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作平:简化字行草创作谈

1541585916_396119647.jpg

  书法创作的最佳题材应该是自己最熟悉并且最能打动自己的文辞。不能感动自己何谈感动别人?笔者业余闲暇最爱中华传统诗文,虽然自己多是俚句俗言,但却具有传统的意趣,又便于朋友们的交流,更是自己真实情感的抒发。因此,我的观念是传统的诗文题材,尽量用传统笔墨去表现,更加契合诗性意境;而现代的文辞内容则以简化汉字行草最为合适。

  此幅作品的题材选用的是自作诗七绝—— 庚寅秋日偕昔日同窗一行登南岳衡山二首。

  其一 少临绝顶我为峰,情满祝融景亦雄。 万里河山收眼底,千重丘壑荡胸中。

  其二 鬓秋携手伫祝融,散尽氤氲夕照红。 眼底河山犹壮美,胸中丘壑渐澄空。

  用纸 四尺练习宣纸

  用笔 长锋羊毫

  用墨 红星墨液

  印泥 潜泉美丽朱砂印泥

  笔者以为笔墨当随时代。当今书法艺术当重“传统精神+现代理念”。简化汉字已应用六十余年,当今书坛名家则不以为然,甚至以为不屑一顾,实则谬矣。中国书法诸体皆备。篆隶带有一种浓厚的古典装饰意味,并且主要强调结构的“对称性”。篆书无简化的道理与必要,它就是以一种古文字的形式而存在。而隶书与楷书相近,字体的隶变是古今文字体类的分水岭。由篆书演变而成的隶书则不适宜简化,简化后则多失古意。这是当今书家不写简化隶书的根本原因。基于同理,简化楷书也不如繁体楷书那样利于书法艺术创作的丰富变化。唯有以简化楷书字形为原型的行草书则有着极大的开拓发展空间。

  一则行草书结构变化相对自由,主要强调点画结构的“均衡性”。特别是草书比行书更有优势。中国传统的拓扑学方法成就了草书结构体势。拓扑学里所研究的图形,在运动中无论它的大小或者形状都可以发生变化。在拓扑学里没有不能弯曲的元素,每一个图形的大小、形状都可以改变。每个汉字都是一个抽象构成。楷书的“永字八法”即笔画的基本要素不过八种,而且一律在方框中排列布阵,却演化出了千千万万的奇妙图形,草书则更可以不受方框限制而变幻莫测。它一方面无休止地调动着中国文化人书写时的创意心理,另一方面又熏陶着创作者与欣赏者对形式高度敏锐的心灵感受力。

  正如当代著名书法家王镛先生所言:“整个书法史就是一部变形史。”因为变形而使书法出现了多种字体与丰富多彩的书写风格。变形包括字法、笔法、章法、墨法的不同变化,而最主要的是字法结构体势的变化。每一种不同规则的变形形成不同的字体,而变形最自由的字体是草书。

  二则当今法定应用的简化字楷书与传统草书又有一定的渊源关系。很多常用简化字就是在传统草书字的原型结构上的提炼造型,有些甚至就是直接在草书原型结构上的楷化。一般而言,未经过书法专业训练的现代人,对传统草书中这些近似现代简化楷书结构的字,没有识读上的困难。这正是雅俗共赏的基础。从艺术性而论,高度简约的传统草书结构古人尚且能接受,并且不影响其丰富的变化与欣赏,可见结构不是最主要的美学因素,而笔法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况且现代简化字的结构已经被世人认同,并且形成了一种心理定势。现代草书家们为什么不能够利用简化汉字结构的这种优势,而总是囿于传统草书字符的羁绊呢?大众不需要专业的学习草书符号,便可欣赏现代简化汉字行草,这难道不是好事吗?任何固守传统草书局限性的的理论都是苍白无力的,根本不适应现代社会人节约型与极简生活的前卫理念。离开了现代文化知识阶层的欣赏,再美的传统草书艺术之花,终究会因脱离大众欣赏的土壤而凋谢,岂不惜哉!现代艺术接受美学的观念正是推动艺术发展的原动力。现代简化汉字行草书尤其适用于当今大众欣赏。简化字行草化既不影响其哲理性、抒情性,又增加了简易性、普适性,试问何乐而不为?一个时代的艺术总是为着时代服务的。现代人书写现代文辞内容,以现代字形加传统笔墨,既有现代情趣,又有传统的传承,更能留下鲜明的时代特征,这于后人而言其功德无量,更能开拓传统文化在当代的人文价值。故此,笔者以为现代书家研讨简化汉字行草化当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笔者在此幅简化汉字行草化作品的创作实践中主要在于三个方面的考虑:

  其一在于结构求简、求变、求美而适今。从艺术性而言,中国文字之所以有别于外国文字而能成为书法艺术,其最重要的基点在于汉字近似建筑物的方块结构,点画即是最小的基本单位。点画基本单位小,构成一个整体,则变化丰富。老子曰:一生二,二三生,三生万象。一笔一画好比一砖一瓦,构成建筑其象丰富多彩变化万千。此谓结构之优。

  其二是传统笔法之继承。元人赵孟頫言:“结体随时而变,笔法千古不易。”
因此笔法以借鉴古人为上。古人千年传承的笔法,实为书法艺术之精华。此作笔法取法于王羲之《十七帖》之俊美,智永《千字文》之遒劲,孙过庭《书谱》之恣肆,鲜于枢《论书帖》之厚重,傅青主之苍涩,王孟津之奔放。此谓笔法首选。

  其三是章法构图适应现代构成。此构图取法祝枝山中堂之大气。同时又取法山水画之高远景构图,以寓登山诗之意境。少年时登山入世建功之儒家情怀的第一首为主体,晚年时登山出世之道家澄怀的第二首作为款字。一是意象主次分明,二是切合现代构成之对比关系。右下大空与左上小空形成对比,空间切割更加均衡。再则印章的选用不拘陈规。五个印章大小朱白参差对比,位置适当的烘托全篇,以求恰到好处。此谓构图形式之优长。

  此作并非十分完美,要改进的地方很多,特别是笔法尚欠丰富性。之所以不嫌简陋而抛砖引玉,旨在体现笔者的创作理念。

  步趋古人的重复惯性书写不足以称为创作。

  现代书法创作应当是理念、题材、笔墨、意境的综合审美思考。

  戊戌立冬日作平于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