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作平:现代人适宜写好简化字行草书

1541585778_1597712526.jpg

  今年盛夏,顽叟客居北京消暑。那日带孙子去中学报名,目睹学生们填表与签字字迹五花八门,多是不堪入目。转念一想何必苛求这些小学毕业生呢?然而,一位负责接待的中年女教师却总是严肃认真地叮嘱孩子们说:“你的字太差,抓紧时间好好练,中学的要求不一样了。”
顿时我对她肃然起敬,不愧是重点中学的教师。

  中国汉字在中华历史文化中的丰功伟绩是无可伦比的。直到当今但凡一个真正有文化的中国人,无不对汉字存敬畏之想,无不希冀能写出一手好字。写好汉字是中国人的一种与生俱来的民族情结。汉字是文化传播的主要媒介。其虽然是一种文化传播工具,但是从诞生的那一刻起,便备受着国人的敬仰。其一是汉字结构的哲学性,蕴含着先人的哲理,充满着道家的智慧。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象。其二是汉字的结构美,庄重而多变,和谐而美观。此是外国文字无可比拟的。唯有汉字才可能形成书法艺术。其三是汉字书写的抒情性,笔画不可改变的时序性,自然形成优美的节奏感。不同的人书写的手感,表现出书写者不同的气质情绪与美感,令人百看不厌。其四是汉字书写的空间感。黑白分割千变万化,寓示着大千世界万象之美。其五是中国汉字的文化包容性,承载着中华传统文化的精义,足令万世景仰。

  中国汉字从甲骨契刻开始,显现出自然之美;进而发展到钟鼎款识,显现出庄严之美;再至发展到秦代小篆,显现出和谐规范之美。然而文字首先是尽实用之功能,规范严谨的书写太费时间和精力,于是为着赴急应用,秦汉简札便应运而生。中国汉字的优美性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于是从魏晋南北朝开始,以王羲之为代表的文人学士开创了汉字书写带有个人情感的书写之美。由此中国书法艺术便诞生了。尔后,经过历朝历代文人们不断地打磨探索,真草隶篆行、小草狂草应有尽有。而在民间广泛的应用中,草书是雅俗共赏备受国人喜闻乐见的字体。即便今日已进入电脑时代。现代人日常的学习、工作、交流都离不开草书。试看应急的会议记录、讲座听课的速记、个人的签名等等,大都离不开徒手草书。它比电脑更有便利之优。然而,古典精美规范的草书已倾向于艺术性,日常书写确为不便。于是适应现代人应用的简化汉字行草的问世,便呈现出它的现实性、客观性与必要性。

  早在民国使用毛笔书写繁体字时代,独具慧眼的著名书法大家于右任感叹草书失去实用性的可惜和失去大众性的遗憾,从而振臂疾呼并编汇了《标准草书》。
旨在求得草书的“易识、易写、准确、美丽”,以规范化来促进大众将草书广泛应用于日常书写,“尽文化之功能,同时节省全体国民宝贵之时间”。
于先生欲将“唯美”与“唯用”两者融合起来,把已是突出艺术审美功能的传统草书拉回到日常应用轨道,在赢得大众普遍使用的前提下充分发挥草书简洁、快捷、流美、抒情的优势,让草书同时适用于实用书写与艺术创作,让草书的艺术审美功能与书写实用功能并驾齐驱。其改良之法是借助于草书的规范化,并且首先是解决草字难以辩识的问题。草书规范化并不影响草书艺术创作,高度规范的楷书字,不也有欧褚颜柳赵等等风格吗?这个观念的面世在当时是颇有价值的,顺应了社会发展对文字当随时代的要求和大众的实际需求,同时也符合草书
“复归平正”的发展规律。在普遍使用简化汉字的当今,繁写字体书写的标准草书已然已失去时代的特点,但是那种与时俱进的观念是可以借鉴的。新时代的书法家应把现代简化字行草的研讨,作为一个重要课题,让大众喜爱的草书回归大众。借此更好的发挥草书在新时代的人文价值。

  “笔墨当随时代”。这是书画艺术生存和发展的一个历史性命题。清代画家石涛在传统文化土壤极其肥沃的客观环境中发出这样的感叹,决非为着书画艺术的生存,其旨在谋求发展。而在发展变化一日千里的知识经济时代,在信息爆炸瞬息万变的当今社会环境中,传统文化日渐式微,大众的审美观念已然更新。传统书法艺术更需紧随时代前进的步伐,努力寻找赖以生存的土壤,然后逐渐注入适应时代的元素,才能焕发出旺盛的生命力。任何固守传统的理论都是苍白无力的,只能是抱残守缺或固步自封,最终导致艺术之花的凋谢。

  当代草书艺术发展的首要问题是找回已然缺失的大众土壤。其实这片广阔的土壤就在“传统草书辨识难”这条鸿沟的对面。在普遍使用简化汉字的当今,以繁体楷书、隶书及篆书字形为依托而草化的传统草书字结构,已经足以让年青一代辨识困难,尤其是同类基因衍化的代表符号即“字符”更是令大众如读天书。要解决草书字结构的易识问题,唯有采用以标准简化汉字楷书字体为原形来完成草书字结构的草化。这是简化汉字行草书的核心价值。而传统草书中不妨碍今人辨识的草法结构以及约定俗成的字符完全可以沿用下来,特别是传统草书的笔法、章法、墨法等都是形成草书特色不可或缺的精华,更应当加以传承和弘扬。况且简化汉字草书并不需要取代传统草书而存在。它是汉字草书大家族中的一个新成员,以注入时代元素的新面目给大众提供一种新的选择,从而更适应于当代流行。“质以代兴,妍因俗易”,“古不乖时,今不同弊”,孙过庭《书谱》中这些论点给今人的启示是传统精神加现代理念,即既要继承古人的法则而又不背离时代的潮流;既要追求当今的风尚而又不同于今人的俗弊。这正是简化汉字行草书探索发展的理念。“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元代书法家赵孟頫的这句书论名言,正是简化汉字草书字法研究最好的理性借鉴。简化汉字草书将如同一座桥梁,架设在“传统草书辨识难”这条鸿沟之上,连接古与今,连接雅与俗。通过这桥梁,草书便可回归到肥沃的大众土壤。

  当大众普遍认同与广泛应用简化汉字草书之时,便是草书艺术焕发青春之日。

  探讨者们期待着。

  当今大众期待着。

  刘作平

  二〇一八年十月三十日午夜于长沙城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