更起维垣大第,通宵宴、调燮良臣。

  从兹庆,都俞赓载,千岁乐昌辰。

  ——《满庭芳》

1541171879_2068820512.jpg

  宋徽宗 赵佶 文会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宫梅粉淡,岸柳金匀,皇州乍庆春迥。

  凤阙端门,棚山彩建蓬莱。

  沉沉洞天向,冕宝舆、还花满钧台。

  轻烟里,算谁将金莲,陆地齐开。

  触处笙歌鼎沸,香鞯趁,雕轮隐隐轻雷。

  万家帘幕,千步锦绣相挨。

  银蟾皓月如昼,共乘欢、争忍归来。

  疏钟断,听行歌、犹在禁街。

  ——《声声慢》

1541171927_1372899109.jpg

  宋徽宗 赵佶(传)溪山秋色圖軸 台北故宫藏

  欺寒冲暖,占早争春,江梅已破南枝。

  向晚阴凝,偏宜映月临池。

  天然莹肌秀骨,笑等闲、桃李芳菲。

  劳梦想,似玉人羞懒,弄粉娙迟。

  长记行歌声断,犹堪恨,无情塞管频吹。

  寄远丁宁,折赠陇首相思。

  前村夜来雪里,殢东君、须索饶伊。

  烂漫也,算百花、犹自未知。

  ——《声声慢》

  据说,宋徽宗当朝时收藏的花鸟画即有两千七百八十六件,在对名画的临摹中,他的绘画技艺不断提升,又因为喜收集奇珍异兽,为其绘画提供了素材,所以宋徽宗的绘画中数花鸟画最为精妙,当人他对于花鸟画的理解也与众不同。

  有一年,宣和殿前花辅里,一只孔雀正展翅飞上藤墩,赵佶以此为题要在座画师作画。不多久,画师们都交了卷,个个自然都画得不错。最后赵佶说:“画是画得漂亮,可惜都画错了。”画师们一听,面面相觑,半天说不出话来。赵佶说:“孔雀登高,都是先举左脚的,而你们画的是先举右脚,所以说画错了。”

  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就能看出宋徽宗花鸟画之所以如此传神,除了画工了得,更得益于对于所要描摹事物的细心观察与思考。

1541171986_482606130.jpg

  在历代擅长书法的帝王中,赵佶最具创造性。他初习黄庭坚,后学褚遂良和薛稷、薛曜兄弟,并杂糅各家,既取众家所长,又能独出己意,最终创造出别具一格的“瘦金书”体。

  宋代书法以韵趣见长,赵佶的“瘦金书”体现出这种时代审美趣味,其书结体严谨,骨格纤瘦,笔画细挺,顿挫有节,外露锋芒,风流飘洒,在刚劲中透出秀丽的丰姿,堪称书苑奇葩。

1541172032_158333409.jpg

  宋徽宗瘦金体《千字文》

  他的草书,信笔挥洒,一气呵成,狂放酣畅,可以看出张旭和怀素的门径。对于前辈和当代书家,他总是师其神髓而变其法度,自出新意,自成一家。

1541172076_1600596485.jpg

  宋徽宗草书《千字文》局部

1541172132_306871195.jpg

  宋徽宗赵佶《题李白上阳台帖》(楷书-纸本)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1541172190_460705936.jpg

  夏日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