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为了别的孩子,我让自己的孩子成了留守儿童”

1548379907_2068061805.jpg

  近日,在公益读信节目《家书抵万金》上,一封来自贵州侗寨留守儿童吴欣怡的家书感动了所有人。

  “爸爸,每天放学的时候,我多希望你突然出现在校门口,手里拿着我爱喝的饮料!笑眯眯地等着我。”

  “爸爸,佳慧姐姐的爸爸回来陪她过生日,你也回来陪我过生日好不好,我什么玩具都不要,只要你回来就好!”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吴欣怡在给爸爸写的家书中说:“爸爸,你让我好好地照顾奶奶,听奶奶的话,我都做到了,每天我都自己收拾整理书包,按时完成作业、洗澡、睡觉”。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懂事的吴欣怡让人心疼!有好奇的观众可能会问,小欣怡的爸爸到底去哪呢?

  有家难回的乡村教师

  “其实,我也不想自己的孩子成了留守儿童,但是为了别的留守儿童,我也没办法”

  在谈及孩子留守的问题,吴爸爸有着一些无奈。

  原来,欣怡爸爸并非大家想象的进城务工一族,而是在从江县一名贫困乡的乡村老师。其任教的小学叫加勉乡中心小学,班上就有很多留守儿童。

  加勉乡是贵州省20个极贫乡(镇)之一,位于黔东南月亮山腹地,在这个乡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0%以上,是一个极为偏僻而贫困的乡(镇)。

  吴爸爸说,加勉乡中心学校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周一到周五,孩子们都在学校,作为班主任的他除了教学,还要照顾学生的生活;周末,还要去家访。

  孩子们都住在村子里,一般没有通车,所以家访都得走路。山路崎岖,从这家走到那家,都有可能要一小时,再加上,语言不通,所以一天家访也就能访个二三个。这样,一个学期的大多数周末都投入到这些家访当中去了,回家的次数自然也就屈指可数了。

  再加上,从学校所在的加勉乡到吴欣怡所在的美德村,有5个小时的车程。以前,在交通不便的时候,回家一趟非常不容易。如果碰上天气不好,根本就没车,也就别想回家了。

  “我其实对不起欣怡的,还好她懂事也不怪我,每次回家都要给我大大的拥抱!”说到这里,吴欣怡爸爸又笑了。

  我叫吴继书,我也是乡村教师的儿子

  欣怡爸爸是2009年从贵州凯里学院毕业的,在他做教师的父亲的影响下,他没有选择去大城市发展,而是选择成为一名人民教师。

  在谈及这一选择,他也坦率地说,其实当时有点纠结。

  因为这几十年下来,看到自己当老师的父亲实在太辛苦了。所以,在选择是否回乡做老师的事情上,他犹豫了好久,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留下。

  “我的名字叫吴继书,父亲当年也是希望我能跟他一样能继续教书育人,所以,如果我们这样的教师子女都选择离开这个行业,那我们的孩子谁来教?乡村的基础教育怎么办?”

  吴老师的父亲至今60来岁,虽然身体不好,但依然还坚守在教师岗位。这一点让吴继书非常钦佩。

  留守的遗憾与愿望

  那为什么不带上孩子去加勉乡小学,这样也好有个照顾?

  吴继书表示,其实也可以,也跟欣怡提议过,不过欣怡担心那边的语言和我们的语言不通,环境又不熟悉,目前自己就读的美德小学也挺好,所以也就没有申请转学。“我们还是尊重她的意见,让她在家里附近接受教育,现在我的妻子也回来带她了,这样也好一些了。”

  (高增乡美德村的美德小学)

  吴继书说,近年来,在当地政府的帮扶下,很多乡镇都通了公路,交通方便后带动了农村的商贸,所以,很多外出务工的父母都回家搞养殖了或是做旅游了,所以,留守儿童也就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我以后回家的次数应该会比以前多了。不过,除了时间问题,我觉得自己与孩子的沟通也需要学习提升。”

  他说,《家书抵万金》节目的专家对亲子沟通的一些建议,让他深受启发。比方说,家长如何改变跟孩子沟通的“老三篇”的问题。以前不回家跟欣怡打电话,总是第一个就问她的成绩怎么样。缺乏对孩子的心理层面和真实需求的关注。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学习的。

  吴继书说,今年刚刚有了第二个宝宝。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不希望第二个孩子又成为留守儿童。“如果能申请调回自家附近的学校任教,我就能做到家庭工作兼顾,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老师,也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家长,那是最好的了!”